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高級工程師錢世光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錢世光,男,六十三歲,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高級工程師,家住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燕兒灣路中國石油勘探研究院西北分院。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對大法的迫害開始後,錢世光被非法關押在桃樹坪戒毒所,絕食抗議十幾天,奄奄一息,被不法人員扔在其家門口揚長而去。錢世光吃力的將門敲開,當時已骨瘦嶙峋,食水不進,一喝水就嗆出來,家人都覺得他已經不行了。通過學法煉功,幾天之後他逐步恢復健康。

二零零零年五月,錢世光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關押在甘肅省第一勞教所──平安台勞教所。其間他絕食抗議二十八天,體重由一百二十斤降至七、八十斤,送至大沙坪勞改醫院住院一個月,診斷為多臟器功能障礙。勞教所不願支付錢世光的醫療費,又怕人死在那裏擔責任,於是勞教所由五大隊王姓隊長出面讓錢家人為他辦了保外就醫。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錢世光被接回家。只要能動,他就堅持學習師父的講法和經文,並天天打坐煉功。慢慢的身上開始長肉,但長出的肉都是黃色的,出現全身水腫,稍微按壓便凹陷下去。打坐時一條腿搬到另一條腿上時,腳就會深深的陷入大腿的肉中,幾日後全身皮膚破裂,流出黃油狀液體。而錢世光全然不顧這一切,仍然堅持學法煉功,一個多月後恢復正常。

由於多次遭受迫害,其中有一次被非法抓捕的具體時間與地點已記不清了。那次遭受迫害回到家後,渾身上下到處是碗口大的疥瘡,身上無一處完好的皮膚,錢世光通過一個半月的學法煉功便恢復如初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至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在北京團河受到的迫害: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日,錢世光去北京證實大法,當日被抓,並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其間遭受了非人的虐待。勞教所中的罪犯在惡警的暗示及慫恿下用廁所的搋子吸嘴,用蒼蠅拍子打嘴;把頭摁入馬桶中讓錢世光喝馬桶裏的水;拔他的鬍子、眉毛;有時對他進行毒打後扔進小便池子浸泡;冬天被捆綁住之後塞到床下(因床很低,無法翻身),只讓他在床下解手,再用涼水澆他。有時趁著夜晚,惡警唆使犯人將他帶到戶外,脫光衣服往他身上澆涼水,再把他用雪埋上……。那裏的惡警明知錢世光的腰椎被他們打斷,竟然還指使二名罪犯拖著錢世光強行跑早操。

二零零五年五月,當時錢世光已經回到家,但仍舊無法直立行走。當月二十七日下午,錢世光剛走出住宅小區,便被早已等候在那裏的蘭州市惡警截住,從身上搜走鑰匙,其後,蘭州市公安局二十六處共八人(七男一女,其中有一個男隊長姓董),打開錢家的門進行野蠻抄家,並提著攝像機進行錄製。錢世光的家被翻的底朝天,還被非法抄走了二台電腦(一個台式,一個筆記本),二個三位一體機,一台激光打印機,一台一拖二的刻錄機,一台塑封機,錢幣及衣物數目不清。

當晚七點左右,二十六處的惡警給錢世光上酷刑──老虎凳,叫其說出和他聯繫的同修,他不說,惡警們便繼續給其上老虎凳和毆打。晚上九時惡警將錢世光綁架至龔家灣洗腦班。

到洗腦班後,惡警對錢世光繼續進行摧殘,連續吊銬他十幾天,致使他的雙臂3、4個月都不能抬起。二零零五年冬天惡人又將其關入地下室(沒有暖氣和床)只讓他穿單衣單鞋,一天不給喝水,只給一個窩窩頭,大小便都在裏面,還要進行毆打。這期間他又絕食抗議二十幾天。二個月後才將他放出地下室。

二零零六年冬天,惡人又讓錢世光寫所謂的「轉化書」,他未寫。因洗腦班嚴密封鎖消息,他的家人也不能去探視他。目前迫害詳情無法得知。望知情人提供他的有關消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