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意指出同修的不足,也是對同修的負責

——談資料點同修間的協調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五日】幾經輾轉,我來到了資料點,就兩個人。剛來的時候,我甚麼都不會做,同修就教我使用激光打印機、噴墨打印機,還教了一些電腦的技術。這位同修做事很細心、要求也比較高。我一直認為同修之間不會有甚麼的,應該很好相處的。可是沒過多久,我發現原來同修之間也會有矛盾的衝突,大哥(一起做事的同修)他有些愛發脾氣,他一看我做錯了,覺的又浪費了,他臉色就不太好看了。因為開始的時候經常犯錯,也就經常看到他沉著臉,開始也沒甚麼的,我覺的是在提高我的心性,但是後來看多了,我就產生了怕心,做事時心不穩,老是擔心做錯,怕再看到他不高興的樣子。

怕心也是執著心。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既然是執著心,我就必須去掉它,我想:做錯了我就儘量的改吧。同時我覺的作為一個修煉人老愛發脾氣也不對,既然被我碰到了,我也要對他負責任,我必須給他指出來,而不能因怕他就不去說了。師父說:「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不能!」我想不能跟他硬著來,等他氣消的時候,我趁機跟他切磋,當我給他指出來的時候,他也認識到了,他說:「是啊,我是煉功人哪,我怎麼能那樣子呢,今後一定把那些不好的東西去掉。」我問他:「你出來做那麼久了(他出來做幾年了),以前沒同修給你指出來嗎?」大哥說:「沒有,我們以前只是切磋怎麼樣把事情做好,他們可能也覺的不好,很少給指出來,各修各的。」

從那以後,大哥一直在抵制、排斥那些不好的物質,他真的改變了很多,偶爾也會冒出一、兩句難聽的話來,有時我也覺的很難受。有一次,他說出了些氣話,我當時很難受。我跟自己說:他是給我提高心性呢,別理他,我拿起《轉法輪》想通讀,可就是靜不下來,老是冒出: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呢。越想就越想哭,覺的很委屈,當時也知道那種心態不對,就是放不下、靜不下來。「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裏放不下,會煩心」(《轉法輪》),我把書放下了,拿起新經文《越最後越精進》(那時剛發表),師父說「甚至明明知道是在考驗也放不下執著」,我猛然驚醒,這不是在說我嗎?

就在那時我把心放下了,整個人變的很輕鬆了。我來到大哥跟前,大哥說:你怎麼一下子就像換了個人似的。我就跟他切磋,他當時也意識到自己的不善,真是「共同精進,前程光明。」(《洪吟》<容法>)。

記的有一次,我出去辦完事回來,卻被他說的一無是處。當時我也守不住心性,跟他擰勁,心想:我也挺辛苦的,你沒一句好話,又給我臉色看,我不跟你合作了。想到這,我馬上意識到不對勁,這不是我,我出來就是想做好三件事的,我是來完成史前大願的,不是來過常人生活的。「……吃苦當成樂。勞身不算苦,修心最難過。」(《洪吟》<苦其心志>),跟同修鬧矛盾,不想合作,那不是舊勢力想要的嗎,我才不上它的當呢。

因為資料點的同修跟外面的同修接觸比較少,見面也是談些資料方面的事情。我們都是在修煉中,所以我們也有要過的關、方方面面的執著心都得去掉,提高心性。有矛盾了我們要及時向內找,把問題解決了,不要越積越多,越鬧越大。師父在《回覆秘魯大法弟子》中說:「大法弟子的修煉就是在常人中修,這在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要走好各自的路就會有困難,面對困難而上是為了證實大法、救度眾生、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和反迫害。這些事在過去的歷史修煉中沒有過,大法弟子是開創者,所以在修煉中有時會做的好,有時會不知如何做。有困難時大家坐下來多學學法,只要正念正行,就沒有過不去的關。」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同修間不能協調好、互相不服氣、鬧矛盾,這些都是舊勢力所要的,我們要徹底否認舊勢力的安排,當看到對方的不足時,要善意的指出,這也是對同修的負責,不能怕麻煩,就想做老好人一個。那是人,不是神。讓我們更勇猛精進吧。

下面是我的一點個人情況。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那時我還是個學生,九九年初畢業後,我就回家鄉了,後來也沒怎麼跟同修聯繫,以致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受迫害我卻茫然不知。同年在九、十月份,我隨家人到外地做生意,想找同修,就經常注意看過往的人有沒有戴小法輪章的。可是沒找到,我也就放棄了尋找。有時聽到電視有在誣陷法輪功,那時我以為是個別不明白的人亂說,心裏想著:他太傻了,法輪功那麼好,他卻不知道。在二零零四年有事回家一趟,我找到了以前的同修,他們給我一些新經文,並且教我發正念,他們也沒跟我提起所發生的一切。(也許他們以為我知道,又有誰會想到師父被誣陷,大法受蒙冤這麼大的事,發生長達五年之久的事,作為一個大法弟子卻全然不知的呢。)一提到我就想哭,我有愧於師父的慈悲苦度。我又浪費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在這期間,師父在夢中點化我回家。

二零零五年初我決定回家好好學法。我又去找以前的同修,這次接觸了很多同修,他們見到我很高興,我在同修家住了幾天,我終於知道了:師父正被蒙冤、被誣陷;邪惡誣陷大法、毒害眾生;我們大法弟子要做好三件事。每次當我在看真相光盤的時候,看到同修們在天安門廣場證實法的時候、當聽到同修們大呼「法輪大法好」的時候,我都在流淚,我覺得很慚愧,多麼希望那時我也在其中。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