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輪大法二十三天,我起死回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四日】我姓徐,為了感謝大法對我的救命之恩,特取名叫徐謝法。我今年五十歲,家住湖北黃岡。我身患絕症,被醫院判了死刑,走投無路,只能回家等死。被好心人勸說九月六號開始學法輪大法。開始只是學法,十天後才開始學功,到九月二十九日,師父講法碟子我看了四遍,《轉法輪》讀到第八講,神奇的事發生了,在這二十三天中,我的身體在不知不覺中基本恢復了正常,腫完全消了。

為了讓像以前的我一樣被電視謊言所矇蔽的世人、以及所有被重病折磨得痛不欲生或被醫院「判了死刑」而無法醫治的人,能有健康的身體和美好的未來,我特將自己親身的經歷告訴天下人,讓所有人能通過我的感受也沐浴在佛恩浩蕩中。

我曾在二零零五年患了嚴重的腰間盤突出,迫不得已住了二十六天醫院。在此期間,有大法弟子給我講真相並送書給我看。但因我受電視矇蔽太深,根本就不相信,法輪大法的書連翻都沒翻。

出院兩個月後,即二零零五年的七月份,我全身發腫,用手一按就有很深的坑,但在醫院卻檢查不出來任何毛病,後來有人告訴我土方子,多吃青魚煮冬瓜。結果真的起到了消腫的作用。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因為做生意勞累過度,我身體又開始發腫,但在醫院檢查一切都正常。到了臘月,大胯腫得如水桶般粗,鞋褲都穿不進去,但本地醫院仍檢查不出原因。正月,我的手開始劇痛,像千萬隻針在刺一般,無奈來到黃岡市找最有名的中醫,醫生說是脂肪肝大,神經末梢炎。開了二十六副中藥,每副三四百元,藥吃完了後不但一點沒好,而且整個人瘦得脫了形,病也更加重。無奈回到家中,家人到處求神拜佛,上廟做佛事,廟裏的人要我們怎麼做就怎麼做,也花了好幾千元。身體不但不見好轉,而且日趨嚴重。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家人又帶我到武漢協和醫院,開始住在神經內科做了全身檢查,初步斷定為神經末梢炎和肢體麻木疼痛症,住了二十天院後,消了點腫,但身上依然疼痛,而且小肚子和大肚子處各有一塊硬的,硬的像樹皮一般,沒有一點彈性,而且身上硬的範圍在不斷擴大。當醫生發現這一現象後,又來了三位博士醫生,五名醫生同時會診。會診後,我被轉到風濕內科感染科,劉博士斷定是硬皮病,需等第二天最有權威的沈教授來下結論。

第二天,沈教授和周圍一串醫生都來了,他們都仔細的看了我的所有的病歷,下了通知說是典型的硬皮病,並說八至二十天後可以出院。但治療了一週後沒有一點好轉,吃飯無味,每天只想吃西瓜,當時我心理壓力很大,總是哭,為了減輕我的思想壓力。照顧我的妹妹帶我到中山公園去散心,在走路的過程中,我發現脖子也硬了。在武漢工作的弟弟提醒我要十分注意觀察身體的變化,並說一天一千多元的費用不算甚麼,最要緊的是別耽誤了病期。二十六歲的兒子聽小姨打電話說我的情況,更是著急,於是上網查到全國有三家醫院專治硬皮病。其中杭州同濟醫院技術最全面。

當時連醫院的出院證明都來不及開,便拜託當地的親戚辦理,我們於七月十一日連夜坐特快臥鋪趕到了杭州,去了之後又做全身檢查。七月二十日做手術,割開了淋巴處共排除了二十四瓶淋巴液。當時聽說靈隱寺的菩薩很靈驗,我於是許願,只要我的病有好轉,一定到靈隱寺去還願。七月二十八日,皮膚開始變軟了。

八月四日我們到靈隱寺去還願。在車上時,我發現兩隻手皮又變硬了。此醫院很有名望的黃教授說這是一種慢性病。二十天後身上開始發腫,而且出現一種怪現象,下午三點到深夜十一點,身上是軟的,十一點以後到第二天下午三點之前,身體又硬又腫。按理應該二十二天就可以出院,但黃教授要我繼續觀察兩天。檢查後發現我體內蛋白因引流淋巴液時引走太多,需補充人血蛋白。一天補兩瓶,一瓶一百七十元,又補了十天的人血蛋白,但身體依然發腫。

黃教授要我出院。我說;「我身體一點都沒好,腫也沒消,我回去怎麼辦?」黃教授說:「你這個發腫病到哪個醫院都沒法治,哪個醫生都頭痛。」小妹說讓我再住一週。黃教授堅決不同意,並說:「好藥都用完了,沒有藥給你吃了,回家想吃甚麼就讓家人弄你吃……」

就這樣在武漢協和醫院用了二萬二千元,到杭州又花了二萬六千四百元,病不但沒好,還被醫院判了死刑。

八月十一日,我被迫出院,走投無路,只能回家等死。

回家的第三天,我發現身上全部硬了,乳房硬得按都按不動,八月二十幾日,全身發硬,下巴也硬了,我整天整夜睡不著,總是偷偷的哭,我知道我活不長,哭著翻出我所有的照片,選出其中的一張作為遺像。

九月四日,有學基督教的人來勸我信基督教,我接受了,並定於九月九日全家做了甚麼儀式後正式加入。

九月五日,有一個大法弟子來給我和我丈夫講真相。因為我們都受電視謊言毒害太深,還是不敢接受法輪功,但丈夫又不喜歡基督教中規定的要將十字架釘在家裏,還要每天搭著白布對著牆跪著高喊。正在我們猶豫不決之際,一個未修煉法輪功的熟人勸我信法輪功,於是我從九月六號開始學法輪大法。

開始只是學法,九月十五日才開始學煉功,到九月二十九日(即今天),我已將師父講法的碟子看了四遍,《轉法輪》看到了第八講,神奇的是,在接觸大法的這二十三天中,我的身體在不知不覺中基本恢復了正常,腫完全消了,全身也不發硬了,臉上的顏色也從死灰色變正常了。

我真的是無法形容對師父和法輪大法的感激之情,我會更加精進的修煉法輪大法並將我的親身經歷告知世人,從而讓更多的世人明真相,得救度,以報師恩。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