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異的人類觀念不能證實法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三日】最近在與同修交流中,發現一些不正常的因素在干擾同修,但同修似乎還沒有察覺其中隱藏的邪惡。對於男女關係一事上,師父已經在多次講法中強調過了。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走出的路是在為將來的生命做出典範,所以我們必須要走正,走好,為將來的生命負責,為我們自己的修煉負責。但是對於男女關係這個問題,我發現許多同修還不能非常清醒理智的認識。

在去一些距離比較遠的地區洪法時,不免要在當地的旅館小住一晚或兩晚,有的時候在去的同修中,男女同修的數量不均等,男同修也許只有一人,女同修有三人,有的同修為了省房費就建議四人同住一個房間。有的同修認為,大家都是同修,所以沒有關係。我想這個想法的基點也許是因為一些同修認為大家都是修煉人,修煉人沒有常人那些骯髒的邪念,所以男女住在一起是沒有關係的,同時又可以集體學法,還能省一筆費用。可是我們是否同時也看到了此念中有漏的那一部份?

大法弟子都是在修煉的人,從修煉人的角度講,我們都還在修,都有人心在,我們是與常人不同,那是因為我們在常人的這個大染缸裏還能嚴格要求自己,我們的境界超脫常人,但是絕不是因為我們的境界超脫常人,我們就可以不嚴格用法理要求自己。在現代的人類社會裏,人類已經沒有甚麼道德底線了,每個人都多多少少的被這種在男女關係上「隨便」、「無規矩」的變異觀念影響。如果在這方面法理認識不清,就很容易被邪魔鑽空子,還認為這是妥當之事。

記得一次在好幾個同修商量搭車去機場的時候,因為人比較多,擔心一輛車坐不下,當時也是女同修的數量比男同修多,當時一位男同修(單身)說,「沒關係,要是座位不夠,那位女同修可以坐在她丈夫的大腿上,我也可以讓一位女同修坐在我的大腿上,反正我們都是修煉人,沒有關係。」也許這個例子就比較明顯了,同修如果在法理和人理上分不清,就很容易被當今的變異觀念帶動,並斷章取義的去遮擋那個變異觀念的漏洞。

還有一個比較突出的情況,就是有的同修在找結婚對像時,有一個觀念,認為只要是修煉人就可以,也不理智的考慮各方面的生活條件、經濟條件是否允許,抱著一種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的感情,不理智的考慮結婚。大法弟子在常人社會修煉,就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平衡好人中的生活也是我們修煉的一部份,我們的修煉是理智的,我們走的是人成神之路,但不能因為法的神聖偉大,而錯誤的用人情去看待大法弟子,不理智的被人心、人情帶動,只會給我們的修煉帶來阻礙。

大法弟子都是在修煉的人,修不好一樣上不去,大家都在修,所以修煉人之間也會有像常人一樣的矛盾。修煉本來就不容易,另外空間到處都是情魔爛鬼,念一不正,它就來干擾你,如果真正為同修著想,我們就應該互相尊重,男女同修在相處之間也要充份注意生活禮節與言行,不要給情魔爛鬼提供任何鑽空子的條件。

正因為我們是修煉人,所以我們更要嚴格要求自己的心性,正是因為我們是修煉人,所以我們不可以不考慮法,不可以不考慮我們的行為對世人會有甚麼影響,對大法的形像有甚麼影響,不可以不對他人負責任,不對大法負責任。明慧網上有許多文章裏有提到過,因為單身男女同修長期在一起做講真相的事而產生好感,被色魔鑽空子、遭迫害的事例,甚至是一思一念,一旦產生了邪念就會馬上被邪惡鑽空子,我們都是在修煉的人,人的那一部份還在修,還有人心有考驗在,在處理這些事情上,我們能不為其他同修考慮嗎?能不為整體考慮?

我們在住旅館的時候,正常情況下,不管是男同修還是女同修,都要沐浴更衣。單身男女同處一室,用古代人的道德標準都是不檢點的,對修煉人要求不就更高了麼?怎可反過來用修煉人神聖的身份去符合常人的變異觀念呢?

再從尊師敬法的角度看,從整體的角度看,單身男女同修住在一起,看到的常人會怎麼看?也許常人會覺的很正常,因為現代人在這方面幾乎都沒有道德底線了,但是我們出去洪法代表的是大法,代表的是法輪功,我們的一言一行對常人都有引導作用。一個如此神聖莊嚴的功法,也許就會因為大法弟子一些不合法理的舉動,不能給有緣人帶去正的力量。

自身有漏,就從自身找。我們要對眾生負責,救度一個世人不容易,救人時間緊迫,我們沒有時間浪費在「人事」上,更不能因為放不下的人心與觀念把該救度的眾生錯過,甚至把他們推出去。大法弟子的慈悲就是要時刻參照法理真正為他人著想,為眾生著想。而絕不是用人理、用人情去想同修,去悟法理,人情是證實不了法的。在最後的路上,讓我們更成熟、更理智的完成我們的使命,救度所有在等待著我們的眾生吧。

層次有限,如有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