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包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六日】首先請允許我由衷的感謝《明慧週刊》給我們帶來了跨時空的交流機會,在修煉艱辛的路上,在看到同修所寫的文章中,我得到了無法言表的鼓舞與激勵,給了我無限的勇氣。於是我想,不能只想「得到」而不「付出」。自己終於克服了種種藉口和障礙,寫出來交流。

在近一年中,在摔摔打打過程中,由於自己的不精進,麻煩不斷的湧現,常常一波未平一波緊湊著來,而我深知接踵而來的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用常人的觀念以為的自己人生坎坷和各種遺憾使我將餘下的希望(除修煉外)寄託在未出世的孩子身上,被舊勢力抓住把柄和迫害的藉口,致使我臨盆的孩子「突然」窒息,而離開時又幾乎要了我的命;在沉湎於極其痛苦中曾使我幾近放棄修煉(異常繁忙的工作使我時常喘不過氣來,幾乎無暇顧及到「三件事」)。

慈悲的師父苦苦的挽救了我,使我逐漸的恢復修煉狀態。在依賴的人心帶動下,以為縱使有天大的麻煩與干擾起碼還有夫妻倆人共同承擔,可是在我狀態逐漸好轉且重新換了工作環境之時,「突然」禍從天降,愛人被關進牢籠。一下子在恐慌未定的思緒下,整個家庭的重擔包括雙方老人的照顧、親友帶來的各種壓力、經濟壓力等等一齊都降到我身上。我拖著瘦弱的身軀承受著超負荷(那時覺的)的精神壓力每天奔走於營救愛人的路上,然後馬不停蹄的趕著上班,有時真感到身心上都承受不住,身旁也無人可傾訴。

但難過的時候我總想到師父,想到師父為我所承受的一切。我儘量的把自己最好的狀態帶到單位去,不管多艱難,我都用真誠的微笑面對著每一個人與工作,與同事們相處的很融洽,雖然工作中曾出現一些小過失,但我也努力的改正。可是,有一天很「突然」的莫名其妙的被炒魷魚,我相對穩定的生活又被打破了。

我感到突然並不偶然,在以為對金錢物質放得下而不在意時卻被舊勢力抓住各種把柄在經濟上一再迫害。此事對我的干擾波動也不小,「一下子飯碗丟了。這是啥心情?」(《轉法輪》第九講)但這回我清醒了,我不能老因為不精進從而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舊勢力牽著鼻子走。我要多學法,破除舊勢力的安排,甚麼事情都沒有修煉重要,甚麼事情都不能干擾修煉。師父在《2006年加拿大講法》中講到:「神只能控制人心,帶動人怎麼做,人想帶動神怎麼可能呢?所以你要想成神,你不得這樣嗎?你不得放下那些執著嗎?能夠被人帶動的心不都得放下嗎?」「作為師父我來講,我會這樣認為你的提高是最重要的,但是你提高時卻不是讓你在平坦的道路上往上走。帶著滿身業力上天了,拉著一大堆包袱上天了,(眾笑)這怎麼能行啊?我得給你設一些關,讓你放下那些心、放下那些包袱。一關一關的你不斷的放下執著與人心,那些東西在不同的關中你都帶不進去。」

我一直看到周圍的環境以及常人骯髒的令人作嘔的各種思想念頭常常受不了,而自己又何嘗不是在「糞堆」裏「淘寶」,那些垃圾成為我的包袱而且越來越重,師父告訴我趕快扔掉往前走,我卻還經常捨不得。我們每位弟子都知道「整個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轉法輪》第一講),知道向內找。我常在同修交流文章中看到他們都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我每次在得到促進之餘總有個念頭浮現:這不淺而易見嗎?怎麼才找到哪?而自己對照法時總以為自己沒有其中的根本執著,因為我問過自己當初入門時抱著甚麼目地?回想起當時震撼我整個生命的是令我完全改變了人生觀、世界觀的真理,那時強烈的純真的一念是「朝聞道、夕可死」,宇宙中真的有法,有「天理」,那我還有甚麼怕的呢?

然而最近我才吃驚的承認自己的根本執著──對生活「美好」的嚮往與願望。因為向內找時,我發現自己不經意與人嘮嗑時會對那些所謂幸福美滿的人流露出羨慕之意,而之前我總以為自己是為了「最大限度符合常人社會」而對常人的附和。找到了執著就得放下。我切身的體會到其實只要自己真正的放下執著,身邊的一切起不到干擾的作用,由此我更深的體會到「大法看人心」的內涵。我們要學會放棄──放棄各種各樣骯髒的心,放下沉重的包袱,放的越多,心的容量就越大,人就越寬容,寬容與善待身邊的一切,而周圍的環境也隨著心境而變化,這恰恰是「無求而自得」。想到以前遭受迫害在最困難、最無助的時候,只要我一想到全世界大法弟子是心連心的,我不是孤獨的一個而走了過來,那到現在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還有甚麼理由不放呢?

以上是我在生活中修煉體會的點滴,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讓我們互相切磋,整體提高。最後讓我們重溫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的結尾一段:「怎麼樣能夠把這條路走好、走到最後,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為在你走的這條路的過程中會有困難,會有各種各樣的考驗,會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難,會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種各樣的執著與情的干擾。這種干擾來源於家庭、社會、親朋好友、甚至於你們同修之間,而且還有人類社會的形勢的干擾,人類在社會中形成的觀念的干擾。這一切一切都能夠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衝破這一切,你就能夠走向神。所以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能夠堅定自己,能夠有一個甚麼都不能夠動搖的堅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像金剛一樣,堅如磐石,誰也動不了,邪惡看著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