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地質研究所高級工程師錢世光在團河勞教所慘遭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7月24日】2002年9月西北地質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錢世光因到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到了團河勞教所三大隊四班。錢世光拒絕放棄信仰,被惡警尹洪松關押到陰暗潮濕的水房,一直關押了三個多月。每天5:40起床,洗漱或早操後錢世光就被帶到水房,一直到深夜三點,有時四點才讓回班睡覺,每天只能睡二個多小時。白天幫教圍攻,不准打瞌睡,還要罰站。夜裏十點普教犯人尹志國(朝鮮族)來迫害錢世光:罰他站在敞開的窗戶跟前,讓冷風吹寒風凍,還經常拳打腳踢,往他脖子裏灌水。錢世光多次勸他行善積德,不要打人,否則惡有惡報;尹志國執迷不悟,依然行惡,最後遭惡報,身體越來越不行,全身都是病。

由於長期罰站,錢世光的小腿和腳一直浮腫。惡警尹洪松唆使壞人徐明華和何義對錢世光拳打腳踢,把裝滿水的雪碧瓶放在窗外夜裏冷凍,白天往他脖子裏灌。2002年12月中旬的一個早晨,錢世光在廣場上高喊「法輪大法好!」惡警和壞人將他拖到烏棚背後,把他按倒在地,拳打腳踢。打完後惡警尹洪松又叫惡人徐明華往錢世光脖子裏灌水,內衣內褲都濕了,折磨完後有將他關押到了水房,不許換乾衣服。2002年冬天一場大雪後的夜裏,惡警尹洪松叫一惡警和壞人尹志國、何義把錢世光拖到外面,按到地上,扒光衣服,兩個壞人抓起地上的雪團往他身上擦,灌水,折磨完後有把他關押進水房,錢世光凍得直打哆嗦。

2003年3月底三大隊專門辦洗腦班迫害錢世光和其他幾個學員。教育科惡警姜XX(科長)親自坐陣,他多次威脅錢世光:你必須轉化。一天姜XX拿李老師的像叫錢世光撕,被拒絕後,姜氣急敗壞的打了錢世光幾個嘴巴。惡警尹洪松和周XX(四班班主任)親自動手把錢世光塞到床底下,連身都翻不過來,躺著還要他拔軍姿,頭露在鐵床外,盯著天花板,不准丟盹,不准上廁所,小便憋不住尿到褲子裏滲到地面上,惡人又往他身邊潑水,整天罰他躺在床底下的尿水裏泡著,夜裏也不讓上廁所。由於長時間憋尿,錢世光身體出現嚴重不適。

在惡警尹洪松教唆下,壞人宋喬、魏紅濤狠踩錢世光的手、腳,用腳踢胸部和腹部,騎在他的脖子上,把他的頭往下壓,壓得他喘不過氣來,小拇指和腳趾甲下被踩出了血,腳趾甲下的黑紫色血斑十個月後才消失;他們把擦地布塞到他的嘴裏,用掃把的硬塑料刷子狠扎他的臉,用蠅拍(鐵絲做的)狠抽他的臉,還往嘴裏塞。一天夜裏罰錢世光拔軍姿,因腿疼的厲害,他坐到了地上,邪惡將他拖出宿舍,拖過樓道,拖進水房,兩個嘴巴打得他鼻嘴流血,緊接著一盆涼水潑在了他的身上。

4月底,錢世光絕食抗議惡警的迫害將近50天,身體極端虛弱,惡警尹洪松叫幾個壞人強行架著他跑早操,小腿、腳都擦在了地面上。在他絕食期間,邪惡對他進行野蠻灌食,把管子插到胃後又故意拔出來,拔到喉嚨處再用力往下搗,來回上下搗;有時拔出鼻孔重新插,在本來就很稀的玉米粥裏加自來水,給他多灌水,不讓上廁所。之後邪惡又把他送到攻堅班繼續迫害,壞人用鞋底打他的頭、腿和手,或在他的胸、背、腿等部位練拳擊,每天早晨5點起床開始,一直要迫害到晚上十二點,直到「非典」期間,攻堅班解散。

2003年8月初錢世光被送到了集訓大隊。集訓大隊裏,惡警每轉化一個長期不轉化的大法學員,上級獎勵5千元現金。為了得到這筆獎金,惡警王大天天給普教施加壓力,迫使這些壞人加大力度迫害法輪功學員。整天體罰坐軍姿,兩腿中間夾一紙條,不准動,不准靠,不准打盹。壞人喬波擰錢世光的腿、身體側面、腰背,擰的青一塊紫一塊,用手擠他的腰和腹部;另一壞人狠狠的打他。每天從凌晨五點一直折磨到深夜十二點,後來到三點。一次大隊某惡警叫夜裏三點接班的普教彈錢世光的頭,不讓他睡覺,該普教尚有人性,實在難以下手。最後增派了8個普教三班倒,在一個暗室裏折磨錢世光,三天三夜不讓睡覺,一丟盹就打,也不讓上廁所,小便尿到褲子裏。伙食上更是虐待,每頓只有一小塊窩頭,有時是發霉的。由於惡警操縱壞人長期慘無人性的迫害,2003年底錢世光經北京大興區團河勞教醫院確診為腰椎盤突出,腰椎骨質結核,團河勞教所怕承擔責任,讓錢世光保外就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