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面講真相救世人的親身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一日】幾年來,我都是面對面講真相、遞資料,沒有讓邪惡綁架過,當然有幾次都有驚無險,在師父的加持下都闖過來了。在做的過程中,真正體會到師父所講的「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的法理。

正法進程已到了最後的最後,很多同修還不敢走出來面對面講真相。下面是我面對面講真相中的幾則事例,寫出來以鼓勵那些還不敢面對面講真相的同修,儘快走出來,彌補過去的損失,救度更多的世人。

一、手寫真相資料

我是在一個小店裏跟人做縫紉活。由於在此地時間不長,還沒有接觸到一個同修,所以也得不到大法的任何資料,只能靠嘴講。一天在一塊打工的朋友給我一張真相傳單,我就買了一些複寫紙和信紙,照傳單上的內容複寫,一次寫三、四份,這樣我每天都能保證有資料發。

在街上、買菜時,我都會送給人們資料,當時也不知道怕,而大街上的人都很誠心的接受。在小店裏每天也都給顧客講真相。有一天來了一位中年人,臨走時我把手寫的傳單送給他,告訴他看了以後得福報,那中年人走到門外看了一眼趕快放到衣袋裏匆匆走了。

第二天,店老闆問我是不是昨天給人一張法輪功傳單,那人昨晚來找他,他說他在公安局工作,他們夫婦都煉法輪功,並且讓轉告你為了安全,儘量不要手寫。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為弟子的安全著想,借他們的嘴提醒我注意安全。

不久我很快聯繫到能供給大量資料的同修了。

二、一群建築工人

資料問題解決了,也不用花大量時間複寫了,這樣就有了充足的時間講真相。在發資料中,看到有的人看一眼就丟掉了,就想:我為甚麼不去面對眾生講真相呢?這樣既能節省資料,還能知道世人心裏對大法的態度。

記的第一次下去講真相,走到一個村邊上,看到一個人在那裏刷門窗,就走過去對他說:「大哥,我這裏有光盤,你空時看看,對你有好處。」「甚麼內容?」「法輪功真相。」話音未落,從房頂唿啦啦下來一幫人,聽說是法輪功光盤,一下子就搶光了。

我一心揣摩著怎麼給他講真相,沒注意房頂上有那麼些人,當時還真嚇我一跳,沒拿到光盤的問我明天能不能給送來。他們還說:「光知道被共產黨鎮壓,也看過你們的傳單、標語,就是沒見過真人,這回可見到法輪功的真人了。」

我說:「你們看我像不像電視上所說的殺人、放火燒自己人呀?」他們聽後都笑了,其中有一個人說:「我去年在東北打工,見過很多傳單,你們都是好人。」

這家女主人因沒搶到護身符,還一個勁的埋怨:「光聽說護身符能保平安,還沒見過呢?」最後我從衣袋裏掏出最後一張給她,她才滿意。此時我的心被這些眾生震撼著,同時也明白是師父在鼓勵我:救度眾生就得這樣走下去。

三、一場大雪

二零零四年冬天,下了一場大雪。心想:資料已準備好了,可積雪這麼厚,還要不要下去講真相呢?想到大法弟子是「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修煉者,怎麼能被這點困難嚇倒呢?於是帶上資料上路了,路面很滑,有時深一腳,淺一腳的往前推著車子走,時不時的積雪還卡在車瓦與車輪之間推不動,就在路邊找個樹枝剔一剔,中間雖然還摔倒了,也沒影響我救度世人的決心。

後來走到一個集市上,由於是雪後初晴,人來人往的很熱鬧,好像這些人專門在此等待救度似的。我就推著車子一邊發,一邊給他們講真相,當時「九評」還沒有,就口述共產邪黨的邪惡腐敗。有的村民聽到「天安門自焚」是假的,很震驚,認為一個政府怎麼可以造假呢?也有的當時就回家看光碟去了,有的好心人看到大雪天給他們送資料還不要錢,表示很感激,還要留我在他們家吃飯。一個外地打工者說:「多給我幾份吧,過年回老家時給他們看。」

一大兜資料不到二小時就發完了,回到家時,我的內衣都被汗水浸透了。

四、一個獨臂人

講真相時一定要調整好心態,不能帶情緒。我有一次和家人吵了幾句,心態不好,正念不足就出去講真相去了,路上光注重發,而懶的講,好像智慧沒有打開,不知從哪講。還總有人提醒:很危險,要注意安全。就在出事前幾分鐘有一位老人說:「閨女,你要小心點,這附近就是市監獄。」(實際是師父借世人點悟我該加強正念)

沒走多遠在一個小屋旁,碰到一個獨臂人,我給他一張傳單,並給他講真相,那人一聽我宣傳的是法輪功,馬上兇惡的說:「我是公安局的,抓你還抓不著呢,你自己送上門來了,這裏是監獄,裏面關了很多法輪功。」說著就拿胸前掛的手機。我一看遇到惡人了,才想起調整自己的心態,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清除此人背後邪惡,當時就感到胸中一沉甸甸的東西落下了,心裏很踏實,也沒怕,並制止惡人打電話。此人對著屋裏喊:「快拿槍來,法輪功想造反。」我靜心對他說:「大白天,我一個手無寸鐵的婦女,還值的你拿槍嗎?」

惡人一看我不怕他,語氣緩和下來說:「你算甚麼,我們監獄關的法輪功都是有本事、有文化的人。」我說:「江澤民就是因為有一些高層的人煉法輪功的太多,它妒嫉的不行,才迫害法輪功的,電視上說的都是為了它鎮壓法輪功而編造的謊言,為鎮壓找藉口,你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善惡有報是天理。」最後他鬆開了抓著我的車把說:「你走吧。」

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才闖過了這一關。

五、一把鐵锨

有一次我正在講真相的小路上往前走著,從後面開過來一輛拖拉機,在我前面幾米遠處突然掉下一把鐵锨來,而車上的夫婦卻沒發覺還一直往前開,我喊他們又沒反應,於是就拾起鐵锨騎車追他們,這時前面的路人可能告訴了他們,他們也停下了,正笑瞇瞇的看著我,我走到他們跟前,把鐵锨遞給他們開玩笑說:「幹活的家什都不要了。」他們連聲說「謝謝。」我就接問他們:「大哥大姐上學時入過甚麼嗎?」

那男的說:「我是轉業軍人,我還是黨員呢。」女的說:「我是團員。」我接著說:「你們聽說了沒有天滅中共,退黨團隊保平安;黨員都是共產黨的一份子,如不退出是要受到牽連的。你叫甚麼名字?用化名也行,現在我就幫你們退出來行嗎?」「行,退了吧,我叫×××,她叫×××,我早說看出共產黨不是甚麼好東西。」

我又拿出一本《九評》及真相光碟說:「還有很多你不知道的真相都在這裏,回去有時間好好看看,對你們全家有好處。「行,謝謝你啦,我一定好好看。」

就這樣一把鐵锨救了兩個人。後來我想:師父講法中說過瀰漫在宇宙中的所有物質都是靈體,都可以幫你(大體意思是,記不清原話了)。這把鐵锨也是有生命的,可能為救那二位夫婦有意掉下的吧。

六、一位支書

有一次天太熱,地裏沒人,我就走進一個小村莊,看到有幾個人正在幹建築活,我就給了他們幾本《九評》,他們也都樂意接受。看到前面有一位老大爺,我正去,突然有一隻手抓住了我的胳膊說:「我今天非把你帶走不可。」我回頭一看,是一個五十多歲的男的,我說:「放開你的手。」並用正念正視那人。他不敢看我,放開了我。

我不停的發正念,求師父加持,清除此人背後的邪惡思想因素,就聽一人說:「你覺的你是書記,你了不起,你抓人家幹甚麼?」我一聽他是村書記,就說:「你是書記,更應該看看《九評》,看一看共產黨的邪惡本質,不要為它們賣命、當替罪羊了。」

那書記就跟木頭似的一動不動,再也沒說一句話。

七、一位有緣得法的老人

有一次講真相時碰到一位老人,對他提到「法輪功」時,老人激動的說:「我也想煉法輪功,可是找不到你們。大街上都在傳共產黨要垮台了,人要有災了,是不是真的?」我說:「是真的。不過人如果行善積德,善待大法,脫離邪黨,天災呀,人災呀都能躲過去的。咱老百姓不是有句話『天災如磨眼,好人都能從磨眼裏留下』嗎?」「那你能不能給我一本大法書,我也想煉法輪功。」「行啊,可我這回沒帶,你家離這遠嗎?」「很遠,我是上這趕集。」「那要不咱爺倆約個時間,過兩天你還在這兒等著,我給你送來。」「行。」臨走時老人一再道謝。

到了約定時間,老人早已在那等著了。過了半個多月,在講真相的路上,又遇到了那個老大爺,他激動的說:「這幾天我老是想,甚麼時候能見到你,這麼巧,今天又見到你了。」我說:「大爺,還是你有一顆精進的心,師父看你心誠,在幫你,這都是你的緣份。」「真謝謝李老師了,咱們都是同門弟子,以後你就不要喊我大爺了。」「你老人家悟性還挺高呢。」

「你給我的《轉法輪》、《九評》光盤我都看了。前兩天我從這路過,看到地上大約五十米內分段放了五本《九評》,我覺的太浪費了,就把它撿起來發給路上的行人了。」

我說:「你做的對,咱們的資料都很珍貴。」臨走時,我給他了幾本《九評》。「你把這幾本書給你們村上的村幹部行嗎?」「你放心,我一定帶到。」老人走後,我一直在想:如果同修都能面對面講,肯定能遇到更多的有緣人。

再就是世人都在覺醒,同修一定要珍惜真相資料,那是同修花多少的心血甚至生命才換來的呀。講真相救世人,應該用心去做,才能更多更好的救度眾生。

八、一位警察

有一次看到兩個人在澆地,總覺的他們也是有緣人呀,就停下自行車,跨過水溝去給他們送真相。那個中年人指著那個青年說:「他是警察,你敢在這宣傳法輪功。」我抬頭看那個青年,他說:「我確實是在×××派出所上班。你講吧,沒關係,法輪功是一種信仰,我不反對法輪功,我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在講真相過程中,我把他們的團組織都勸退了,並給他一個護身符,一本《九評》。他說:「如果能看上法輪功的書就好了。」

他可真有緣份,那天我正好帶了一本《轉法輪》。我對他說要珍惜大法書,他說他家有書櫃,一定珍惜,一定好好看看。我提醒他,讓他告訴他的同事不要迫害法輪功,那樣對他們不好。他說:「大姐,你回去告訴你們煉法輪功的,叫他們不要害怕,我們公安的人都知道法輪功是被冤枉的,只要不是領導硬派,就是接到舉報電話,我們也不會出警,現在百分之八、九十的都不參與迫害法輪功了。」

我說:「今天非常高興救了一位警察。」我們三人都笑了,回來給同修一說,同修說:「是呀,警察也是受害者,也是需要救的眾生呀。」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每次下去講真相都能遇到很多,在此不一一敘述。我知道自己和精進的同修相比還差的很遠,還有很多執著心,如爭鬥心、好勝心,顯示心,妒嫉心等等還很強,今後要更多學法,修好自己。在這正法的最後時刻,希望同修都能做好三件事,對得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稱號,救度眾生,勇猛精進,圓滿隨師還。

以上是我的一點體會,如有不妥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