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做好三件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慈悲偉大的師尊好!同修們好!

我在大法中已修煉十年了,在風風雨雨中堅定的走了過來。作為一個生命,能夠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多麼珍貴的機緣,是最幸福的事。從九九年七•二零之後,邪惡的舊勢力對大法弟子進行了最惡毒式的考驗,能夠走到今天,都是憑著信師信法的堅定正念,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走過來的。

一、大法打開了我的心結

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在沒得法前我的人生就很坎坷,每天照顧兩個病人(丈夫和孩子),我自己也落了一身的病(冠心病、三叉神經痛、風濕痛、胃病等),特別是精神壓力和心理壓力很大。由於自己的家庭狀況,使我覺的自己沒有出頭之日。

丈夫的性格很像女人,心很細,我們家裏的大小事都由他說了算。由於長年病痛的折磨,使他的性格變的非常不好,說話尖酸刻薄,經常為一些小事生氣。由於我整天圍著這個家轉,生活中全是丈夫和孩子,自然而然的自己和孩子的喜怒哀樂都隨著丈夫變化,情緒變化很大。因為體諒丈夫的病痛,甚麼事表面我都不與他計較,可是心裏很委屈,覺的活的太累了。沒修煉以前我怎麼也想不明白:我照顧他一輩子了,家裏家外的活都是我幹,家裏的經濟大權也由他掌控,一分錢也不給我,他反而還是很抱怨、覺的委屈。

通過學法以後,我甚麼都明白了,是師尊和大法把我的心結一下就打開了,我明白了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能夠以平衡的心態對待丈夫,生活也充滿了希望。修煉一個月,我身體所有的病都好了,真像師父講的那樣身體輕飄,走路生風,騎自行車就像有人推我一樣。隨著不斷的學法、煉功、修心,還出現了《轉法輪》中講到的通周天時的不同狀態:打坐中身體前傾、後仰、頭往左右擺、點頭、往起顛的很厲害……。這些都讓我知道大法的神奇,師父講的都是真真切切的,這更堅定了我修大法的信心和決心。

我是閉著修的,在個人修煉中,每當我做錯事自己還沒有悟到的時候,師尊就叫我摔跟頭,讓我悟到。有一次在煉功點上,學員們都在說輔導員的是非,我也跟著說了起來。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腳就扭了,當時沒怎麼想,又走了幾步,突然間就像後邊有個人使勁推我一把,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半天才起來。當時我就悟到了,是我自己說錯話了。

二、來自家庭的干擾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們失去了自由寬鬆的修煉環境。當時真是鋪天蓋地的邪惡,邪黨利用一切宣傳工具給師尊和大法造謠、誹謗,製造謊言,毒害了所有不明真相的世人。當時我就在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就要向世人講明大法的真相,還師尊和大法的清白。我走到哪就講到哪,那時根本沒有怕心。後來有資料就發資料、掛橫幅等。當時我也悟到了應該到北京去上訪,證實大法。由於對丈夫的情放不下,始終走不出人的殼來。看著同修們紛紛走出來證實大法,我自己做不到,心裏非常的苦。通過不斷的學法,在二零零一年,我與同修走上了天安門證實大法,兌現了自己的誓言。

丈夫因年輕時受過邪黨的迫害,對於邪黨整人的方式與邪惡程度有所認識,也很懼怕惡黨株連式的迫害,害怕失去我家的利益。在邪惡的威逼和高壓下,丈夫被另外空間的邪惡控制的十分嚴重,充當了邪惡的打手,為了強迫我放棄修煉,打罵、威逼、欺騙、毀壞大法書,要挾與我離婚,極盡各種迫害手段,當時真覺的空氣中每個粒子都充滿了邪惡的因素。無論外在的環境如何變化,作為大法弟子,我在內心深處堅定修煉的信念始終沒有動搖過。通過不斷的學習師尊的新經文,使我認識到:正法時期修煉和個人修煉是不同的,不論是在甚麼情況下,面對無理迫害就是不能一味的承受。不是嘴上說說的,得是真正的在行為上否定它,不承認它。法理上清晰了,心性也提高上來了。

面對我丈夫我不斷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控制他的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不允許邪惡利用丈夫對大法與大法弟子犯罪。家裏的環境也不斷的在好轉。我認識到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整個常人的變化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迫害,你沒有那個心,它就對你沒有辦法。

現在回過頭看看,由於進京上訪時沒能昇華到正法基點上認識法,沒能走好師尊給大法弟子安排的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走了舊勢力的路,它可是以毀掉大法弟子為目地的,是師尊時刻都在身邊點化著、看護著,我才一步一步在魔難中走了過來。我走了舊勢力的路遭受了迫害,給以後的一段時間裏證實法、救眾生造成了很多不可挽回的損失。

三、建立家庭資料點

師尊就是要我們堅定的心,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因為我們只走師尊給安排的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干擾與迫害。當時由於我們地區資料點遭到迫害,所有師父的新經文、週刊、資料等都得同修去外地取,我不能及時看到,跟不上正法的進程,心裏非常著急,就有了自己想做的心,同時也能給同修減輕壓力。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我們這一法門,在常人中修煉的這一部份,要求就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最大限度的保持著和常人一樣,不是在物質利益上叫你真正失去甚麼東西。不怕你當多大官,也不怕你有多大的財,關鍵是你能不能把那顆心放下。」我先修正自己的念頭,去自己的怕心。因為家裏的錢都是我丈夫支配,必須得先和他說。一說要買電腦他堅決反對,還說我家不能買電腦,別沒事找事。我就跟他講:「我們買甚麼都是正常的,是你的思想觀念不正常,是邪黨給灌輸的,是邪黨不讓我們正常,不讓我們過好日子,為甚麼要聽它的呢?我們拿自己的錢去買任何東西都是正常的,買電腦也正常。」丈夫聽後也覺的有道理,就同意了,但還是有怕心,一拖再拖的。

在這過程中我也在找自己,是不是我也有怕心,證實法這個心不夠堅定。當認識到之後,就堅定的解體它,電腦很快就買回來了。面對著電腦我和同修甚麼也不懂,更別說做證實的事了。「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你只要有這種願望,師父就會幫助。在師尊的安排下,我去外地同修那學技術。當我們看到明慧網的時候,眼淚都下來了,不知怎麼感謝慈悲的師尊。就這樣,我們從第一百五十期《明慧週刊》直到現在從沒間斷過。師父的新講法可以及時看到,各種資料應有盡有。我們真正體會到了不等、不靠,為別人著想的意義。

做資料的過程,也是我們不斷提高、昇華的過程。我們同修間配合的好,電腦、打印機一切都好,很順利的做出資料;一旦我們之間有了問題,電腦和打印機就會出現故障,這時我們對照法向內找,發正念,同時與電腦和打印機溝通,很快它們就正常運轉了。

對於買耗材的問題我沒有任何觀念,在我的頭腦裏根本就沒有甚麼跟蹤、監控的概念。那都是人自己的心求來的。我都是正常去買,用多少買多少,不積壓,由此我也更理解師父講給我們「遍地開花」的法理了。在此過程中我還給電腦公司的老闆、員工講了真相,做了三退。

四、正念否定邪惡的迫害

作為大法弟子一定要學好法,真正的是大法弟子做大法的事,而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隨著同修需要資料的增多,我學法的時間少了,歡喜心、顯示心也暴露出來了。自己知道狀態不對,由於幹事心、面子心,知道該調整一下,好好靜心學法,但是還沒有立即做到,邪惡因此要鑽空子搞破壞。

一天晚上,邪惡指使當地公安局國保大隊的一夥惡人來我家進行迫害。無論他們怎樣花言巧語騙我們開門,我們就是不迷不惑。就在我丈夫與惡警僵持時,我們立即坐下來發正念,由於這突如其來的迫害,剛開始發正念我的手都在發抖,當我冷靜下來,發出強大的正念:無論我們有甚麼執著,還是哪有漏,都不允許邪惡迫害。師父不承認我們也不能承認,舊勢力不配考驗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不是來承受迫害的。由於我們正念否定了舊勢力迫害,表現出來丈夫當時的正念也很強,不配合邪惡的要求,拼命的保護我們;邪惡之徒想找單位保衛處長幫忙,結果保衛處長也不配合他們。一個多小時以後,這夥人沒提一個法輪功的字,灰溜溜的走了。

我丈夫告訴女兒說這夥人肯定不死心,明天會到單位去找女兒,到時候不能和他們走。當時由於沒有認識到丈夫說的這話就是在求迫害,第二天果然邪惡一夥到女兒單位騷擾,說是有人舉報我家有電腦,讓女兒帶他們到家裏來看看電腦。女兒沒有配合他們,這幫人就氣急敗壞的將我女兒從單位強行綁架,使在場的人都看清了邪惡的嘴臉。我和丈夫知道女兒被綁架了,立即就跟到了公安局要人。他們這邊派人,聽說還有個電腦專家到我家查看我家的電腦一個多小時,沒有找到任何他們想要的東西,只好不了了之,不過看的出來他們背後的舊勢力不服氣的樣子,妄圖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沒有得逞,氣的要命。中午我就把女兒接回了家,下午女兒堂堂正正去上班,這正是給惡警曝光、揭露邪惡、講清真相的大好機會。「修煉中無論你們遇到好事與不好的事,都是好事」(《芝加哥法會》),每一次都是這樣。

五、突破病業的干擾

在經歷了突發事件後,我隱約的有了想逃避的心,由於這種心態,也是經濟條件允許下,我們買了一處新樓。在搬家過程中,我被人心帶動,就想快點搬完,再安心做好三件事。其實三件事也在做,由於法學的少,法理上不清晰,根本就沒有想到我的這種想法有多危險。直到我的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業狀態,這是在我修煉中從沒有過的狀態,我才猛然驚醒,我離大法已經很遠了。

我冷靜下來,認真的好好想想:修煉到了最後,我還是一手抓著佛不放,一手抓著人不放,我問自己到底想要甚麼?我來到這裏是為甚麼來的?我聽到從我心底發出來的聲音:「我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來的。當我清醒後,就靜心學法、煉功,高強度發正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身體一切迫害,即使我做的不好,舊勢力也不配有任何藉口迫害我。經過了半個月的時間,在師尊的加持下,我的身體完全恢復了正常。

這次魔難給我留下了深刻的教訓。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不做好師尊叫做的三件事,就很容易被邪惡鑽到空子迫害。

六、講真相救大學生

我家住的地方就在一所高校附近,利用自己的特長講真相、救度受毒害最深的大學生一直是我們的願望。大法弟子展現給世人的都是純善的、光明的、美好的,在這種純正的能量場下,我們的生意所接觸到的學生都能正面認識大法,而且退出邪黨的一切組織。我們教給他們突破網絡封鎖的方法。在這個過程中也是不斷去自己執著心的過程。我們當時在法理上交流,基點就是救人,不為掙錢。但是在實踐做的過程中,利益之心就暴露出來了,看到自己一天付出的勞動和所得不成正比了,這個利益心就上來了,就受不了了。通過學法,認清了此利益之心,私心,徹底清除。

當我看到這次書面交流會徵稿通知之後,心想自己近來做的不好,沒甚麼可寫的。跟同修交流了也沒想寫。直到快到截稿期限了,才悟到自己不想寫、認為自己做的不好,是種自私的行為,是顯示心的另一種體現。我們寫交流文章是為了證實大法的偉大、超常,而不是證實哪個個體生命。沒有這偉大的法,沒有師父的苦度,我們自身都無法解脫,還能做的了甚麼呢?想到這些,我拿起筆,毫無私心雜念的寫出了自己的心得。

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我們就只管踏踏實實的穩定的做好三件事,抓緊時間救度眾生,作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以上是我個人的一些體會和認識,寫出來和同修分享和交流,不當之處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第四屆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書面交流大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