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做證:法輪大法是正法,是真理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八日】我是中國大陸的一名高校教師,同時是一名法輪大法修煉者,通過親身修煉證實了法輪大法確實是好,我覺得我應該向人們說明法輪大法的真相,使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使更多的人能夠從法輪大法中受益。

我從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到現在已有11年多了,我認真閱讀過李洪志老師寫的所有書籍和文章,聆聽過李洪志老師的講法錄音,我一直按照李老師提出的要求進行心性修煉並親身煉五套功法。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大法的七年裏,我沒有放棄對法輪大法的信仰,我與其他千千萬萬的法輪大法修煉者一樣,儘管經歷了風風雨雨,但始終堅持修煉並且始終不斷的從法輪大法中獲益。在經過那麼多年嚴肅而認真的研究、思考和實踐之後,特別是經歷了這些年如此嚴厲的考驗之後,現在我可以負責任的對大家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是真理,我可以為法輪大法做證。

我想把我的修煉經歷和我對法輪大法的思考、認識,原原本本的說出來,這也是我多年以來的最大願望,也是我最想對人們說的話。由於中共惡黨仍然在迫害法輪大法,我也仍然處在受迫害之中,因此我要請大家諒解,我暫時還不能公開我的真實身份,一旦條件允許,我會向所有的人公開我的身份的。但願我的話能對大家有所幫助。

一、為了真理苦苦尋覓

談到「真理」,可能很多人覺得:現在談真理的人、談真理的書太多了,你也談真理,他也談真理,誰都在談真理,很多書也都在談真理,哲學也好,社會科學也好,自然科學也好,各種理論也好,也都在談真理,甚至也有些人乾脆講哪有甚麼真理呀?沒有真理。談來談去,談的「真理」好像一錢不值了。現在你又在談甚麼「真理」,哪有甚麼真理呀?真理在哪呀?確實,由於各種各樣關於「真理」的學說太多了,使得人們對「真理」這一名詞已經麻木了。「真理」這一名詞已經失去了其往日崇高的內涵,人們聽到「真理」時已經不會再生起那種肅然起敬的感覺了。

我覺的我的一生都在苦苦的追尋著「真理」,經歷了很多很多的苦與樂、成與敗、榮與辱,我對於自己的所有經歷,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自己對真理的尋求。很多事情我都容易淡忘,唯有對真理的尋求過程卻總是印象深刻,我得見一點真理時的快樂要遠遠的超過其它一切的快樂,找不到真理的那種苦悶要遠遠的超過其它一切的痛苦。我無論得到了甚麼,無論處於甚麼樣的順境中,如果覺的自己沒有窺見真理,那麼我無論如何也快樂不起來;我無論失去了甚麼,無論處於甚麼樣的逆境中,如果我覺的自己知道了真理,那麼我也不會感到悲傷。很多很多事情我都已經忘記,但走過的真理求索之路卻總是那麼清晰。我的一生好像就是為尋求真理而來的。

在遇到法輪大法之前,我的人生道路表面上看是很順利的,但上下求索中又找不到真理的痛苦卻是巨大的。在修煉法輪大法之後,特別是在1999中國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大法之後,我的人生道路表面上看是曲折的,但因為得到了真理,我內心的快樂是過去任何時候都無法相比的。

我出生在中國大陸的農村,很小的時候,正好是「文化大革命」的後期,我看到人們生活的相當貧苦,缺吃少穿的,還要整天在田地裏勞作,日曬雨淋的,不但這樣,人們還不斷的吵架、打鬥,相互在折磨,痛苦不堪,我的父母經常與外人吵架,我的父母相互之間也在不斷的吵架,沒有一天安寧的日子。那時候我就想:人為甚麼會這麼苦?有甚麼辦法可以使人不這麼苦?我很想找到一些辦法解脫人的這些痛苦。這就是我有思考的開端,是我求索真理的開端,也可以說是我有清楚記憶的開端。那時的思想還是很單純,很混沌的。

上學之後,我愛上了讀書。幾乎沒有甚麼人給我壓力,說學不好要懲罰我;也幾乎沒有人給我動力,說學好了會得到甚麼。我的父母都是沒有文化的農民,他們不知道文化的價值,也從來沒想過叫我通過讀書求得甚麼光宗耀祖,他們很少過問我的學習成績。那時候的老師也很少講這些問題,即使講了,我也沒有甚麼印象,對我也沒產生甚麼影響。我從讀書中得到一種樂趣,一種充實,我感到書能回答我的很多問題,我感到讀書的快樂超過做其它任何事情。因此我凡是碰到的書都拿來讀,只可惜能找到的書實在是太少了。

由於讀了一點書,我對於自己探索的解脫人們痛苦的問題找到了第一個答案:我在少年的時候曾經認為技術和機械可以解脫人們的勞作之苦,我希望能發明適合於山間耕作的農業機械,使農民們不再受苦。後來我又發現,貪官污吏造成了極端的不平等現象,這也是造成人們生活痛苦的原因,因此我非常痛恨這些貪官污吏,決心鏟除他們。這就是我的少年時代的主要思想。

由於我是從小自己愛讀書的,因此,儘管條件有限,我在讀書期間的成績一直是非常優秀的,小學畢業後我考上了當地著名的重點中學。剛上初中不久,我在學校圖書館裏讀到一篇關於「哲學」的文章,說哲學是智慧之學,我對文中的一句話始終記憶猶新,文章說陸九淵九歲時就發出了「天地何所窮際?」的疑問,我感到好像一下子找到了知己。這使我心中更升起了追尋真理的那種渴望,我決心此後要探索哲學,獲取智慧,認識宇宙、天地、時空。這是我的一個思想新起點。我對於「真理」的探求,從此再也不可停止,而且越來越強。我首先被所謂的「馬克思主義」迷惑了,但是我感覺到它首先把物質與精神分開,然後再去論證問題,這種做法讓我心裏沒有底。我當時覺得它在這個問題上是武斷的,因為它並沒有經過論證,就下了結論,把物質與精神分開,然後就以此為前提,再去論證其它問題。我感到對這一點不能接受,並且下決心研究清楚物質與精神到底是甚麼關係。由於我的愛讀書、愛思考、愛辯論的特點,我在很早的時候就被同學看成是「理論家」。

我在讀初中時就出現了神經衰弱的症狀,嚴重的失眠。當時為了治癒神經衰弱和失眠症,我看了很多醫生,吃了很多藥,甚至找了很多偏方,但總是沒有效果。我的同桌同學是一個氣功迷,他特別喜愛武術氣功,他認為武俠小說裏寫的那些功夫都是存在的。他有很多氣功書,我有時也拿來看,當時看到有一種功法對治療失眠有益,於是我按照去練了一段時間,我感到丹田部位發熱,像有一團火在那裏燃燒似的,當時是冬天,我們是洗冷水澡的,但丹田的那團火卻始終不熄滅,直到我停止煉功一段時間以後才不見了。我當時覺得氣功真是奇妙,但沒有進一步去探索關於氣功的問題。

中學畢業後我以高分考上了一所全國著名的高等學府,在大學裏由於升學考試的壓力減輕了,教學的管制放寬了。我的讀書不限於與考試有關的書或者是與專業有關的書,幾乎是碰到的書我都要拿過來讀,在那段時間裏,我讀了很多很多各種學科的書。我從一個理論體系到另一個理論體系,從一種思考到另一種思考,但始終沒有找到自己滿意的答案。除了讀書,我還廣泛跟人接觸,包括「正統」的人,包括民運人士,也包括那些喜歡氣功、周易、神學等「迷信」人士。我與很多同齡人進行過大量的探討,也請教過很多教授、學者,但我始終感覺到思想還是很迷茫,我找不到一個可以做我老師的人,找不到一種能洞見宇宙奧秘的完美理論。

我也想通過社會實踐,通過組織一些學術活動來求取真理,我已開始感覺到中共惡黨對人思想的嚴重壓制,我進行了一些大膽的公開的理論、學術探討,組織了一些思想開放的學術活動,其實還不是反對中共惡黨和馬克思主義,只不過主張對馬克思主義進行思考和分析而已。但是我的這種做法馬上招到了公安部門和國家安全部門的迫害,它們差點把我開除,或者把我送進監牢裏去。其實我並不熱衷於權力,我那時也不認為民運能成甚麼大氣候,我一直保持著與他們的距離,我只不過是在追尋真理,追求一種可以統一哲學、社會科學和自然科學,可以完美的解釋世界上一切事物、一切現象的科學理論,也就是說,我一直在追尋著宇宙的真理。我認為無論做甚麼事,做人也好,做生意也好,做官治國也好,都必須首先明白真理是甚麼,才能做得好;如果不知道真理,那麼無論做甚麼事都必然是盲目的,很可能取不到好的結果,甚至會出現相反的結果。

我對真理的這種探討是非功利性的,這完全是出自於內心。我覺得,追尋真理是每個人內心最深處的渴望,雖然很多人表面上對「真理」已毫不在乎,但是,當他靜下來的時候,他會對很多世事感到迷茫,渴望有一個衡量對錯的標準,渴望有一個真理來指明他的行動,使他的內心得以平靜。從根本上說,每個人在內心最深處都在渴求真理,只不過不同的人沉迷於世間名利的深淺有不同而已。我對尋求真理是如此執著,一生為之受過的苦不計其數,為之而放棄了多少享樂的機會,也是難以計數,可是我也不想改變自己的這一特點,即使想去改變也改變不了,因為如果叫我不去思考真理,那麼無論給我多少財富,我也不會感到快樂,這,或許就是一種「宿命」吧?

二、我終於在法輪大法中找到了真理

我大學畢業後到一所高校從事教學工作。1993年我的一位朋友參加了李洪志大師辦的法輪功學習班,他向我簡單的介紹了一下法輪功。我當時產生了一定的興趣,但當時還沒有學,直到1995年,這位朋友給我寄來了《中國法輪功(修訂本)》和《轉法輪》這兩本書,我才真正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我讀完《中國法輪功(修訂本)》之後,感覺到這是一種很好的功法,特別是強調煉功要注重修煉心性這一點更讓我敬服,於是我開始按照裏面的功法要求做五套功法的動作,我一做功法動作的時候就感到非常奇妙,雙手做動作時好像有一股力量在牽引似的,我當時想:這可能就是書中所講到的「氣機」吧?因為書中講到自學法輪功的人學習動作會有「氣機」幫忙引導的。我還感覺到有一種無形但又真實的東西,給人感覺有點熱有點麻,我想這是不是就是書中所說到的氣功「能量」呢?

我讀完這兩本書的時候,我知道我終於找到了多年以來所苦苦追尋的真理,我知道《轉法輪》是全世界最珍貴的書,是無價之寶,我知道了李洪志大師是最偉大的人,是值得我、值得所有的人永遠追隨的人。我是流著淚水讀完《轉法輪》的,那種喜悅和感動真是無法形容。那時候我就知道,無論發生甚麼事,都不可能動搖我對法輪大法「真善忍」的信仰。

在隨後的修煉中,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我也看到周圍的同修在發生著同樣的變化,這一切都在一一證實著大法中所說的道理。很多人感到很神奇的現象,過去連我自己都不會相信的現象,在不斷的展現出來。當時,我的最大願望就是,讓更多的人儘快得到這麼好的真理,這麼好的大法。

法輪大法「真善忍」真是太好了,以至於我對於那些不能接受大法的人感到很難理解,對於那些嘲笑大法、毀謗大法甚至迫害大法的人就更不能理解了。所以在1999年7月江澤民和中共發動對法輪大法的迫害時,我一時還不能相信這是真的。當我知道這一切是確實發生了的時候,我深深的為這些迫害大法的人感到可悲:面對大法洪傳這萬古難得的機緣,得到大法的人是多麼幸運,不能得到的人已經很可惜了,而這些迫害大法的人卻偏偏走向大法的對立面,等待他們的是一種甚麼樣的結局呀?!同時我對於他們的做法又感到非常可笑。他們總是站在他們那名利熏心的角度來看待修煉人,他們分析「法輪功問題」的思想方法,他們採用的一切想讓修煉人放棄修煉的手法,都讓修煉人感到極其的低能和可笑;他們無論做甚麼,總像隔了一層東西,絲毫也觸不到我們的內心。看著他們處心積慮、挖空心思的在做著迫害法輪大法的事情,那麼低能,那麼愚昧,他們想通過害別人來謀取私利卻最終害不了別人反而是害了自己,對於這樣的生命,我真是感到很可悲。

三、七年的迫害,更證實了法輪大法是堅不可摧的真理

從迫害一開始,我就知道,等待迫害者們的只能是可恥的收場。如果法輪功真是一個政治團體、一個黨派,那麼真的是經不起中共這麼嚴密、這麼暴戾、這麼惡毒的狂轟濫炸。可法輪功不是政治團體,不是黨派,而是由修煉人組成的無形又堅實的群體。在這個群體中,人人都是一個內心得到真理的個體,沒有共產邪黨所認為的那種「頭」,這個群體的一切都遠遠不是共產邪黨所認為的那樣,也是共產邪黨永遠不可能了解和理解得了的,所以,從迫害一開始,共產邪黨就已註定了必然失敗的結局。他們越是努力,就越是加速自己走向滅亡的進程。他們無論做甚麼,其實際結果都必然與他們的自私的出發點相反。

在七年的迫害中,我經歷了許許多多的風風雨雨,但這一切不但沒有消減反而增強了我對大法的信仰,千千萬萬的同修也是這樣的。確實,真理是誰也迫害不了的,堅信真理的人得到的永遠是幸福,而決不是災難。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個簡單而又永恆的真理正逐漸的在人世間展現出來。

七年來,我被惡黨及惡黨挑動起來的無知的人不斷的攻擊、迫害,家人變得那麼不近情理,昔日的同事變得冷漠無情,單位先是停了我工作,組織所謂的「幫教組」對我輪番轟炸「洗腦」,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成了變相的軟禁,繼而停發了我的工資,「在經濟上斷絕」,只發200元所謂的「生活費」,最後兇相畢露,在單位裏設立「監獄」,非法把我關押了幾個月。與此同時,公安局人員非法抄家、非法拘留、非法拷問、威脅、恐嚇,先後五六次的非法抄家、拘留都達不到他們的目地,他們最後窮凶極惡的把我關到監獄裏,以為這樣就可以消磨掉我的意志,使我放棄對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但是他們錯了,他們永遠都無法想像大法的偉大,永遠都想像不到大法弟子的堅韌。

在幾年的惡毒監禁中,邪惡勢力禁絕我接觸大法書,禁絕我接觸大法同修,整天想方設法給我「洗腦」,妄圖給我灌輸那一套邪惡的「黨文化」,同時奴役我,強迫勞動,妄圖使我沒有時間思考問題,還組織犯人日夜監視我的行動,總之是無所不用其極,為達到邪惡的目地他們已不擇手段。但這一切都毫無作用,因為大法早已在我心中深深的紮下了根。邪惡在某種程度上可以強制我的身體,但他們絕對強制不了我的思想。我時時心向大法,儘量背誦大法。幾年裏不知多少次的在背誦《轉法輪》,我有堅強的一念,就是絕對不能忘記大法,無論發生甚麼事。

同時,我深知眾生對大法的態度將決定他們的未來,所以想方設法的跟見到的人多講大法的真相,希望他們能得救度。我感到大法有著無限的智慧和力量,無論在甚麼情況下,大法總有辦法,真是「佛法無邊」。

幾年下來,在表面上,邪惡之徒剝奪了我的人生幸福,似乎佔了上風,似乎取得了一定的勝利,但實際上,惡人所做的一切反而幫助了我,成就了我,使我更加明白了大法,使我更堅定了對真理的信心。在身體上,迫害也無法阻擋大法神奇的功效在我身上的顯現,除了個別地方受到一定的損害之外,整個人顯得很年輕,很健康,人們都說「你真不像是坐牢,倒像是在度假,這是不是你的功效?」然後我就給他講大法的好處。

我看到,七年來,像我這樣的人和事簡直太多了。法輪功修煉者就像億萬朵寒梅在傲霜雪呢!我是多麼希望所有的人,包括那些迫害大法的人都能夠冷靜下來想一想:法輪功到底是甚麼?為甚麼法輪功有這麼堅強的生命力?應該怎麼樣對待法輪功?七年了,發生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事情已經很多很多了,我想所有的人也都應該認真想一想了。

四、選擇正邪是每個生命必經之路

生命離不開真理,生命必須辨正邪。這不像有的人認為的那樣:真理跟我沒有關係,甚麼是正甚麼是邪也跟我無關,我只想過好我的生活。對於這樣的人,我想說這樣一句話:人人都想過好的生活,但要過好的生活就要知道真理,就要學會分辨正邪。一個不識善惡、不辨正邪的人怎麼有資格過好的生活呢?

在今天,事實已經充份的表明了法輪功「真善忍」是最正的真理,而迫害法輪功的中共惡黨是最邪的勢力。所有的人,所有的生命都必須在這個正與邪的問題上做出選擇,做出表態:自己是站在正的一方還是站在邪的一方?這一個選擇比任何一個選擇都重要,因為這個選擇關係到一個人、一個生命的未來。

明智的人已經洞察到天象的變化和人世間奔湧的潛流。邪不勝正,一正壓百邪,這是決對不可阻擋的巨變之勢。法輪大法的正,法輪大法的善,法輪大法的高尚、純潔、無私,越來越顯揚於世間;中共惡黨的邪,中共惡黨的惡,中共惡黨的卑鄙、骯髒、唯利是圖、嗜血成性、草菅人命,它的邪惡本性和它的流氓歷史,也日益暴露於世間。特別在中共惡黨迫害法輪功這件事上,可以說充份的體現了正與邪的對比和較量,也充份的證明了邪不勝正,善惡有報的永恆真理。

麻木的人拒絕去做選擇,但不做選擇同樣是一種選擇。在中國大陸,因為所有的人都在不同成度上受到過「黨文化」的毒害,所以,麻木,不表態,實質上是一種惡的表現,是「黨文化」造成的,不是他本性的真實體現。一個有良知的人是決對不能容忍中共邪黨繼續施暴的。

在經歷了七年空前絕後的大迫害之後,我最想對人講的就是這些話。我心中沒有怨恨,沒有遺憾,只有得到真理的喜悅,只有得大法後的幸運感。我的一切都是法輪大法賦予的,我想為法輪大法做個見證:在我的身上,在我的經歷中,充份的體現了法輪大法的純正與神奇。法輪大法是正法,是真理,是一切生命的根本,只有歸向大法才能有一個好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