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弟子小浩的修煉故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四日】

學法

小浩今年該十週歲了。他從小由於扁桃體大,感冒發燒是常事,伴隨著的就是每年住醫院、打點滴。

小浩爸爸是大法弟子,小浩媽媽、姥姥、姥爺不修煉。1999年「7.20」之前,他們都覺得大法很好;之後,由於邪惡的迫害和造謠機器鋪天蓋地的謊言誣陷,他們被矇蔽了。小浩很小時,爸爸就把他抱在懷裏念法給他聽,有時他聽著聽著就會情不自禁的笑。隨著邪惡對大法的迫害,不斷的造謠誣蔑大法。小浩媽媽就不讓爸爸給他讀法了。

大約在2003年12月末的一天晚上,爸爸做了一個夢,夢見爸爸領著小浩去看病,看完病出來,爸爸把藥扔了。這時天正下著大雨。爸爸騎著自行車帶著小浩往家裏走,走著走著沒有路了,在雨水浸透的田地裏艱難的騎著,有幾次險些摔倒,最後終於到了柏油路上。這時夢醒了,爸爸悟到應該教孩子學法了。

小浩的爸爸在野外工作,每次出野外要等七、八天或十天、半個月才能回家休息幾天。爸爸教小浩學法也就在休息日,還得在小浩媽媽不在家時才能教。這樣爸爸就抽小浩每天中午放學和下午上學媽媽不在家這段時間裏和小浩一起學法,兩天能學一講。由爸爸念、小浩拿著書看,十多天下來就能把《轉法輪》學一遍。在學法時,小浩看到從自己身體長出一根大柱子向上長,像電梯一樣快向上長,看不到頭。他看法時從一行的頭看到尾時,他發現腦袋扭到這邊看法時,從那邊又長出一個腦袋來也在學法。後來小浩學法一事被小浩姥姥知道了,小浩被接到姥姥家,爸爸就沒有機會教小浩學法了。

過了2004年農曆新年,小浩媽媽、姥姥、姥爺他們放鬆了對小浩的看管,在這期間小浩被姥爺灌輸了一些邪的東西,也不想學法了。

2004年3月28日晚。小浩在要睡覺時,躺在床上感覺渾身上下像一個火球一樣熱,但不發燒。之後就發現在眼前有一個方形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他,爸爸告訴他這就是自己的真眼。3月29日中午爸爸對他說:跟爸爸一起學法吧。小浩答應了。

這樣父子倆又從第一講開始學,學到「氣功就是修煉」,下午上學的時間到了。出門前小浩對爸爸說:爸爸我看見流星了。爸爸問:哪有流星?小浩在爸爸眼前比劃著說:我看見太陽了,哇,大佛。

小浩告訴爸爸大佛旁邊還有一些佛,最大的佛最像咱們的老師。光著腳坐在蓮花上,光彩萬千,非常壯觀。

2004年4月1日中午放學回家,在上到4樓半時(小浩家住五樓),小浩說:爸爸,我看見有一個人從我身體裏出來,和我長的一樣,一下就蹦到5樓上去了。爸爸告訴他:那個人可能是你的一個副元神。進屋脫鞋時,小浩說那個人已經坐在沙發上了。中午父子倆照常學法。下午上學剛出門,小浩對著牆揮揮手,對著樓梯揮揮手,出了單元門對著鐵柵欄也揮揮手。爸爸問:你幹甚麼泥?小浩:它們都衝著我微笑呢。

小浩爸爸想:這下可通過小浩天目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向小浩媽媽、姥姥、姥爺洪法,好使他們明白真相得救。結果剛提了個頭,小浩媽媽就說:你是不是又教孩子煉功了?問小浩,小浩不吱聲。小浩媽媽說不吱聲一定是教了,明天不用你接孩子了。這樣小浩和爸爸就被小浩媽媽隔離了。爸爸把小浩看到另外空間跟小浩姥姥、姥爺說,姥姥把爸爸一頓罵,說看見了也不許煉;姥爺則說是幻覺。小浩膽小,媽媽不讓他跟爸爸煉,姥姥、姥爺則說煉功將來上大學都得受影響,他就不敢煉了。

2004年4月8日,小浩媽媽上早班去了。爸爸對小浩說:你媽媽、姥姥、姥爺他們不讓你煉功是在造業,如果你聽他們的話真的不煉了,他們的罪也就更大了。小浩明白了,說還要修煉。吃完早飯還有20分鐘到上學時間,爸爸說教你一首《洪吟》裏的詩吧,小浩則說要學法。這樣,爸爸和小浩一起學法,學到第三講的「佛家功與佛教」一節,小浩要出門上學時對爸爸說:我一閉上眼睛就看見一個大佛,大大的耳朵,臉長的和我一模一樣。爸爸告訴小浩:那可能是你從天上下來前的形像。小浩還說他腦袋上有一個光圈,他還以為太陽怎麼跑到腦袋上了呢。

上學路上小浩說:我左邊太陽穴往裏抽,右邊也往裏抽,腦袋上也往裏抽。爸爸說:對修煉人來說這都是好事。

走了一會兒小浩又說:爸爸我肚子一漲一漲的,像有個大雞蛋一樣一上一下的。爸爸回答:是好事。

又走了一會兒小浩又說:嚇了我一跳,原來是個小孩兒。爸爸沒有聽明白說:甚麼小孩兒?小浩:我肚子裏邊有個小孩啊。爸爸非常激動:那是你的元嬰,就是佛體呀!爸爸還告訴小浩修出元嬰的事不能跟任何人講。

後來小浩媽對小浩和爸爸一起學法有所警覺,對小浩看的更嚴了,小浩把他看到的講給媽媽聽,媽媽說:兒子,那是你想像的,你的想像力太豐富了。小浩爸爸不說則已,一說小浩媽媽就歇斯底里的喊,甚麼也聽不進去。小浩爸爸只能先發正念清理干擾。

小浩發正念

2004年3月29日小浩初次發正念,清除了一些人不人鬼不鬼的邪惡生命。

2004年4月3日因小浩媽在家,小浩不敢發正念。爸爸發正念,小浩見到無數的邪惡生命被清除。有一個像阿彌陀佛樣子的神拿著一個大蛋糕給爸爸吃,爸爸沒有吃,他也沒吃(副元神告訴他蛋糕是鹹的,小浩口輕),結果被一個小妖吃了。小妖吃完就炸了,阿彌陀佛就變成了大魔頭。後來來了一個真的阿彌陀佛幫助爸爸除惡。爸爸告訴小浩:除了師父,誰給的東西都不能要。

正念抵制戴紅領巾

小浩從上一年級時就戴上紅領巾。剛開始能戴上紅領巾覺得很榮耀,沒戴幾天,小浩就對爸爸說:戴著紅領巾糊在脖子上可難受了。後來師父發表了《再轉輪》,小浩讓爸爸在網上聲明退出少先隊。從此不戴紅領巾。他們老師對戴紅領巾要求很嚴,不戴被老師發現就罰到國旗下站著。小浩膽小,沒辦法就又戴上了。一次小浩忘記戴了,上課時老師檢查,小浩坐在第一排發正念,老師愣沒看見。小浩放學回家對爸爸說:我發正念時看到頭頂一片紅。

在上音樂課時,老師用錄音機放讚揚邪黨的歌曲,小浩在下面發正念。小浩回家對爸爸說:我一遍一遍的念正法口訣「法正乾坤 邪惡全滅」,就覺得功從身體裏颼颼的往外竄,錄音機就停了,音樂老師再怎麼弄也不出聲了。

和爸爸一起出去貼真相傳單

在2004年12月24日夜晚,小浩媽媽在單位和同事們一起過平安夜不回家,小浩在家和爸爸一起學《在北美巡迴講法》。當小浩聽到師父要求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時說:我也要和你一起出去貼真相傳單。爸爸說一會兒學完法就去。這時舊勢力的干擾出現了,小浩表現出噁心、肚子疼、渾身發冷。爸爸告訴他這是舊勢力的干擾,小浩說:我今天一定要出去貼真相傳單!隨著小浩的堅定,小浩的一切不適反映都沒了。這樣父子倆從晚上9點多出去,在附近樓區,路邊都貼上了真相標語。

小浩開始煉功

在2005年小浩發正念時看到最多的是一些拿著盾牌的青蛙,都被他滅掉了。由於05年爸爸工作忙,從野外回來一次只能呆三、五天,影響了小浩的修煉。小浩停在一個層次很長時間過不去,例如一盤腿結印就感覺在肚臍附近裏邊像有一個火球在烤一樣,忍受不了。過了將近三個月才過去。

爸爸悟到小浩每次發完正念都特別疲勞可能是由於沒有煉功的原因,這樣爸爸就開始教他煉功。

一次煉靜功後,小浩說我剛才去「浪淘沙」(一個洗浴名)了,前一段時間小浩曾經和媽媽一起去「浪淘沙」玩水。爸爸說可能是你看到過去發生的事情了。

近期小浩發正念看到從歌廳或者舞廳之類的場所出來一些骷髏狀的邪惡生命,還吹著號呢,被小浩發出像激光一樣的功打碎,然後起火,最後化成水。小浩還告訴爸爸他身體外被一層金膜罩著,金膜外層發著金光,裏層發白色的光,這種狀態已經持續將近兩個月了。

(小浩天目所見為小浩口述,小浩爸爸整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