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修煉情況彙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慈悲偉大的師尊好!同修好!

我今年五十九歲,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煉的。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到今天,我萬分感謝師尊,感謝引領我修煉的大法。在此,我從以下幾個方面把我九年多來的修煉情況作一彙報,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

一、學法修煉

師尊在《洪吟》中講:「緣已結 法在修 多看書 圓滿近」。走入大法修煉以後,我牢記師尊的這段法,時時不忘學法。才開始修煉時,我還在上班,每天早上起來五點半到煉功點參加集體煉功,晚上還要單獨煉一次功。除上班以外,其餘時間就學法。主要是通讀《轉法輪》,做家務事時就聽講法錄音。基本上不看電視,也不看常人的書報。每三天讀一遍《轉法輪》。

才開始煉功時我都滿五十歲了,單位安排我們年紀大的四、五個人在一個辦公室,說是搞諮詢,其實是休息。其他人天天聊天,我正好借此機會學法。人多默讀靜不下心,朗讀又怕影響其他人,我就開始抄《轉法輪》。下班回家就朗讀,到辦公室就手抄。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時,我已經抄完兩遍《轉法輪》了,同時也通讀了很多遍了。

因為學法紮實,七•二零大風暴來時,我心堅如磐石,不管邪惡怎麼造謠,根本動搖不了我的正信,天天堅持煉功,打坐時心想:「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精進要旨》〈大曝光〉)。所以九年多來,天天學法煉功從沒間斷過。就是到北京證實法被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看守所也天天煉功、背法。

背法是從二零零零年初開始的,二零零零年三月,邪惡強迫我進洗腦班,我就將手抄《轉法輪》第二講帶進去,利用休息時間背,邪惡洗腦我就溫習鞏固背法,五天班結束,我把第二講背完了。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將《轉法輪》通背完一遍,與此同時,還背了很多新經文。可惜背完以後沒有繼續背,通讀了好幾年,到二零零六年又背,又背了好幾遍了,現在凡學《轉法輪》就背,這樣學法也更入心了。因為重視學法,所以發正念、講真相救人效果也比較好。

二、發好正念,施展佛法神通助師正法

二零零一年五月,《明慧網》刊登了「發正念」的通知,我知道是師尊叫我們用佛法神通助師正法了。我心想:我們真成神了呀!可那時我盤腿都還困難,我又是閉著修的,但我堅信師尊說的:「其實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是有能力的,只是沒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就認為沒有功能。但是無論能否在表面空間表現出來,動真念時都是威力強大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堅信發正念是最殊勝的事。師尊要我們做,我就乖乖的做好。二十四小時高密度發正念時,我特意去買了個大鬧鐘,鐘每個整點打點,這樣不分晝夜,到整點就雙盤腿打坐發正念,我從不去想自己有沒有能力,既然師尊要我們做,我就堅持做好。有時正吃飯,鐘響了馬上去盤腿打坐發正念,家裏大人小孩都習慣了,有時我沒聽到鐘響,家裏人都會提醒我,連剛會說話的小外孫經常聽到鐘響都會說:「外婆,發正念了!」

那時發正念干擾很大,盤腿時腿特別痛,平時也會痛,睡覺躺在床上,經常腿抽筋似的痛,大腿的肌肉像刀絞一般的痛,我知道是魔在干擾、是在迫害,只要這種狀態一出現立即發正念清除。不管腿痛的多厲害,每個整點雙盤腿正念照發,毫不懈怠,這種狀態持續了大約三個月,迫害我腿的魔被強大的正念給清除了,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狀態好一些後,就加長發正念時間,十二點和六點發三十分鐘,一直堅持到現在。除了二十三點和一至五點,全天每個整點只要在家,都雙盤腿發正念,每天至少發十次正念。六年多來,正念一直伴隨著我,幫我闖過了多少難關。好多次出現危險,馬上發正念,師尊幫化解了,一次次轉危為安,使我在助師正法的路上平穩的走到今天。

三、慈悲救眾生

(一)圓容好家庭才能救了親人

煉功前,我脾氣暴躁,又很要強,在家裏大小事都必須自己說了算,而且又不會做家務,再加上一些其它的原因,我和先生總是吵吵鬧鬧,離婚協議寫了多少次,只差沒去辦離婚手續,我的家真的到了崩潰的邊緣了。我修煉後,嚴格按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慈悲對待先生,無論甚麼事都寬容他,主動學做家務,主動承擔家務活,退休了,在家裏任勞任怨的幹,和修煉前完全是兩個人了,加之我身體變化也很大。所以家裏的人從內心裏都承認我修大法變好了,也就認同了大法。「七•二零」以後,他們都不順著中共造謠機器攻擊大法,但他們都怕我去北京。

二零零零年初,我決定去北京證實法。為了不給家人造成緊張,有天晚上我鄭重告訴先生,我要去北京。並且強調,你不讓我去我也要去,你擋不住我。先生知道我意已決,攔也攔不住,就哭了,說:「你不管我們了嗎?」當時我倆都不知道我這一去能不能回來。我就安慰他,他默許了。有一天下午,我沒告訴家裏任何人,去了北京。因我提前給他講了的,家裏人也不驚慌,到後來邪惡公安把我接回,家裏人沒有一個責怪我的。二零零零年下半年開始發真相,開始我不讓孩子們知道,後來他們知道了也不反對我做。為了我的安全,有時她們還陪我去發,先生為了不影響孩子,就主動陪我去發真相材料。《九評》發表後,二零零五年初,我家的人都親筆寫聲明退出了黨、團、隊。

(二)明真相親戚得救

我工作的地方離老家有幾千里,平常很少回去。二零零零年我去北京回來,我哥哥專程來我家勸我放棄修煉。我不但自己堅持修煉,而且還給他講真相,他看我這樣,無可奈何的走了。為了救老家的親戚,二零零三年我帶了《偽火》、《風雨天地行》等光盤,《萬物不再冬》等真相資料,還有護身符等,專程回老家給親戚們講真相。我娘家和婆家的親戚們都知道法輪大法是好的,大法是受迫害的,都知道常念「法輪大法好」會得福報。我還送給他們護身符。二零零五年我回家勸三退,一說就都退了。我嫂子娘家姪兒媳婦小時曾入過少先隊,我哥哥帶我走了十多里山路,去給她勸退了。我臨走時有個表哥沒找著,我走後哥哥去他家,勸他們一家三代九人全退了。那次來回十天時間勸退了近九十人。在我身邊的親戚,他們更明白真相,也是一講就退了,還有親戚的朋友、親戚的親戚我都去給他們勸退了。

(三)師尊安排我救那一方的有緣人

今年四月,我再次回老家想去救我的鄉親。還沒到老家,我先生就打來電話,說家裏公公吵著要去看他多年不見的姐姐,要我陪公公去一趟,我又驚奇,又高興,這不是救人的機會來了嗎?怎麼這麼巧?這不是師尊安排我去救那一方的人嗎?我欣然應允,第二天陪公公去了他姐姐家。我從未去過那裏,那裏的親戚我從未見過。到了那裏,親戚們一一見過以後,稍微嘮了一下家常,我就很自然的把話題轉到講真相勸三退上。我給他們講,他們都很認真的聽,我還送給了他們護身符,他們拿到護身符高興的很,然後我一一給他們三退。我們頭天去,第二天吃完早飯離開,除了親戚外,還有朋友也明真相三退了,帶的護身符在那地方就全發完了,這一天多救了四十多人。這次救人非常順利,我知道其實是師父在做,從心底深處感謝師尊給我安排這次救人的機會。

(四)盡一切努力救所有的有緣人

我常常想,我們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這份殊榮,也有一份責任,我們在世間存在的意義就在於救人。所以我把時間抓的比較緊,除了親戚、朋友、熟人、同事外,有緣陌生人我們更應該去救度。

這幾年來,我每天都要出去講三退救人。菜市場基本講遍了,我們這個小縣城的三輪車司機大多講退了,出租車司機、打工的農民,反正想方設法去搜尋有緣人救他們。每天快出門時,自然就想起師尊《洪吟二》中的那兩句法:「只為眾生能得救 不出洪微不罷休」。出門就發正念:「清除舊勢力與三界內阻礙眾生得救、了解真相的亂神,特別那些敵視正法和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亂神,都全面解體它們。讓我所到之處的所有眾生都得救。」

一般每天都能救一些人。當然也有跑幾個小時一個都沒救著的,遇到這種情況也不灰心,趕快找自己,加強學法,第二天再去。真正「打白板」還是很少的,有時一天能講十多個,歡喜心要上來時,馬上解體它。心想:這都是自己應該做的,都是師父在幫助,自己只是有這個願望,這樣去想了,真正這件事是師父在做,有甚麼值得歡喜的。這樣就把它給解體掉了。

這些年來我天天把救人放在第一位,有時與先生有工作聯繫的我也想方設法去救他們,先生偶爾表現出不耐煩,說:你見人就給人家講三退!我說:這是救人,你看到人掉到水裏你去撈不撈?救一個是一個嘛!我這樣一說,他也不吱聲了。

講三退中,我覺的法學的好那天,講起來就順,法學的不太好的那天效果就差一些。我和同修交流,我們都有一個同感,那就是救人就好像在常人中雲遊一樣,甚麼人都會遇到,有的人很相信,一講就退,有的人再三給他講,他也退,有的人你怎麼給他講都不退,有的人你給他講他還罵你。各種人都遇到,反正我就是救人,說我好說我不好都不動心。幾年下來,我講三退近三千人。

四、我也是遍地開花中的一朵

原來我們地區都是大資料點,前幾年,資料點年年被破壞,人力、物力損失都很大。後來就搞遍地開花,同修動員我來做,開始我有點怕,加上自己是電腦盲,一直不答應。經同修再三勸說,我找到是一顆私心使自己不願意做,應該把它修掉。大家都像我這樣,怎麼能遍地開花?

二零零三年初,同修教會了我打字和下載,但沒有教我上網發送。後來教我的那個同修被綁架了,有好多三退名單丟失,另一同修又來教我發送。這樣,上網、下載、打印我基本都能做了。我負責四十人的經文和真相資料。幾年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打印機和電腦的狀態都比較好。打印出來的東西越來越漂亮。凡有三退名單,我都及時發送出去,有時天天發,有時一天發兩次。我給同修講,有了三退名單趕快送出去,萬一明天就法正人間了,今天的三退名單沒發出去,不就耽誤人家得救了嗎?

同修們,讓我們通過這次交流都有所收穫,更加努力完成好三件事,立即終止迫害。

謝謝師尊!謝謝同修!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