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學法的過程中實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今天偶然想到古人讀書時的一種狀態,他們講究說「書讀百遍、其義自見」和「不求甚解」等,聯想到自己平時學法時好像也有這種狀態,但是發現一個問題,發現我們現在採用這種方法去學法是不妥的,可能容易不知不覺中放縱思想業、後天觀念與雜念等。

古代的社會比現在的社會整體道德水準高;古人比現在的人思想單純、心靜;古人讀書時也注重整潔、端肅的儀容等。那麼對他們來說,讀書時「書讀百遍、其義自見」和「不求甚解」,所達到的效果就與我們現在大法弟子學法時靜心學法無所求而自得達到的讀書效果是一樣的(這裏只是談讀書入心的效果,不是說大法書與古書的內涵等同)。

而對處於現代社會俗世修煉的大法弟子,比起古人讀書時的思想狀態,肯定是多了許多思想業、後天觀念與雜念等干擾,那麼我們在學法時比古人讀書時就多了一道工序:排除思想業、後天觀念與雜念等干擾。要排除這種干擾就必須在學法時加強注意力的學,真正自己在學,這樣才能學法得法,這也就是我們很多大法弟子在背法的過程中感到提高很大的原因吧。

學法時加強注意力,這是我們大法弟子學法時排除思想干擾的基本方法,也是我們在學法過程中實修自己的最基本表現。這裏想從另外相關方面談談學法時干擾我們的一些觀念執著的表現,有時認不清它,就不容易做到全面無漏的排除干擾,實修自己、達到真正自己在學法。干擾我們學法的觀念表現之一就是前面提到的「書讀百遍、其義自見」和「不求甚解」。當然倒不是說這種觀念是錯的,只是我們在不注意加強注意力的前提下,又帶有這種觀念學法就容易流於形式,還不容易察覺。

記的大約四年前某天,自己在看某部講法時遇到這麼一件事:當看了幾段講法後,偶然掩上書回想剛才看過的講法表面文字內容,發覺記憶好像一片空白,似乎一點印象都沒有。自己警覺過來,再從頭看,決定每看完一段,就合上書回想一下這段文字表面內容,看大意記不記的起來,看學法有沒有入心。令我驚異的是,當我看完一小段講法後,這樣檢驗自己,發現竟然想不起剛剛看了甚麼。於是又重看一遍,合上書再回想,還是記不大清。於是又繼續看一遍,再回想,發現記的起一點兒了,但是要努力的去搜尋記憶中的印象,還是記不太清。於是又看,……到後來只有其中一句的表面文字大意記不起了。翻開書一看,發現這句講法是說的宗教的兩個目地。於是將這句話重點記憶,重看一遍,合上書想:宗教有哪兩個目地?竟然發現,又記不得了。再看一遍,……。就這樣,看這一小段文字一共用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記憶中印象很深,發現這樣學法效果好,於是下一段又這樣學,就這樣,幾個小時只學了一頁多,比起平時一個小時看的少的多。但是,這幾個小時學的法印象很深,一兩個多月後,回憶中都能較清楚記的當時所看的那部份講法的表面文字大意。而且,從此以後直到今天,只要一想到宗教的目地,就馬上能說出來宗教的兩個目地是甚麼,從此在記憶中記住了這句法的表面文字內涵。[編者註﹕此處是作者個人心得。請同修在學法時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不要刻意模仿。]

通過這件事發現,這就是當時自己平時學法時有一種「書讀百遍、其義自見」和「不求甚解」的觀念,同時又記的學法應該無所求而自得的道理,然而在學法過程中很多時候又忘記了意識非常明確的不斷加強注意力,所以才使自己當時學法常常流於形式,效果不好,還浪費了時間。

記的第一次看《九評》電子書時,讀到個別地方,覺的作者帶有很強的爭鬥心、不平和等,感到其心態不好。但是後來發現,恰恰是自己的爭鬥心、仇恨心理等在作怪,當後來自己再用平和的心態、語氣去讀當初那些文字部份時,發現文章此處語氣平和,作者述文理智清醒、有條有理、心態沉穩,而該處文句也根本不是我當初感受到的那個文字內涵了,這才發現自己在看《九評》時心態帶有黨文化因素。因為《九評》中需要運用一些邪黨曾經用過的詞彙或引用一些黨文化的語句,而自己在修煉前看到那些帶有邪黨因素的話語時也多是不自覺的用了黨文化中的心態,比如,看到被黨文化包裝後的一些小說書中的某句帶有邪黨煽動仇恨、宣傳鬥爭哲學因素的話語時,自己的心態也跟著發狠,不自覺將這種黨文化中的心態帶到了修煉後、帶到了看所有此類表面文字相似的話語時都以為跟邪黨說的是一個語氣、一個意思。

這件事使我想到自己平時在學法過程中,有時心態不對。有時自己心態帶有人心、情緒,看師父某句講法就好像帶有甚麼口氣、心態等,實質完全是自己人心的歪曲反映。由此發現,在學法的過程中,不但要加強注意力,還要始終保持一種平和的心態去學才對,不然對法的內涵理解就會是被歪曲的。

記的以前曾聽某個同修說過:說某某同修集體學法(包括平時自己學)讀書時,讀的飛快、語氣又急、聲音又大,旁邊的同修每次聽她讀書都感到難受、不想跟她一起學法。當然這裏有聽別人讀書時心裏難受的人自己要修的因素,不過,讀法讓聽的人難受的人可能學法過程中心態也有問題,也有自己可以修的因素,像剛才例子中讀法的同修,聽說其平時性格就是很急躁、爭鬥心、幹事心較強。

還記的另外一個同修,是幾年前曾經跟自己在某點上共事過的一位老年女同修。曾經聽到她讀法,自己當時覺的聽她讀法很舒服,好像心態不知不覺跟著變的平和、寬容一些了。她在讀法時一般散盤坐著,捧著書,不疾不徐的小聲讀,聲音不大,但清晰,語氣一直很平和,就像跟誰輕言細語講道理、娓娓道來一樣。聽她讀法時感覺不到爭鬥心。而且聽她讀很長一段法後,發現她讀書的速度都還是跟剛開始讀時一樣,讓人感覺她心態很好很沉穩。其實這個同修平時的心態也跟她讀法時給人的感受是一樣,性格很溫和、寬容、平和、沒有甚麼爭鬥心、幹事心等。

當然在學法的過程中實修自己,學法時端正姿式、儀容整潔也是重要的一方面。自己也有這種體悟,在坐姿端正時,學法越學越清醒;在坐姿有些隨意或歪斜時,學法沒有那麼入心或老是感覺有點像睏意一樣排不掉。記的自己少數時候曾經堅持雙盤時間較長認真學法,發現在此過程中或在此之後,身體中感到有強大能量掃蕩一些殘存陰性物質,主意識也非常清醒。

我們現在越來越多的地區在創建學法小組、恢復集體學法環境,在這個過程中,就要注意集體學法時不要流於形式,要真正人人在集體學法的過程中實修自己,真正自己學法,提高就飛快,否則,可能由於集體學法時各人帶有常人因素不去,就會造成相互干擾的一種複雜因素與局面,反而集體學法效果不好,這可能也就是我們有時候覺的個人學法反而比集體學法效果好、不想參加集體學法的主要原因吧。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