對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的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七日】看過師尊《對澳洲學員講法》,我的感受頗多,當前的正法形勢已經到了最後的最後,我們大法弟子的首要使命就是盡可能多的救度眾生。可是目前我們自己尚有許多不應迴避的問題,直接影響了我們的整體提高與救度眾生的偉大進程,致使直至今日在我們身邊的許多有緣人未能得到救度。痛定思痛我們應謹記師尊所講「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 (《洪吟二》〈理智醒覺〉),深挖自己內心所緊緊固守的人的觀念,不願放下的最後的執著,將其全部拋下,減輕生命的重負,全身心地投入到救度眾生的洪流之中。

首先我們應重視集體學法,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我們曾有過這樣的比學比修的環境,那是師尊充份肯定了的。雖然我們經歷了這場本不該有的邪惡迫害,可是當今的環境已經在同修們前赴後繼的努力下相對寬鬆得多了,我們為甚麼不能夠走到一起,從新開創這樣的環境呢?是因為害怕被迫害還是等待別人來告訴我們呢?還要經過邪惡批准嗎?那時還會有時間和機會給我們嗎?邪黨破壞了我們集體煉功學法的環境,我們大法弟子應自己再開創出來,不應走舊勢力安排的路,要聽師父的話按照師父說的去做。師父充份肯定了澳洲學員要集體學法,而且要不分種族,不分膚色,首先是集體學法這是第一位的。

我們為甚麼不能領悟師尊的用心良苦呢?我想條件應該是我們自己開創的,不能坐等其成,當然這其中會有許多困難與問題,有些地區以前煉功的人數很多,經過邪惡迫害已經為數不多了,沒能有那麼大的積極性,可是我們應該知道常人尚有的一個理:一人為單,二人為雙,三人為眾。當我們在一起時,那個能量場會相對很大,而且師尊講過,當我們正念不足甚至沒有時,那負面的因素就會主導我們的身體,出現不好的思想、言語或不符合法的行為。而當大家在一起時,同修正的場也會使不好的因素解體,從而使我們少出錯漏,同時我們還可以互相提醒、切磋從而提高。

再有我還發現一種現象,總是能夠察覺到別人的不足、不正,是因為我們執著於人心有時不願給予指出,或者在說的時候帶有顯示、嘲笑、鄙視等等私心,使被說者不能夠正面接受,甚至產生負面影響或抵觸情緒。如果我們能夠放下自我和私心,將同修看作一面鏡子,在那裏找到自己的不足去掉它,提高自己,那麼我們就會是一番新的天地。師尊多次講過我們應該是一個整體,那麼我們就應該心懷慈悲,面對同修做到「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說白了當我們在一起時,不是簡單的「1+1=2」,而應該是像電源的兩極連起來形成強大的電流,發揮出所有的光能、磁場、熱能、動力能等等,我們就可以隨意而用做任何事情。

還有師尊講到我們該如何處理與同修與常人的關係,如何面對與同修和與常人之間的矛盾。我們雖沒有相互猜疑誰是特務,可是我們卻有一種互相觀望的心理,總是喜歡講誰修的好、誰有甚麼問題,尤其在出現問題時,互相指責怪這個怪那個。師尊在答弟子問時說過最好不要讓其講,想讓其講的人和他是一樣的。我想當我們看到同修有甚麼不足時,首先應看一看自己怎麼樣,先把自己的人心往下放一放,再正面的慈悲的跟他講出來,人家是不會反感的。我們為甚麼在照鏡子時看到自己哪裏髒會在自己身上找到並去掉它呢!而不是在鏡子上找毛病呢?因為我們知道鏡子不是把自己的污點加在我們身上,而是切切實實的反映出我們的污點。明白了這個道理,我們想做一面鏡子時就應該首先擦淨自己,不帶任何私心的善意指出別人的不足,同修是不會不理解的,而且我們也需要做這樣的鏡子,互相提醒互相點悟,因為我們有時自己發現缺點的能力是很差的,尤其在不夠精進的時候,並且我們應是一個整體,「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 (《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再有在我們與常人的關係中,師尊明確指出,當大法弟子與常人發生矛盾時,一定是我們不對。是的,我們是明白宇宙真理的修煉人,是身邊常人得救度的唯一希望,無論在任何情況下,我們都不應和常人爭長短、論高低,即使在講真相中常人不理解,陰陽怪氣、冷嘲熱諷,甚至橫加指責,有時我們甚至會想我給你機會了,你不接受就等著淘汰吧,一種沒達到目地就對別人憤憤然的思想。這一念一出,就人為的把人家推下去了。正如師尊所講,是我們大法弟子做的,誰還能救的了他。講真相促三退中常人不能明白過來,雖然有師尊講過的有些不可救的原因,但是太多的時候是因為我們不夠慈悲,心在證實自己,如同小學生般不情願的完成任務式的做法,或者想度這個順眼的到我的世界裏,那個不順眼的就不願要他,這些不都是私心在作怪嗎?

寫到此我不禁問自己,這些本是自己的問題或身邊小範圍的缺點,為甚麼想成多數同修的「通病」呢?師尊能一眼看到我們的執著,卻一直用我們能接受的話語教導我們,希望我們能自己明白,我憑甚麼以如此心態揣度我的同修呢?當然我亦非為怕同修反感而要保護自己的甚麼去這樣如此想的。

當我們在社會中與人發生利益衝突時,我們是如何做的呢?有時去跟人家講理,可是講來講去卻講不通,人的理對於我們是沒有作用的,而高層的理也是不能強加於人的,只有當我們那時的心性掉到常人那一層次了,才會認為要講常人的理了。有時要找常人來評理,甚至找警察來解決矛盾。難道我們忘了師尊講過遇到問題向內找,如果人人都能做到這個社會就會變好了,說不定就沒有警察了。當今的社會誰會真的堅持正理正直直言呢,老百姓吃警察的虧還少嗎?修煉人怎麼能指望他們呢,只要我們能正念正行甚麼問題都會迎刃而解的。

今天的人類社會是師父留給我們修煉人講真相、救眾生,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用的。師尊在期待我們走好最後的路,我們還有甚麼可怕、可戀、可貪、可執著的呢?師尊給我們大海我們就不應該提半桶水,師尊給我們高山我們就應該砍滿擔柴。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