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是神奇的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個七十歲的老學員,只有小學一年級的文化水平,認識的字很少,我九八年才開始得法修煉,開始學法讀書的時候多數聽其他學員先讀,跟著念來學會讀法。後來在七二零後失去了大環境的學法組,加上派出所惡警多次非法關押我,在整個社會和家庭壓力下,我放鬆了一段修煉大法的時間,後來認識到一定要學這個大法,這個大法是正法,是教人向善的。這時才慢慢拿起大法書,一個字一個字的念,不懂的只能問家裏的小孩(開始時因家裏人受惡黨的影響反對我學)。在對大法的堅信和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我慢慢的學會了很多字,連自己都不大相信我這個老太婆還會學會那麼多字,這得多謝我們的師父啊!

我得法前病痛多多,尤其是在九六年一天早上我挑菜到市面去賣,不小心在路上摔倒了,摔的膝蓋嚴重脫節,去到醫院拍片,醫生說很難接回來了,如果要接回去就要動大手術,手術費竟要一萬多元。這對一個貧窮的家庭是一個巨大的難題,根本就拿不出來這麼多錢,於是只好放棄在醫院治療。回到家裏吃些中草藥、用些酒精燙燙腳。這樣一直拖到九八年就根本無法正常行走了。再加上關節炎、頭痛、爆血管等病,天天要女兒們侍候。後來村裏有人學法輪功,而且我女兒聽說學「法輪功」可以去病,叫我去學,我就去村裏的煉功點學法。剛學不久,我的腳就比修煉前更加痛了,家人見後就開始反對我學法煉功。師父在《轉法輪》中說:「但是真正修煉的人,你帶著有病的身體,你是修煉不了的。我要給你淨化身體。淨化身體只侷限在真正來學功的人,真正來學法的人。我們強調一點:你放不下那個心,你放不下那個病,我們甚麼都做不了,對你無能為力。」我知道這是師父在幫我調整身體,也是去我的治病的心,我相信大法、相信師父,不在乎家裏人反對和阻攔,強忍住那鑽心的痛,堅持自己步行到煉功點去學法煉功,十分鐘的路程要走半個鐘頭才到達。不久奇蹟出現了,我的腳好了,走起路來跟正常人差不多也不痛,去哪裏也不用家人跟著了,女兒見了都說:「媽,你修這個大法還真管用,沒吃過一粒藥就好了!」村裏的人也都覺的好神奇。

我老伴不太相信大法,七二零惡黨迫害剛開始時,老伴便到處講大法是假的,還講我的腳能夠好是因為我懶,不想幹活裝出來的。加上當時邪黨的迫害與欺騙,我女兒更加反對,老伴經常罵我,不准我學法煉功。我不在乎女兒的強烈的反對,老伴的罵,我還是堅修大法,相信大法是好的。直到二零零零年,我老伴突然得了腦血栓的病症,半邊身都動不了,送到醫院救治,出院後還留下了一些後遺症。可在二零零三年又舊病復發,送到醫院,院長說老伴的病已入了心臟,沒法治療了。老伴回到家後不會吃東西,只能給他喝點湯水,同時打點滴維持生命。老伴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了,叫家人把他抬到廳的地板上睡,因為想到自己不知哪天突然走了,好讓家人準備後事。

突然有一夜,老伴水也不會喝了,餵到嘴裏又流出來,話也不能說了。家裏其他人不在家,我害怕老伴就這樣麼走了,突然想到大法,想到師父保護,就拿起大法書在一邊大聲讀。聽了我的讀法聲,老伴不久就睡著了,睡的很安詳。到了十二點多鐘,兒子回來叫他一聲,老伴醒了,奇蹟出現了,老伴突然會說話了,而且還說肚子好餓,想要吃東西。想想整整二十天沒吃過東西的老伴,卻吃了兩碗粥,兒子也覺的太神奇了。

到了第二天,老伴不想在床上睡了,要求到房外面坐坐,並要求我讀法給他聽,他知道他能夠坐起來,全是大法給他的奇蹟。就這樣老伴也像變了一個人,也不罵人了,有時也會自己拿起大法的書讀,而且不管誰來到家裏都跟別人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女兒們也不反對我學法了,也知道了大法是神奇的。

為了講真相、救度眾生,平常我隨身都帶有護身符、真相小冊子,去到哪講到哪。一次,我到朋友家去講真相,朋友家的狗看見陌生人過來,就叫起來了。我說:「狗,你不要叫,到一邊去不要動,你要同化真善忍。」誰知,那個狗跑到桌子下蹲住不動了,奇的是狗的眼淚流出來了。我心想又一個生命得救了。我的外孫女說:「外婆,你說的話真靈,狗不動了,你叫它做甚麼,它就做甚麼,看它眼淚都流出來了。」我說是呀!給朋友講完真相後,朋友很高興接過護身符,問我這麼精美的護身符要不要給錢的,我說:「這是大法弟子用來救人的,不用錢的。」朋友感激的忙說:「謝謝。」

在我村裏很多小孩子都明白了真相。每次見到他們,我都跟他們說要記住大法好,要做個好人,不要偷東西,不要打人,如果別人打你,你就躲開。這個護身符是保你們平安的。小孩子們聽後,對大法充滿好奇,而且還有十幾個小孩要想跟我學,經常到我家玩,見我盤腿,也跟我學盤腿。一次我的外孫女在家的大廳裏煉功,這十幾個小孩子就一起跟我的外孫女煉,整齊又優美的動作,在一邊的老伴看到後樂呵呵笑著說:「這麼多小孩學,真好!」

這些小孩子中,有一個小女孩,明白大法的真相後,過了幾天就帶她的姐姐和一群同學來我家了解真相。我跟她們說法輪大法是美好的,為甚麼要退出少先隊,小女孩的姐姐是四年級的班長,聽明白我的話後,知道邪黨迫害大法,想起班裏還有同學頭上有獸印,如果不抹去邪黨強加的獸印,到天與邪黨清算時,會成為邪黨的陪葬品的。於是回到學校中跟班裏的同學說,如裏誰想退出少先隊,就到她那兒簽名。過後姐妹倆不管三退的人數多還是少都會把三退的名單送來我家。

今年五月份,在我家鄰居有個六十五歲的亞婆,患有血壓高、糖尿病、骨節增生、耳聾眼蒙,在她前兩年患病時我就跟她講過真相了,但那時她不信,到了今年已經病到吃不進,又拉不出了。她見到我後拉住我的手說:「怎麼辦呢?算命佬講我不能過今年的六月份了,我真的好怕。」我說:「不用怕,我給個護身符給你,你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沒事了。不過你要相信我的話,相信這個大法,我才會給護身符給你。」她說:「我相信,我甚麼都相信你,希望你給這個福給我,法輪大法好。」就這樣,她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兩三天後,血壓也不高了,精神十足。

得到大法的好處後,亞婆又叫我給多幾個護身符給她,她想拿給她的親友,我說:要你的親友們都相信才有效的,她說:會的,會相信的,如果不信我也不會給他。今年八月份,她來跟我說:「現在我天天都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現在甚麼病都沒有了,算命佬講我今年不能過六月,現在都八月了。這個邪黨真壞,這麼好的法不讓別人煉,難道還要跟神過不去嗎?」

這是我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幾件事,講出來與大家切磋。當然也有做的不好的時候,今後我會更加繼續努力,做好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