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善之心化飛鴻──講真相信件彙編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二日】

  • 勸善飛鴻-期待你回到光明的懷抱

  • 致錦州市太和區凌西大街居民的公開信: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迫害

  • 勸善飛鴻-期待你回到光明的懷抱

    ×××警官:
    你好!

    我是一名學生,不知道稱呼你哥哥是否合適,希望哥哥你會耐心的看完我這封信。也許讀到這裏你已經猜到這又是一封來自法輪功學員的勸善飛鴻,而他同樣承載著我們千千萬萬顆期盼的心。

    我是一名法輪大法的新學員,在2004年的時候,我的母親因遭受8年的病痛折磨猝然去世,狀況非常淒慘,我因此而長期沉陷於過往種種難以抹去的悲痛記憶和對現實的無望而面臨精神的全面崩潰,因為我在校時讀過世界上很多名著,探究過很多思想哲學,中國的儒釋道,國外的基督教,和一些人類社會思想家的著作,但是沒有一個能夠解我心結的無懈可擊的說法,這使我倍感無望,一切皆無始無終,人類永遠活在無知、痛苦與迷惘中,重複著人生的苦辣悲惘,直到有一天有一位勇敢的人告訴我看一下《轉法輪》,那一刻我清醒的知道,我等待的他終於來到我的世界裏,(不,是他很早就來了,只是我被惡毒的謊言矇蔽了)。法輪大法,是真正的佛法,真正能夠救度人的大法,我所有的不解之結頃刻間煙消雲散,警官,你能感受、能了解我那時的幸福和感恩嗎?

    在沒有走進大法之前,在這個世界上,我是一個孤獨和墮落的天使,我找不到回家的路,找不到真正能夠幫助我的人,我在農村長大,高中以前,我不知道外面真實的世界是甚麼樣,我把希望寄託給未來,可是社會不光彩的現實終於深深擊碎了我單純的希望,也許會有人說,人要學會適應,要學會隨波逐流。然而,他忘了,在某刻安靜的時分,當面對自己內心善良的本性時,隨波逐流的人們不會黯然神傷嗎,他對不起的其實是他自己那未泯的純真向善的心靈。法輪功拯救了我墮落無助的靈魂,賦予我生的勇氣,堅定「真善忍」的力量,讓我成為一個高尚的人,一個真正俯仰不愧於天地良心的人,一個修道之人,所以今天我和同修們共同所做的一切,是想告訴苦難中的人們兩句樸實真摯的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們手中沒有金錢,權力和冰冷的武器,我們的手中卻又一份份辛酸的真相傳單,傳單雖小,卻傳遞出中華民族古老傳承下來的善良、堅忍與不幸的遭遇。

    如果你問我:為甚麼要發九評?我會坦誠地告訴你:中共迫害法輪功一天不停止,九評就會照發不止。我們怎能讓邪黨為所欲為地迫害真正能救人的佛法?我們怎能讓悲劇和黑暗永遠籠罩在華夏的國土上?

    牢獄和誹謗無損於一個人的威望,我們不能讓真理蒙受半點恥辱的灰光,倘若傳承的善良真摯與堅忍驅不散假惡鬥的陰霾,宇宙大地上將永遠不再有初晨的朝陽。相信我們可以戰勝邪惡,相信我們會托起明天的太陽,相信哥哥你也會支持我們,讓華夏兒女共同迎接希望的新紀元!

    我們期待你回到光明的懷抱,你會的,是嗎?

    一法輪大法弟子


    致錦州市太和區凌西大街居民的公開信:發生在我們身邊的迫害

    凌西大街居民們:

    你們好!當您與朋友們聊天侃談,當您坐在電視機前欣賞節目;當您沉浸在闔家團圓的幸福之時,您可曾知道本地有一位良家婦女只因信仰「真善忍」,被太和派出所幹警迫害的有家不能回,漂泊在外達4年之久?本文講述的就是她的真實故事。

    家住太和區凌西大街51號樓116號的胡秋霞,女,49歲,是原錦州市塑料花廠下崗工人。修煉法輪功前她患有高血壓、精神衰弱、附體等病,經常渾身沒勁兒,有時吃飯拿不住筷子;腿部經常浮腫;遇事小心眼,愛生氣,一生氣就抽搐。除此之外她臉上還長了許多黑斑。那時的她到處尋醫問藥,甚至拜佛求仙,但病情未見好轉。她丈夫憨厚老實,她總埋怨丈夫無能,經常對他發脾氣,家中的錢財都握在自己手裏,甚麼事都得她說了算。從單位下崗後,雖然身體不好,但為了維持生計,她不得不在太和街溫州市場做起了小百貨生意,每天晚上到家後,身子就像一攤泥。1997年11月,一位親屬向她推薦法輪功,說這個功法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她抱著試試看的想法走進了法輪大法,煉功不久所有疾病痊癒,走路一身輕,而且她面部皮膚紅潤,黑斑不翼而飛。

    健康的身體使胡秋霞對大法萬分感激,她決心一修到底。在以後的學法中,她處處以「真善忍」的法理約束自己,在家裏她孝敬公婆,尊重丈夫,遇事與丈夫商量,工資交給他管理。有時丈夫發脾氣,她也能忍耐。在打工環境裏,她任勞任怨,不爭名利,與工友和睦相處,深受廠長信任。她整天樂觀祥和,不急不躁,大家都說她像變了一個人似的。看到她身心的巨大變化,她的家人全都支持大法。

    1999年7月,江氏利用中共迫害大法後,她憑著做人的道義和良知對大法堅信不移。那年的9月11日新民煉功點19名大法弟子在一起交流,被惡人舉報,市公安局及市刑警大隊出動警察,將人全部非法抓捕。此事牽扯到胡秋霞,第二天太和派出所警察在溫州大棚市場把她非法劫持到派出所,問她有關情況,胡秋霞不回答。接著他們又去她家抄家,抄出大法真相資料,追問胡秋霞資料哪來的,為了保護同修,胡秋霞仍舊不回答。這時派出所警察氣急敗壞,拽住她的頭髮使勁往牆上撞,又找來3個太和公安分局刑警,他們手拿一根1米多長、6分粗的鋼管,先把胡秋霞的後背用墊子蒙上,然後幾個警察輪流打她,太和派出所指導員劉文革打得最狠。他們一邊打一邊逼供,直打得胡秋霞喘不上氣來,但她寧死不說。

    兩天一夜的肉體折磨,使胡秋霞前後胸被打成嚴重的內傷,出氣時前後胸一齊痛,白布衫被打成一條條的鐵鏽印子,當時有一同修來看胡秋霞,說怎麼把人打成這樣子,警察還欺騙說「沒打,你看她皮膚一點傷也沒有。」(這種陰損的酷刑不傷及表皮,但卻嚴重傷及內腑內臟。)第二天夜間他們把胡秋霞劫持到錦州市拘留所。30天後胡秋霞才被放回家中。

    剛到家20多天,1999年10月28日下午2點多鐘,胡秋霞正在市場賣貨,太和派出所警察張鳳昌來到市場,他用欺騙手段將胡秋霞騙至派出所,問她:「你還煉不煉法輪功?進京上訪不?」胡秋霞回答說:「功我一定要煉,法輪功太冤了,我也要上訪。」結果,太和派出所就將她送到了太和區黨校洗腦班。那裏已經抓捕來一些大法弟子。後來洗腦班向每個大法弟子家人勒索2000元錢,才將人放出。

    這以後,每逢所謂的「敏感日期」,凌西街道社區主任及太和派出所片警都要到胡秋霞的攤床或家中進行無端的騷擾,胡秋霞的家人整日裏提心吊膽。想到大法給人們帶來的健康與和諧,想到國內媒體對大法鋪天蓋地的誹謗和陷害,胡秋霞心如刀絞,十分難過。她幻想著如果政府知道大法真相,一定會給大法以公道。於是2000年4月16日,依照《憲法》賦予公民的合法權利,胡秋霞與13位大法弟子去北京和平上訪。結果上訪不成,反遭抓捕。在北京他們被北京警察劫持到東直門派出所,又被兩次搜身,所有東西全部翻遍。然後警察將所有錦州的大法弟子送到錦州駐京辦事處──北京龍鳳賓館。30多位大法弟子被非法關押在10多平方米的小屋裏,當時真是水泄不通。一會來了一名警察,進屋後大聲報號:「我是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接著他抬起腳開始踢人,東一腳,西一腳,許多大法弟子被他踢傷,連一位80多歲的老太太他也不放過。踢累了,他又直奔大法弟子周漢春,嘴裏一邊罵著:「我讓你來北京!」一邊用手抽周漢春的臉十多下,周漢春當時被打得嘴上全是血,一顆門牙被打鬆動,嘴唇的皮被打脫落,滿嘴都是玻璃渣子(因這位副局長打周漢春時,自己的手錶蒙子被打碎)。然後他又追問:「你們錦州人誰帶頭來的?」見到此人的暴行,為了保護功友胡秋霞挺身而出,她大聲說:「我帶頭來的!」此人來到胡秋霞面前,抽了她兩個嘴巴子,然後豎起了左大拇指,意思是:真行。至此他停止了打人。最後他將大法弟子身上剩餘的錢財全部搜走才離開。

    18日下午4點,太和區派出所從北京把胡秋霞拉回錦州市太和派出所,到派出所後,馬上讓她面向牆赤腳罰站,又對她連踢帶打。指導員劉文革問:「14人去北京誰帶的頭去的?」胡秋霞說自己去的。劉又問:幹甚麼去?胡秋霞回答說:為法輪功上訪。「讓你去北京!」劉文革開始打胡秋霞,邊打邊罵。後來他們把胡秋霞送進拘留所。

    進拘留所第2天下午,太和派出所幹警劉文革和張鳳昌沒經過拘留所允許,私自把胡秋霞帶入一樓會見廳,惡毒攻擊大法,謾罵大法師父,胡秋霞勸他們不要誹謗大法,只見張鳳昌拿起一根小手指粗的竹棍開始往她腦袋上打,胡秋霞用手捂腦袋,他就往她手上打,還用腳踢胡秋霞的胳膊,踹她的大腿,用穿皮鞋的腳狠勁地往她的腳趾頭上捻,當時胡的10個腳趾頭全部被捻紅腫,襪子全被捻壞,大腿、胳膊全是青紫色,他還用手抽胡秋霞嘴巴,抽她的耳朵,當時胡的耳膜被打壞,聽覺下降,連小聲說話都聽不清(後來導致耳朵一年半的時間流膿淌血)。毒打胡1個多小時後,他們又找來一名與胡一起去北京的大法弟子,問是不是胡秋霞帶頭去北京的,那位大法弟子說不是。那時胡秋霞才明白,他們追到拘留所打人,是要給她湊材料,送她進勞教所。

    胡秋霞被打後,在回監舍的路上遇見一位心地善良的警察,他平時對大法弟子很好,他問胡秋霞:「小胡:怎麼衣服褲子上全身都是土?」胡秋霞說是太和派出所警察打的,這位警察說:「也沒王法了,還追拘留所來打人。」接著胡秋霞找到拘留所的一位所長說明情況,當時所長也很生氣,說:「太和派出所也沒通知我們,追到拘留所來打人。」當時胡秋霞讓所長看自己身上的傷:手被打成紅腫,胳膊、腿被打成青色。腳趾頭被捻得紅腫。回到拘留所監舍,同修們看胡秋霞被打成這樣,都認識到這是對全體大法弟子的整體迫害,開始全體絕食反迫害,其中有一名70多歲的老年大法弟子也參加了絕食。3天後,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太和派出所非法把胡秋霞送進市第一看守所。

    2000年5月16日早8點,太和公安分局和太和派出所警察來到市第一看守所,用警車把胡秋霞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遼寧省馬三家勞動教養所,胡秋霞被非法勞教一年半。馬三家就是人間地獄,進大門管教首先將胡秋霞帶進廁所搜身,從裏到外,全身搜遍,帶去的被褥、衣服、鞋襪、手紙、生活用品,全都搜查,看見師父的經文、大法書全部沒收,翻出的錢全部交出,落入警察手中。進監舍分隊,第一項任務必須接受洗腦,逼迫法輪功學員看污衊大法的錄像,放棄修煉。分隊警察代玉紅指使「猶大」坐一圈圍著胡秋霞輪流逼迫她轉化,不轉化不讓上床睡覺,24小時不間斷。再不轉化就施以體罰和酷刑:罰站、罰蹲、「飛機式」坐小板凳、拳打腳踢、電棍電擊等等。在那裏學員之間不讓說話,每天早晨洗漱只給5分鐘時間,有時去廁所5分鐘用光了,洗漱就沒有時間了。早晨5點起床幹活,晚間11:30才收工。每天強制幹超負荷的體力勞動16─17小時,經常加班趕任務,因為當時勞教所手中定單很多,這批活還沒幹完,下批就來了。

    勞教所奴役法輪功學員做苦工,一批活下來,大筆錢賺在警察手中,牟取暴利,榨取學員的血汗。當時幹的活毒氣都很大,主要是把染料藥物放在鍋裏煮開,然後把白色的雞毛放到鍋裏煮,給雞毛上色,紅、綠、蘭、黃、各種顏色,等雞毛著色後,再從鍋裏把雞毛撈出,味道非常嗆人,聞後呼吸困難,但勞教所從不給學員發口罩,不顧學員的死活。每天晚間幹完活,滿身全是雞毛,鼻子裏、眼睛裏、耳朵裏、頭髮上,連飯碗裏、被褥、滿屋全是雞毛。當時的監舍寢室就是幹活的廠房,在這種環境中,很多學員身體出現了病症,發高燒、乾咳,每天都有雞毛飛進嗓子裏,嗆得難受發乾,發癢,咳又咳不出來。當時監舍通風很不好,十幾平米的房子上下鋪,擠住30多人,學員被關押最多時,兩張床住過5個人,當時翻身都不能,水泥地上住滿了人,夏天天氣悶熱時,學員整夜不能睡覺。有很多學員全身上下都是小紅點,接觸雞毛過敏,非常癢,很痛苦,晚間用手抓撓,皮膚表面全是血。分隊警察還說學員不能吃苦。

    9個月的迫害和洗腦,使胡秋霞的身心受到嚴重摧殘,以前煉功一身輕的她,一度出現血壓高達220─180,當時獄醫讓胡秋霞臥床休息,上早操胡秋霞跑不了步了,警察代玉紅說她裝病。在這種迫害下胡秋霞精神幾乎崩潰,每天都生活在黑暗中。她一天天地盼著回家,最後終於熬到了期滿釋放。

    誰知剛剛過上1年多的平靜生活,禍又從天降。2002年8月凌河區康寧街道大法弟子曹淑芳被片警迫害致死,出於道義胡秋霞去參加葬禮。當天市公安局610抓去大批參加葬禮的大法弟子,胡秋霞當時走脫,但不得不流離失所。就在中共惡黨召開16大前夕,太和派出所下發通緝令非法通緝胡秋霞。後來她想家心切,回到家裏。2004年3月31日晚5點鐘,太和派出所警察突然闖進胡秋霞家,不容分說,有一警察兇狠地將胡秋霞雙手硬拽到背後,其餘幾名警察進行瘋狂的抄家,抄走了大法師父照片,真相光盤,師父講法帶、手機、BP機。此時在胡秋霞家的大法弟子王效民被4名警察狠狠地摁倒在地,連踢帶打,並抽下他的褲腰帶,將他捆綁起來。

    看到這種暴行,為了制止迫害,胡秋霞吞下了發卡。接著這些警察連鞋都沒讓胡秋霞和王效民穿,兇狠地將他們連拉帶拽,從三樓拖到樓下,將他們塞進警車。胡秋霞那位老實巴交的丈夫和公婆眼睜睜的看見他們被警匪劫持,卻不敢阻攔。當拖胡秋霞下樓時,她大聲喊:我修「真善忍」犯甚麼法了?為甚麼到我家來抓人?」當時警察怕自己的惡行曝光,殘忍地將胡秋霞的嘴死死的捂住。到太和派出所後,讓胡秋霞下車,胡不下,他們就使勁往派出所樓上拽她,胡質問警察為甚麼無故抓人,其中一警察說:「已經找你兩年了,可把你給抓著了。這兩年你都去哪啦?你不去火葬場,能抓你嗎?」胡秋霞說:「參加葬禮也不犯法。」這時警察曹立國問胡秋霞大法師父的照片及真相光盤都是從哪裏來的?胡秋霞說:「你們不用問,我絕不會說的。」派出所所長劉曉東說:「不說也送她。」就這樣胡秋霞被送進錦州市第一看守所。

    到了看守所大門,胡秋霞不下車,兩個警察就拖她,從大門口至房屋門約100米一直拖著她走,她的鞋被磨壞了。胡被迫吞了發卡。遭到警察強行扒下她的內褲,殘忍地從肛門打鹽水和灌藥。整整折磨了4天多,一天兩遍灌食,上下午各一遍,胡秋霞被折磨得身體瘦得脫了相,大小便嚴重失禁,沒有知覺。警察看到胡秋霞當時的身體狀況,怕出生命危險,於是通知她丈夫接她回家,同時他們還向胡秋霞丈夫敲詐人民幣2000元。身體剛剛恢復後,胡秋霞又不得不流離失所。

    由於家中的公婆及丈夫、兒子都需要胡秋霞照料,2006年農曆新年她暗中又回到家中。2006年2月26日晚7點,胡秋霞正在家裏,突然聽見「噹噹」的敲門聲,胡的丈夫隨手將門打開,突然闖進幾名太和派出所警察,問胡的丈夫:胡秋霞在家嗎?其丈夫說不在。警察命令其丈夫把家裏的燈全部打開,警察闖進臥室,看見了胡秋霞,就罵其丈夫撒謊。他們追問其丈夫是哪個單位的,胡的丈夫平生忠厚老實,說出了單位,這時警察又問胡秋霞孩子單位,胡告訴丈夫,不告訴他們,他們沒有權利問。這時警察發瘋似的亂翻東西,屋裏的東西扔得亂七八糟,滿地全是。把胡秋霞家中所有的衣服、褲子的兜全部翻遍,把屋裏的抽屜全部打開,翻了個底朝上,搶走MP3一個,4本《九評》,幾張真相資料,搶走師父講法帶5盤。當時胡秋霞掰警察的手,想奪回師父的講法帶,她說:「你們沒有資格拿我師父的講法帶,大法是教人向善的。」胡秋霞沒能從警察的手裏把師父的講法帶奪回來,心裏非常難過。幾分鐘後警察們下樓走了。當晚8點多鐘,這群警察又返回來狠命地砸胡秋霞家的房門,砸門聲大的震耳,整個單元的住戶都被驚醒。半夜,胡的丈夫依依不捨地對妻子說:你走吧,別在家呆了。最後胡秋霞不得不再次含淚離開了自己的家,至今仍然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

    對胡秋霞的非法迫害,已經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巨大的苦難,她的公婆等待著她的侍奉;她的丈夫和兒子盼望著一家人的團圓。這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的離別讓這一家人如何承受?何時是了?

    太和派出所的幹警們雖已調換,但新任幹警繼續迫害好人。最後一次去胡秋霞家的就是新任警察。「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你們與胡秋霞往日無怨,近日無仇,同是家鄉人,為何非得要迫害她?俗話說:人不親土親。在此我們良言相勸:幾年來,你們與許多大法弟子打過交道,我們是一個甚麼樣的群體你們非常清楚。警察的天職是除暴安良,是正義的化身,但是中共的打壓政策卻把你們推向了迫害善良的前沿。對此,你們推辭說是在「執行公務」。其實在善良的世人中,多數都是同情或支持他們所接觸的大法弟子的,因為法輪大法從來都沒有教人去做甚麼殺人、自焚、放火、剖腹、投毒等這些恐怖的事情,也沒有叫人不吃藥,更沒有任何政治訴求,恰恰相反,他告誡修煉的人不能殺生、要做好事、要重德、要與人為善……事實上,法輪大法只是一種提升道德、淨化身心的修煉功法,只不過是因為好,所以煉的人多而已。而你們所做的一切是把自己樹立在世人的對立面上呀!明白真相的世人,相信包括你們的親朋好友,會怎樣看待你們的行為?

    中共放著那麼多社會問題和治安案件不去管,卻開足馬力把信奉「真善忍」的民眾當作首要敵人來打壓,這正常嗎?最近在國際上又曝光了一件驚天大案。自從2000年開始,中共就組織國內的一些醫院(主要是軍隊醫院),在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身上摘取眼角膜,腎臟,肝臟等器官賣錢,牟取暴利,然後把人直接扔到焚屍爐毀屍滅跡。在瀋陽蘇家屯一處就曾關押了6000多人,至今無一人生還。當幾名證人站出來指證這件事後,國際上的人們驚呆了,這讓人不敢想像的罪惡,讓人扼腕,令人窒息。並且這罪惡現在仍然在繼續。錦州205醫院泌尿外科主任、主任醫師陳榮山幾年來共完成腎移植手術高達568例,他是中共惡黨的劊子手,5月23日《遼西商報》還為他「歌功頌德」,招攬生意,做加急廣告。那些法輪功學員就是我們身邊的普普通通的人,他們誠實、善良、關心別人,不就是煉煉功,求得身體的健康嗎?何以遭此毒手!天理不容啊!

    其實,任何一個有頭腦的人都可以反問一句:法輪功真如你共產黨說的那麼壞,為甚麼千千萬萬的人煉?難道中國人都變成了傻子了不成?誰沒有分辨好壞的能力呢?更何況煉法輪功的人中大學生、碩士、博士都大有人在,專家教授也大有人在,誰能說他們不懂科學在搞迷信活動?大家知道牛頓是我們人類科學的頂尖人物,可是當他到晚年的時候,也相信了神學。知道為甚麼嗎?不是因為有的書上說的因為他們晚年頭腦糊塗了,而是因為在科學的最高峰,他們發現只有用神學的理論才能解釋清楚宇宙和時空的謎團,所以他們心服口服的研究起了神學!不信你就去查一查史料。我們覺得要想知道法輪功是好是壞,也很簡單:找來法輪功的書自己研究研究,或是找一個煉法輪功的人了解了解,一問便知。因為只有用自己的眼睛看到的才是可信的,也只有那些真正修煉過法輪功的人才是最有發言權的。為甚麼共產黨要燒掉法輪功的所有書籍?無非是怕百姓知道法輪功的真相罷了!那樣誰還會跟惡黨跑呢?其實,讀過法輪功的書的人都知道,書裏的核心思想就是「真善忍」,從頭到尾講的都是怎樣使人達到這個境界,並達到身心健康,真心修煉者都收到了很好的效果,凡是修煉人沒有不說好的。

    7年來,大法弟子在血腥的高壓下,一直以大善大忍之心向被中共矇蔽下的百姓們講述著法輪功的真相。因為我們都是身心受益之人,所以想要把好東西分享給大家,這是我們善心的自然表露。我們冒著生命危險用自己的錢做成真相資料,目的就是要清除中共謊言對國人的毒害,勸大家不要對好人犯罪,期待著世人能明辨善惡,不要助紂為虐,這其中當然也包括對你們的期待。然而,令人遺憾和痛心的是,直到今天,有的人仍然執迷不悟的在做著傷天害理之事。這不但是他們的悲哀,也是全錦州人的恥辱。也許有人會說「共產黨給我錢,叫我幹啥我幹啥。」共產黨本身不創造任何財富,它的錢全是百姓的,它將國家財產竊為己有,為所欲為。別看中共掌握著全部國家機器,它要與天鬥,它折騰完了上天就要跟它算賬。

    今天法輪大法已經傳遍了世界80多個國家和地區,7年的血腥迫害,不僅沒能使其滅絕,反而越來越壯大,這現象本身已經引起了世人的深思。7年過去了,人們看到法輪功沒有在錦州消失,也沒有在中國消失。不僅沒有,人們看到的卻是在大法弟子和平理性的反迫害中,越來越多的世人認清了這場迫害的卑鄙無恥和慘無人道;越來越多的人看到了法輪大法及其弟子們的慈悲、純正、神奇和偉大;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得法修煉了。法輪大法永遠都不會被鏟除,因為「真善忍」是宇宙真理,是萬物生命之源。當人類沒有了「真善忍」,就是走向萬劫不復之淵的開始。

    《九評共產黨》一書讓人們看清了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已經敲響了它的喪鐘。現在每天有3萬左右的人在《大紀元網站》發表「三退」聲明,至今已有1300多萬人退出了中共邪黨及其附屬團、隊組織。這個數目不久會迅猛遞增。前蘇聯和東歐共產黨不都解體了嗎?中共邪黨又能挺多久呢?如今它即將土崩瓦解,即將面臨全世界的正義審判。在這場迫害難以為繼之時,有人還在不遺餘力的為其賣命,多不明智啊!你們也許會說你們只重現實,那這個退黨大潮不就是現實嗎?「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已成為炎黃子孫的共識。

    太和派出所的幹警們:當不久的將來,無論是惡黨解體,或者它為了自保而拋棄你們時,等待你們的將會是甚麼?等待你們家人的又將是甚麼?這些你們都仔細想過嗎?千萬不要被利慾所誘惑而充當其「替罪羊」啊!事實上,所長劉曉東等人的行為已經觸犯了我國《刑法》第14條、238條、251條、397條和247條,構成了故意犯罪、非法拘禁罪、非法剝奪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濫用職權罪和刑訊逼供罪。面對未來法制健全社會,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人都逃不過正義的審判。目前江澤民等迫害大法的高官已在海外數個國家被起訴,有些已判處有罪。他們都在為自己的罪行而後怕。我們指明這些不是為了仇恨,大法弟子沒有敵人,也不記恨你們,我們只是勸善。也許迫害好人並非是你們內心的意願,從某種意義上講你們也是這場浩劫的受害者。

    大法弟子是高尚的,是應該受人尊敬的,而不應該是被迫害的。在此我們奉勸太和派出所的所有幹警,立即停止對大法弟子胡秋霞的一切迫害,讓她儘快與家人團聚,平靜地生活。過去老人們講老一輩做多了壞事,妻子兒女都要受牽連,此言不虛啊!病魔不會無故纏身,災禍也不會無因降臨,是報應,也是天理。近年來大陸警察現世現報的例子非常多,那是他們迫害大法弟子遭到的天譴。希望你們認真掂量掂量我們的話,真正地為自己負責,也為他人負責。我們期待著你們的良知再現。

    太和區凌西大街的父老鄉親們:希望你們對法輪大法多一點了解,對大法弟子多一點關愛。人應該明明白白地活著,不應被矇蔽、欺騙,這些年來中共惡黨啥時候對咱老百姓講過真話?連那「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那是在演戲給人看。善待好人不會使您失去甚麼,只能給您及家人帶來美好的未來。如果您在危難之時能在心裏誠心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您可能會逢凶化吉,遇難呈祥或病痛消失。此話是真是假?在實踐中得結論吧。記住:要誠心默念。

    在此我們衷心祝願太和區人民安居樂業,生活幸福。

    錦州市法輪大法弟子
    2006年9月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