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在病業中的同修切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二月七日】二零零一年,我患了絕症晚期,被醫院判了死刑。後來在同修的幫助引導下,修煉了法輪大法。慈悲偉大的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不治之症竟神奇的痊癒了。我所在地區的常人,包括給我看過病的醫生都覺的很神奇、不可思議。

幾年來,在修煉路上,我一步一個跟頭的走了過來,也被邪惡多次迫害,在本地區屬於掛上號的。由於邪惡嚴重迫害,加上平時隱藏很深的、自己一直沒有察覺的執著心,就在最近我的身體出現了嚴重的病態,又一次經歷了生與死的考驗。在生不如死的劇痛中,我選擇了對師尊對大法的堅信,偉大的師尊再一次慈悲於我,我又從新站了起來,投身到正法洪流中。我要衝破一切障礙,與同修共同切磋,一起見證師父的偉大,正念的威力,大法的神奇。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六號下午三點左右,我睡下有半個小時,突然感到肚子痛的奇怪,掙扎了好一會才坐起來,接著發現右臂完全抬不起來,左側腹部痛得簡直撕心裂肺,覺的右臂至肚子好像被釘進一大節鋼筋棍一樣,疼的汗水浸透了內衣,我簡直要停止呼吸了。兒子、媳婦跑到我臥室,看見我疼的樣子,驚恐萬分,不知如何是好,老伴兒急得團團轉,嘴裏一個勁喊:「咋辦?咋辦?」

看著我痛苦的樣子,兒子要打「一二零」,我想說一聲「不要打」都說不出,費了很大勁,輕輕擺擺手,表示不要打。我心裏一聲又一聲的喊:「師父救我,師父救我。」我心中明白這是黑手爛鬼鑽空子迫害我,想取我性命,自己一定要頭腦清醒,主意識強,請師父加持保護,同時我發正念鏟除這個迫害我肉身的邪靈爛鬼。

師父的話在我腦中閃現:「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我在老伴和兒子的幫助下,起來發正念,右手抬不起就用左手立掌。剛開始的幾分鐘疼痛難忍,覺的一分鐘時間很長,幾分鐘過後疼痛減輕。可我的手一放下來馬上又是一陣劇痛,我又立即立掌,疼痛又立刻減輕,雖然腿又酸又痛,但仍然堅持發正念,就這樣堅持到夜裏一點鐘,右臂完全不疼了,可肚子仍然疼痛不止,我一會躺下,一會坐起發正念。這樣反覆多次,一夜未眠。

第二天早晨,我準備起床煉功,覺的腿軟綿綿的像踩在棉花上一樣,按著肚子洗臉時,看到鏡子中的我在一夜間兩隻眼睛陷下很深很深。我發正念不停,飯茶未進三、四天。老伴和兒子都急了,打電話和在外地工作的女兒商量要我到省城大醫院看病。尤其老伴憂心忡忡,背著我給孩子們下命令:必須想盡一切辦法動員你媽去看病。

我拿定主意不去醫院,心想見到女兒再說,因為平時女兒最相信大法,她會替我說話的。所以我就跟著兒子來到省城。見到女兒,沒等我開口,她就問上哪個醫院?我平心靜氣的說:「你們不要硬逼我去醫院,這幾年走上修煉的路,我的一切都是由師父安排的,平時你們都知道大法好也支持我,今天咋就逼我去醫院呢?」我話音剛落,女兒一反常態的說:「你說師父管著你,你肚子疼了幾天了,這麼死去活來的,師父怎麼不給你治?你這麼個疼法全家人都快急死了,媽!咱們先檢查了再說。」

我沒吱聲,對女兒的話若有所思。我想起二零零一年醫生說過,我得這種病即便做手術,復發率是百分之百,最後也是在肚子劇痛中要命的。畢竟得過大病,當年醫生的這番話經常在我腦子中閃現,揮之不去。慈悲偉大的師尊替我承受了全部,可我老是疑神疑鬼的,只要肚子稍微不舒服,就疑心病會復發。這個執著在我心中一直未去。幾天來,正念沒少發,嘴在不停的背著法,為甚麼不好呢?我靜下心來向內找。

師父在《轉法輪》中講過:「他那個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覺的那個狀態還存在,他認為還有,這已經是一種執著心了,叫疑心。」我這顆執著的心長期不去,根本沒有意識到它的危險性竟渾然不覺,招此一難。

師尊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告誡我們:「我告訴大家了,各種的邪惡的因素都會鑽大法弟子還有執著的一時意識不到的常人心的空子。那麼當前最大的、最明顯的干擾就是惡黨邪靈所起的作用。特別是現在,在其它邪惡被銷毀的沒甚麼了的情況下,明顯表現就是那些惡黨的邪惡因素在起作用。目前的各種干擾與迫害就是這個原因,所以要嚴肅的對待、清除它。」師父已講的很明白了,只是自己沒悟到。

我找到了執著的根源,覺的邪惡正虎視眈眈的盯著自己,能不能在生死考驗面前真正去掉執著,能不能做到堅信師父堅信法,如能真信,正悟,邪惡會自滅。想到這兒,我正念十足,對孩子們說:「你們對我的孝順,我很感激,但是想一想真是那種病的話,有甚麼用?醫院能治好嗎?醫院我是不去的,我就相信大法,相信師父會管我。肚子疼幾天沒好,肯定是我做的不好,給了邪惡迫害的理由。我要修去執著心,多發正念鏟除邪惡,會好的。再說每個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的法身保護,師父會管我的。」

我堅持不去醫院的態度使孩子們覺的很無奈,一時間都沉默下來。幾分鐘後我覺的很想吃東西,肚子也不疼了,能直起腰了,有一種很飢餓的感覺。叫女兒快買飯去。女兒不相信:「這麼幾分鐘就好了?你是不是怕叫你去醫院,裝樣子給我們看。剛才還按肚子喊疼呢!」我說:「啥也別說了,快弄吃的。」這頓飯我吃的很香,吃的也不少,孩子們又是高興又是驚訝。兒子說:「你們法輪功太神奇了!」我趁機給孩子們洪法。我精神也好了,第二天和孩子們轉了大商場。也不覺的累。

我沒有往明慧寫過稿,覺的文化低,做的不好無顏面對師父,看到特刊上同修們的心得交流,覺的自己太渺小,但作為大法弟子,我有責任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寫出來與在病業中的同修交流切磋。一起見證師尊的偉大,正念的威力,大法的神奇。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