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鄉之行勸「三退」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九日】自從師父叫我們做好三件事之日起,我就有一個願望:回家鄉講真相救世人。因為各方面的干擾很大,這個願望一直沒有實現。

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份我準備了一箱資料和一些護身符,準備回老家。沒想到老家來了幾個親戚,家人和親戚都不讓我現在回去。我就給這幾個親戚講真相,剛一開口,他們便說:姐姐,你千萬不能回家鄉。咱們家鄉的人根本不知道「法輪功」真相,天天廣播舉報一個「法輪功」有多少獎勵。我說:不怕。他說:你不怕,我們怕,別人怕,你要是講「法輪功」誰也不敢讓你進他(她)們家,怕你連累人家。

二零零五年幾次想回去,由於各種干擾都沒能實現。後來我冷靜下來向內找,問題出在哪裏,為甚麼不說回去甚麼事都沒有,一說回去就這麼多干擾。最後我發現還是法學的不紮實。發正念時經常心不靜,沒有清理好自己空間場範圍內不好的因素。找到問題後我就抓緊一切時間背《轉法輪》。我發現背法越背越想背,有時整個大腦被法灌滿了,整個身都被法籠罩著,那種感覺用語言難以表達。現在我正在背第三遍《轉法輪》,無論走路還是騎車我都在背法。

我思想中容進了大法,不好的因素少了。我心裏一直想著既然是我的親戚,朋友,街坊鄰居,和我都是有緣人,我要排除一切干擾救度他們。我排除了家人阻止我回鄉的干擾,並請師尊加持,徹底解體干擾我講真相的一切邪惡因素,解體阻礙世人聽真相的一切邪惡,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發正念半小時。感覺整個宇宙中甚麼都沒有了,只有我自己的身體,我知道這是師尊在幫助我清理。

回到家鄉,我時刻發正念清理我所到之處的一切邪惡。就這樣在家住了九天,順利的勸八十二人退出邪黨。

我有一個同學和我同歲,她信耶穌。我問她:你知道人類大災難嗎?她說:知道,我又問:為甚麼有災難?怎樣躲過災難?她說:不知道。我就開始給她講邪黨在歷史上對「神佛」犯下的滔天大罪。從文化大革命、六四學潮講到「法輪功」,講邪黨對真、善、忍的迫害。現在神、佛要清算它,老帳新帳一起算,所以才有災難。退出黨、團、隊才能保平安。她說你要不說,我還真不知道,那你給我退出團員吧。我又說等你愛人回來我也給他講一講,讓他也退出。她忙說:你可別和他講,他是黨員,又是團支部書記,還是工會副主席,我和他講過耶穌和神,他根本就不相信有神存在,和他一說就發火,他甚麼都不信只信共產黨,你還是別找難看了。臨走時我說哪一天我來給他好好「洗洗腦」。

就這樣第三天下午五點鐘,我發著正念又去了她家,他還沒下班,我等了半個鐘頭他回來了。問我甚麼時候回來的?他留我在家吃飯。我還去買了菜。這樣,我從文化大革命、六四講到「法輪功」,講共產惡黨反對真、善、忍,迫害法輪功、講《九評共產黨》。講共產黨貪污腐敗,行賄受賄,無惡不做,罪惡滔天。現在天要滅中共,誰也阻擋不了。就像人一樣生老病死,誰也左右不了。當天滅種中共時,誰入過它的黨、團、隊,誰就和它一起滅頂。趕快退出惡黨保平安。我又舉「天安門自焚」偽案中的破綻和疑點。他連連點頭說:對,對,對。我又講了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家庭和睦等等,講了很多很多,一連講了兩個多小時。最後他問:我退出共產黨一切組織,我的工作怎麼辦?我說:你在工作中儘量去維護「法輪功」。他說:行。我送他一張護身卡,讓他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將來一定會得福報。就這樣,一個看似惡黨的堅定分子,兩小時就與惡黨決裂,得救了。

第二天,我和這位同學一起去了她妹妹家。一進門我同學就說:今天讓你姐(指我)給你們好好講一講「法輪功」。你們在家愛罵人,講一講真、善、忍的法理。我就開始講善惡有報是天理,罵人要遭惡報,舉了很多例子。她們問:姐姐,你說的都是真的?我說:絕對沒有假。她們都說以後一定按照「真善忍」做人。我又講共產惡黨對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神要滅中共,快退出它的一切組織保平安。她們都高興的退了。

還有一天下午,我嬸嬸在家做飯,我趁著這工夫去她家講真相。我叔、嬸和妹妹都在家。我開門見山的講真相,他們都明白了。最後都三退了。我嬸說你有時間也給我的兒子、媳婦和孫子也講講吧!讓他們也退出保平安,我說行。後來她的兒子、媳婦、孫子也退了。

一般給大人講了以後,我說給孩子也講一講。他們都會說,孩子小理解不了。其實是怕他們到處亂說給自己帶來危險。我說:不怕,咱們大人平安了,也得讓孩子平安吧。我問孩子入過少先隊嗎?上幾年級了?入團沒有?他們都會說:我入隊了,我入團了。我說:共產黨給你們打上了一個記號,你們看不到。他們會問為甚麼打記號呢?我說:因為你入了它的組織就是它的人了,所以才給你們打記號呀。現在共產黨壞了,神要滅它。誰有它的記號,就要消滅誰。要想保平安必須退出它的一切組織,和它劃清界線。這時孩子們都會說:我退我退……。然後告訴他們在學校裏升國旗時或舉行甚麼儀式時,要在心裏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都爽快答應了。

在講真相中,只要見到人,心裏有一念我要救他(她),師父就會給我能量和智慧,效果都比較好。就這樣在師尊的加持和大法的威力下,我順利的退出黨、團、隊八十二人。在這期間,一有干擾我就發正念清理。總之,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能接受。也有不接受的,說:你講的再好,掙不到錢不能買東西。還說胳膊扭不過大腿,光棍不吃眼前虧,黨叫幹啥就幹啥。還得想辦法多掙錢才是實實在在的。我這樣苦口婆心的講,他們還是不接受。有時真為他們的迷失感到可憐。

至今,經我「三退」的有三百多人。我知道這一切都是來源於大法的威力和師尊的加持,因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我知道自己修的不好,比起做得好地同修我還有很大差距。今後一定勇猛精進,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圓滿隨師返回家園!

謝謝師尊!謝謝各位同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