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證師尊的慈悲 大法的神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日】我今年六十一歲,有幸在一年多前喜得大法。回顧一年多來的修煉路程,感到非常興奮美好,切身感受到大法的無比神奇。大法給我的身心帶來的巨大變化。我願藉此法會之機,把我一年半來的修煉情況與同修交流。

一、大法改變了我,也影響著我的家庭

得法前,我與很多常人一樣,進入老年之後,身體出現了衰老病態,那時我一身的關節都是僵硬的,步履蹣跚,不了解的人看我上下樓的姿勢,還以為我是殘疾人。更為嚴重的是,五十歲後,我突然發現自己的心臟有嚴重問題。我的床頭則常年放置一個氧氣瓶。

修煉了法輪大法之後,我的身心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心臟病的症狀消失了,氧氣瓶也不再需要了,一身的病都不治而癒了。洗衣,做飯,還照看兩個孩子,從早忙到晚,也不覺的累,走路輕鬆有力,一改過去老態龍鍾的樣子。連女婿(西方人)都說,媽媽煉了法輪功以後,精神和身體都好了,紅光滿面的,我們一家人經常得病,唯獨媽媽不得病。這些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現在,每當我看到那些行動遲緩、動作吃力的老人時,就會聯想到,若不是師父,若不是大法,我今天也在他們的行列中了。

過去,我是一個脾氣相當急躁的人,看問題、處理問題都很偏激,就是相當執著。家庭關係、子女關係,社會關係等,總是處理不好。自認為,我都是好心,做的都是為人好的事,為甚麼總不被人理解。埋怨好心沒好報,怨子女不孝順,怨先生忘恩負義,怨朋友同事貪心,總之,心裏總是不平衡,吃不好,睡不好。

學大法之後,我明白了,這些事原來都是有因緣關係的,可能是我以前欠了他們的。明白法理以後,心裏豁然開朗,不再計較過去的得失,只覺人人可親,事事美好,生活從此天天充滿陽光,完全變了一個人。由於內心的這種變化,過去擰著的一切,很快就都正過來了。

當兒子的工作中有了問題的時候,我會用大法的法理,用大法啟發出的智慧開導他。母子的關係改善了,和諧了,也常常促膝談心。兒子逢人就說,媽媽煉了法輪功之後,不僅身體好了,脾氣也好多了。

還有一次,女兒和女婿發生了矛盾,我就用師父向內修、向內找的法理去幫她發現她自己的問題,她的思想疙瘩一下子就解開了,夫妻關係也和睦了。女兒說,媽媽,和你談話後,心裏很舒服。以後在工作或其它方面有了甚麼不愉快的事,她也願意和我談。

我告訴她,這都是大法給我的智慧,以前想教你們,可是不知道怎麼教,現在有了師父的法理,就能很輕鬆的幫你解決問題了。

女婿也發現我煉功前後的變化,他對我女兒說,媽修煉以前整夜看電視(因為失眠),現在每天晚上學法煉功,而且臉變的紅撲撲的,很健康。看到了我修煉後的巨大變化,他們把對法輪功的讚揚帶給了我的親家。他們還常向他們的朋友介紹法輪功的情況,他們其中有兩位表示也想來學法輪功。

二、感師恩慈悲苦度,不斷點化,修心性去執著

有一位曾借住我房子的常人,在居住期間把洗手盆弄壞了。我當時執著的用常人的辦法來處理:壞了就得賠,你買不到可請公司來換。他為了逃避此事就向他老闆辭工,準備一走了之。為調解此事,我兒子也出面勸我息事寧人,說因我這一糾纏,逼的他以辭工逃走來解決,也影響到他的老闆,因他的老闆一時找不到人代替。如果我仍然不依不饒,那麼兒子就幫他把錢付了,算解決了此事。可我仍憤憤不平,打電話叫他老闆一定要從他工資中扣除,錢我可以不要,但理在這兒,損壞了就得賠償。

我當時沒悟到,這是師父在用我兒子的嘴點化我,讓我過心性關。此事後,我身體表現出長時間的病狀,咳嗽,聲音嘶啞。我當時只認為這是在消業。有一天在讀《轉法輪》時,師父說:「可是你跳出常人的層次,在稍微高一點的層次中,你就會發現,常人所認識的這層理,往往都是錯的。」我一下悟到師父這些話不正是對我說的嗎?我這不是把自己放在了常人的位置上了嗎?悟到後,我向師父懺悔,表示弟子沒有過好這個心性關,希望再給弟子一次機會。此後咳嗽、嗓子嘶啞馬上就好了。

還有一例,有一次在睡夢中見到一個惡人惡狠狠的意圖傷害我。正在驚恐中,此惡人消失了。驚駭中醒來,感到小腹部位的法輪在急速旋轉,持續約一分鐘之久。我馬上悟到那個惡人是來要債的,是師父保護了我,我立即向師父雙手合十,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此後一次打坐時,為了想使自己雙盤姿勢更好,用皮帶摟著左腳向上提,當天煉完功後,左腳就像扭傷式的疼痛。我當時認為這是在消業,是上次夢中惡人來要債,師父雖給我消下去了大部份,我自己也得償還一點,我心甘情願的忍受著。可這種狀態持續了很久也不見緩解,一天在讀《轉法輪》時,師父說:「那麼我們凡是煉功時衝不過去關、氣下不來時,我們找一找心性上的原因,是不是誤在哪個層次中時間太長了,應該提高提高心性了!」我悟到這是師父在點我要提高心性。我再仔細想想這次扭傷的原因,發現表面上看是想精進,實際上包含了一種攀比心、顯示心,當時是覺的自己雙盤姿勢不如其他老學員盤的好看,想儘快盤的像其他老學員一樣,讓他們看到我是多麼精進,我才這樣做的。這不是又一種執著心起來了嗎?

師父一再講修煉要講無為,這無為裏不也包含了要順其自然、不能刻意去追求甚麼的法理嗎?師父在《轉法輪》講:「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執著心嗎?」由此事我也悟到平時的一舉一動一念,生活中看似不經意的小事,在做的時候都要做而不求。還提醒自己光悟到還不夠,要做到才是修。在這之後,僅兩三天的時間,持續了幾星期不見好轉的腳扭傷症狀就完全消失了。這是師父的慈悲救度,幫弟子一次次的去執著。

我因為修煉大法身體好了,又有了健康的心理,整天幹活也不覺累,為女兒家解了後顧之憂,在不知不覺中,家裏的一切關係都變的很和睦,生活的很幸福。

以前,我總擔心晚年怎麼過,得法以後,我也得到一個幸福的晚年。我常對人說,我的福氣很好,能在正法的最後時刻有幸得法,真是萬幸。是師尊的慈悲苦度,弟子才能有今天。

三、努力做好三件事

我是新學員,能在這個正法的最後時期,走進大法中來,真是太幸運了。但師父也告訴我們新得法的弟子:「但是不會因為你才走進來,修煉的標準對你會降低,所以在修煉當中一定要努力的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剛開始修煉覺的自己進門太晚,除了《轉法輪》還有其他那麼多經文都要讀,還要煉功,還要帶小孩,因此對做好三件事沒有像個人修煉那樣重視。

隨著正法進程一路走過來,感覺師尊真是太慈悲了,師父不會落下一個弟子。師父在要求我們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同時巧妙的安排了個人修煉在裏面。

有一次在學經文時讀到「這些只想從大法中得到好處、卻不想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裏看,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建議》)我一下子意識到,這不是在點我嗎?因此我改變了過去認為做好三件事主要是老學員的事的觀念,而是非常積極的投入到講清真相、救度眾生中來。

講真相的過程中,看到老學員在遇到被矇蔽的世人圍攻、謾罵時,仍能保持一種祥和的心態,堅持勸三退時,從中看到了他們的慈悲心。也更加感到那些被邪黨謊言矇蔽的人多麼的可憐,黨文化把他們毒害的已沒有了自己,他們被邪黨牽著鼻子走,喪失了自我而不自知,甚至還對害他們的人感恩戴德,這是多麼可悲!同時也讓我認識到,我今天能和他們在認識上有這麼大的區別,不正是因為學了大法,淨化了我的思想,讓我昇華上來的結果嗎?我今天雖已得救,但還有許多被邪黨矇蔽的世人需要我們救度。我曾迷失在常人中很久很久,是師父領我走上了回家的歸途,為了幫助還在迷失中的人回家,我要抓緊講真相努力助師正法。

我知道我身上的執著還很多,在修煉中還有很長很艱鉅的路要走。我要多學法,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

以上是我得法一年多來,個人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零七年歐洲法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