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經常過同種「病業」關的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十二日】我是九九年後得法的年輕弟子。得法前我每個月要靠吃藥才能來例假,來幾天後又必須靠吃藥才能停止。修煉後不用靠藥物來控制了。可後來我一直在這種「病業」中痛苦的煎熬著,而且經常來勢洶洶──子宮出血。

為甚麼這個「病業」總來?通過這次過關,我悟到是根本的執著沒有去掉,所以它才會總來。在表面看來,「病業」與本人根本的執著也許沒有直接的關聯,所以在向內找時容易忽視,甚至不想承認是根本的執著沒去而造成這種狀態的持續。在初得法過這個「病業」關時,堅信自己沒病是在消業,承受些日子就過去了。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當這個「病業」又來時,通過學法向內找,悟到了是三件事沒做好,當把沒做好的補上後,很快也就過去了。而現在三件事都在做,可這「病業」還是會來。我悟到是因為正法到了最後,法對我們的心性要求高了,我們和自己的過去相比,肯定也是在更高的層次上了,所以再用以往的標準要求自己也就不行了。而且舊勢力也會鑽空子迫害的。

我們有些同修到現在可能都不知道怎麼去找自己的根本執著。我也曾被這個問題困擾了許久。有同修說:我是「情」放不下。有同修說:我是「私」放不下。肯定找的不錯。可是怎麼去?「情」和「私」像是一灘爛泥無從下手。我們應該有針對性的去一個較為具體的執著心。比如我這次過關,到後來我連在師父像前求師父的勁都沒了(大出血好幾日)。當我找到了執著,思想中跟師父說:「師父我錯了。」瞬間我感到體內有血了,也可以站住了,同時眼淚「刷」的流了出來,好像一秒鐘都沒用。在那一刻我知道了甚麼叫「嚴肅」。

我的執著是與婆婆的關係。修煉前我甚至是恨她,總覺的她對不起我,不管我有甚麼難處,十幾年她從沒管過,特別是坐月子。現在我修煉了就該對她好了?太虧了。表面上與她和睦相處,心裏想:反正你別想從我這裏得到甚麼,湊合過去算了。其實是把這顆「恨」心藏起來了,是想「欺騙」師父,打擦邊球。這麼壞的心能不被舊勢力鑽空子嗎?這是真修嗎?想掩蓋著這種執著心等待正法的結束嗎?!正法結束了,帶著這種強烈的執著能圓滿嗎?

我悟到根本的執著就是修煉前就很在意的、修煉後也不想真正去掉極力掩蓋的心,這顆導致自己不能真心修煉、導致自己不願意從本質上改變自己的心。

層次有限,不知是否能給「病業」中的同修一點啟發。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