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專修大法弟子的修煉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三日】我在宗教修十三年,出家在大名山、小廟庵堂,由於宗教末法,無法修行,只有保守清規戒律而已。心性也得不到提高,本體也得不到轉變,也就導致體弱多病,甚至於生活不能自理。一九九七年九月有緣得到寶書《轉法輪》,從此以後,我的人生道路也就改變了。那時,我學法不深,對法理解不高,也就把法當作保護傘。以為得到大法,就一切得到保障,體質一切正常,也就沾沾自喜。沒有把法當作第一位,而是保護自己第一。

我是一個掉隊的弟子,也摔過跟頭。雖然沒有離開法,但做的不夠好。我性格內向,膽小,怕見生人。七二零以後,所有的心都暴露出來了,怕心、私心也就出來了,也不敢講真相。經過同修多次提醒、幫助,我才走出來做點真相資料,三退也只做少量的。儘管我做的不夠好,因我是專修弟子,很少與其他同修在一起講真相,多數是我一個人。但每次做時,因我眼睛近視,都得到師父的加持。有一次,很早送真相資料,有一步六、七寸高的台階,因我沒看清楚,一步踏下去一閃,等我回頭再踏上這一步,我當時一驚,感覺那一步怎麼平安踏下來的呢?要不是師父看護我,就是在白天如不注意走,也會跌下去了。

我學大法後,已經離開原來的庵堂了。七二零迫害以後,也沒有回到原來的庵堂。因為所有的寺院都被邪惡、惡黨佔據、破壞了,我也就沒有固定的地方住了。二零零零年被非法拘留半年,二零零一年被干擾,兄嫂家不能去,原來的庵堂也不能回去,就在外地雲遊,過著風餐露宿的生活。在這期間,我膽小,手裏也沒有資料,就用小孩吃的食品袋,翻過來用筆寫上小標語,用小棒穿插在過路亭裏牆壁上或用繩子掛在樹枝上。有幾次風險都在師父的點化下,離開風險之地。我一人云遊,風餐露宿也不怕,只感到師父時刻在我身邊。有一次晚上在窯洞裏睡,也是有風險,在師父點化下離開,我似醒非醒,聽到有一句聲音:好好修。

在這腥風血雨的幾年中,在中國大陸專修弟子也不少,每次只看到常人中的大法弟子,借明慧寶地投稿、切磋,未曾看到專修弟子的文章,我文化不高,又怕寫不好,修的也不好。有同修講,我們不管做的怎樣,也應該寫這幾年做了一切,我們每個人只要在大法中修,不管做得怎樣,都有神奇感,同時你在寫的過程中也暴露出許多不好的心。

我這幾年沒有固定的地方住,住的廟也不少。不知道其他專修弟子是怎樣走過這幾年的。在寺院中要上殿念經,不知道專修的弟子是怎樣做的呢?我有時與其他宗教的弟子住在一起,早晚也上殿。有時他們大聲念經,我就小聲念《論語》。有時我一個人住一座小廟,也沒有上殿念經,只是早晚燒香,也沒有供師父法像(因當時在寺院公開師父法像還不具備條件)。干擾也很大,住了一年就離開了。我最近又接一座小廟,內有三尊偶像,一尊是佛教的羅漢像,另二尊不是佛教中的像。剛住進第一夜,我也請師父的法身給這廟裏的像開光,干擾很大,一夜也不能入睡,也害怕。第二天與本地同修切磋,同修講,請師尊幫助清理,沒有事的。我回到廟裏,請一位老人給我陪伴。用水在像身上寫上一個「滅」,能燒的都燒掉了,並請師尊幫我清理掉一切不正的因素。以後也不怕,也能入睡了。再請師尊法身給這三尊像開光。我請師尊法身開光是這樣想的,請師尊給開一下光,能開光的就開光,不能開光的就請師尊清理。我這樣做,也不知道對錯?

我現在早晚上殿敲法器念「經」是這樣做的(廟裏只有小鐘鼓、木魚、磬):起鼓念「若人有了知,三生一切佛」,我就改念:「法輪大法好」。二遍也是十個字,三陣鼓。起魚也是念「法輪大法好」。(遍三陣魚)起腔念「法輪大法是正法」(三遍)接念《洪吟》〈再度〉(一遍),再接念《論語》(三遍或九遍)偈子念:《洪吟》〈再度〉、《洪吟(二)》〈洪劫〉。

還有燒香的問題,常人中的大法弟子有條件的可以直接給師尊上香,而我們專修弟子是每天對著偶像燒香的。我每天燒香時是這樣想的,燒香時念:李洪志師尊(三遍),再默念《洪吟(二)》〈佛法無邊〉、〈鐘樓〉、〈鼓樓〉。

另外說一件事,我們本地幾位同修,開始向本地人洪法講真相,人們都不聽真相,多數人跑廟燒香。這幾位同修悟到,人們不聽真相,跑廟燒香,決對與這些廟有關係,晚上就到附近廟上發正念清理。在廟裏清理時,有時聽到一聲巨響,又沒有看到東西,有時看到黑濃煙一滾。他們清理以後,做夢看到廟裏的偶像,小的偶像倒下死了,大的偶像沒有死,但不能動,只能兩眼一眨一眨的。再向人們講真相,人們就容易接受。以前經常上廟燒香的人,以後也不跑廟了,有的人把念佛珠也燒掉了,就念「法輪大法好」,有的走上修煉的路了。

但有的同修有不同認識,認為不能這樣做,理由是,師尊在《轉法輪》開光中講:「過去叫作地上佛、地上道的,比較少,可現在特別多。它做壞事的時候,上邊也要殺它,一殺它就跑到佛像上去了。常人這個理,一般的大覺者是不輕易動的,越高的覺者越不破壞常人的理,一點不動,總不能突然間一個雷把佛像擊碎了,他不幹這個事,所以它跑到佛像上去就不管了。殺它它知道,它就跑。所以你看的觀音菩薩是觀音菩薩嗎?你看的佛是佛嗎?很難說的。」

我寫出來的目地,是想同修們能給予指正補充,更希望專修大法弟子們能把你們證實大法的修煉經歷借明慧寶地交流一下,使我們有個共同提高。

現在特別是農村,幾乎每一村都有一座小廟,並且多數是帶有附體的人維修廟,人們都到廟裏燒香,求錢發財、求名求利,越求它,它就越控制人,人們拜的、求的都是壞的東西、可怕的東西,人們也不知道。它就阻礙人們了解真相,對大法弟子講真相也就帶來了難度。我建議有條件的同修把你們附近村莊的廟,都應該發正念清理,這樣對我們講真相也會帶來順利,也能救更多的眾生。

現在佛教中的僧人多數不講實修,就是真修的也得不到真傳,也很難修。但他們都知道,現在佛教中的法度不了人,只有等待彌勒佛或法輪聖王下世度人,弟子們才能修成正果。經書中都有記載。並且他們早晚上殿,都要念上幾句:請轉法輪、請佛住世。早上念:《普賢菩薩十大願王》「六者請轉法輪、七者請佛住世。」晚上念《懺悔文》「轉於無上妙法輪」、「請佛住世轉法輪」。初一、十五早上念:「佛日增輝,法輪常轉」,實際上也是為了今天大法開傳而請的。就是他們不知道,為甚麼要請轉法輪、請佛住世呢?

我寫出這些就是向僧人或有文化的居士講真相時,就要帶有預言中講的彌勒佛或法輪聖王下世度人的記載,這樣的內容他們就容易接受。我與宗教中的弟子講真相,就講法輪聖王、彌勒佛下世度人的關係。有位女居士,她經常跑廟,看到廟裏就是講錢,好像錢就是換功德,就是能上天似的謊話。她老伴有文化,她倆也看了很多宗教中的書,都提到彌勒佛、法輪聖王下世度人等之說。她老伴也不讓她跑廟了,說:「廟裏現在不講修行了,也度不了人,就是講錢呢。」後來她與我有緣見面了,我就講宗教法末,很難修行了。都盼著彌勒佛下世了。其實彌勒佛已經下世了。我又講法輪功與法輪聖王、彌勒佛的關係,她馬上就接受了,學功了,連她的家人也走上修煉的路了。

我有時與其它宗教中的弟子講:佛教徒為甚麼早請法輪,晚請法輪,請佛住世呢?有的悟性好,說:那不就是法輪功嗎?也有的說:不知道為甚麼請轉法輪?我就講:佛教徒早請法輪,晚請法輪,我們生生世世不知請了多少世了。現在大法開傳,正轉大法輪,我們還不認識法輪。有的人甚至聽信謊言欺騙,還在誹謗法輪呢!也有悟性好的人,我拿帶有法輪聖王、彌勒佛下世傳三字真經等預言給他們看時,一看就說:這預言寫得真好,現在佛教確實度不了人了。

有位男居士看過預言,說好,我就將師尊的《洪吟》中詩,針對他能接受的,抄給他看。他看後說,這詩寫得真好。我說這是我師父寫的詩,還有好多呢!他又問我要書看,我沒有這類書,他又說,你能抄下來給我看嗎?我就將《洪吟》全都抄給他看。他看後過三天,說:你師父寫的詩都好,太好太好了。有經書請嗎?主要是看經書呢,我說有書請,有好多書呢,主要的有一本。他說,我就要請主要的那一本書。過幾天,我把《轉法輪》給他。他說,我要把這本預言帶回家救我家鄉人呢,這本《轉法輪》暫時我自己看,我還要上廟來的。過了十幾天,他又來到廟上,很高興的說:我把預言給我家鄉人看了,他們都說好,經書(《轉法輪》)我自己在看。他笑著說:將來就是法輪大法了。他在廟上又住了一月有餘才回去。

我看他一切觀念、言談舉止都改變了,都帶有大法的言詞、風味,講修心性、忍、不失不得等等。他跟我講,某某師(指我),我以前也去上殿念經,看他們(僧人)都這樣,也沒有意思了。我都不願意跟他們一起上殿了。我就修法輪大法了。他說,我家鄉也有學大法的。有一位年紀跟他一樣的,為了學大法,被非法關押好長時間了,出來後還是很堅定呢。這位男居士住到六月十九日後就回去了。

還有一次,我到一座中型寺院,是個道場,在山區,離縣城很近。他們那裏年前就沒有下雨,一直到我年後農曆三月下旬來到這座廟還沒有下雨,池塘結底,洗衣、吃水都很困難,吃水從山下往上挑。我去了以後,問他們僧人接到過法輪功真相資料嗎?他們說從來沒有見過這類東西。我帶了幾本預言,因怕心重,不敢給他們看。我就求師尊,我來到這裏為甚麼?我流著眼淚求師尊幫我,我就拿一本預言給他們看,天就下了一場雨。過一段時間,又拿第二本預言給他們看,又下了一場雨。我還沒有注意到。又過一段時間,我拿第三本預言書給一位普通的老頭子,當時他一人在菜地鋤草,我偷偷給他,讓他看完後還給我。他說為甚麼?我說你看了就知道。他說晴天我沒時間看,等下雨或晚上看。第二天又下了一天雨。他看完了,等沒人看見時,他雙手向我合十,說,我看完了還給你。這預言寫得真對、真好。彌勒佛傳的三字經不知是哪三字真言(因他年紀大,沒能理解「真善忍」這三個字)。等沒人時,我將護身符給他,說,你看清這九個字,「真善忍」就是三字真言,他又向我雙手合十。他還給我預言時說,今天下雨,上午我就看完了。我才想起,此地久旱未雨,我拿了三次預言給他們看,就下了三場雨。這是大法給他們帶來了福份,他們還不知道呢。

後來我又把師父的《洪吟》、《論語》又抄給他看。他禮拜謝謝我,說:感謝某某師千里迢迢為我傳經送寶。我也確實是千里之外來的。

我修得不好,文化、層次有限,請同修們慈悲指正。還望專修的同修們投稿交流,共同提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