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調查線索看「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三日】

本文內容:

一、 中國的器官移植業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同步增長
* 巨大的器官供體庫
* 中共的「死刑犯」定義
* 各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是中共「活體器官庫」的大本營
* 涉嫌進行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域分布
二、 觸目驚心的現狀與事實
* 中國大陸各類醫院、包括非專科和私人醫院大做器官移植
* 中國成為全球器官移植中心
* 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記錄」
三、 中共用軍事手段操控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
* 軍隊是活體割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管理系統的核心
* 部隊醫院的重要角色
* 部隊醫院器官移植數目龐大
四、 中共當局推動器官移植產業化
* 中共斥巨資推動移植技術開發與臨床實踐
* 中國醫療體制對器官移植的推動
* 衛生部牽頭形成全國器官移植調配網絡
* 器官移植被納入「醫療保險」
附錄:參考文獻

二零零六年七月六日,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和前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公布了他們的獨立調查報告,確證了中共大規模系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罪行,指出:「中國政府及其各地的機構,尤其是醫院、拘禁場所和『人民』法院,自從一九九九年以來,已把大量但具體數字不詳的法輪功學員處死。他們的重要器官,包括心臟、腎臟、肝臟和眼角膜等,幾乎同時都被強行摘取後高價出售」,這些罪行至今仍在持續。

今年三月,中共在蘇家屯秘密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並焚屍滅跡」的滅絕人性的暴行被曝光之後,法輪大法學會和明慧網發起了「赴中國大陸全面調查法輪功受迫害真相委員會」,組建了「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CIPFG),以聯合國際社會正義之力,全面徹查中共滅絕迫害法輪功的罪行,終結這場持續七年的殘酷迫害。迄今,調查團已收集到大量海內外知情民眾提供的調查線索和舉報,並依據有關線索通過調查獲取部份迫害罪證。這些信息從不同角度和層面,拼合、描述出一幅「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新形式的罪惡」畫面。

一、中國的器官移植業與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同步增長

據中共新華社武漢二零零六年六月十日電,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主任委員陳實表示,中國目前已累計開展大器官移植手術八萬五千多例,其中腎移植七萬四千多宗、肝移植一萬多宗、心臟移植四百多宗,已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國,國外能開展的所有器官移植國內都能開展,中國器官移植總體上已居於世界先進水平。近年來,中國每年的大器官移植手術已超過一萬宗,二零零五年就超過一萬二千多宗。

據中國官方統計,在一九九四年到一九九九年的六年中,約進行了一萬八千五百個大器官移植,從二千年至二零零五年,進行了六萬七千個大器官移植,增長率為百分之三百九十四。一九九一年到一九九九年,九年間全國施行肝臟移植總數不足二百例,二零零零年就施行了二百五十四例,到二零零三年飆升為三千多例,二零零五年則超過四千例。目前中國從事肝移植的醫院超過五百家,進行腎移植的更多得不計其數。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網站網頁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瀋陽老軍醫揭露:「實際上,在中國進行的地下非公開的器官移植數量要比公開的多幾倍:如果官方公開數是一年三萬例,那麼實際數量應是十一萬例。由於有巨大的活體供體來源,許多有軍事背景的醫院在公開上報的同時,也大規模私下進行器官移植。」

* 巨大的器官供體庫

中國各地的器官移植醫院和其網站普遍許諾:需進行器官移植的患者在數週至一、二個月內就可獲得匹配的肝、腎等器髒。鑑於人體器官在親屬以外只有百分之幾的匹配率;鑑於腎臟在離體後必須在十二到二十四小時內移植完畢,而心臟或全肝移植都要求捐贈者一旦死亡就進行移植,或直接活體摘取器官移植,預定的配對無法在隨機死亡捐贈者的基礎上得以保證(有計劃的處死才能做到)。因此,這樣異常短的「逆向」器官匹配等待時間和龐大的移植數量,必有巨大的(人數在數十萬、甚至數百萬的)事先已完成血型和白血球抗原配對的器官供體庫和計算機配型系統作後盾。

然而在中國,由於立法和文化等方面的原因,還沒有形成器官自願捐獻的系統。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二日的《南方都市報》稱:「到目前為止,我國完成器官捐贈二十一例,共捐獻器官八十八個」。二零零五年的有關數據顯示,中國目前的親屬活體捐獻率僅為百分之一點一,其餘超過百分之九十八的器官(按中國的公開數字也有超過八萬個大器官)來源都控制在非衛生部系統。二零零五年七月,在世界肝臟移植大會上,衛生部長黃潔夫代表中共當局首度正式承認,目前中國大多數移植器官來自於「死刑犯」。

中共一直將執行的死刑人數作為國家機密,不對外公布。據大赦國際的紀錄,一九九零到一九九九年間,中國一共判處了一萬八千一百九十四起死刑,平均每年一千八百一十九起,二零零一年更達到創記錄的二千四百六十八起,公開判處死刑的原因從謀殺、強姦等刑事犯罪到經濟犯罪不等。但國際社會認為中共實際「處決」的人數要遠高於此,這從中國近年器官移植數量也可得到部份佐證。那麼,在中共公開判決以外可被「按需處決」的巨大的可能群體是誰呢?

* 中共的「死刑犯」定義

中國的器官移植從一九九九年以後,進入全速發展時期,而這恰與中共迫害法輪功同步。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前獨裁者江氏出於妒忌和對權力的偏執,與中共相互利用,發動了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群體的滅絕運動。

迫害之初,各地學員紛紛進京上訪,告訴政府和民眾教人修心向善的法輪功是好的,希望能停止迫害,還民眾自由修煉的權利。據中共內部統計,在這段上訪的高潮階段,僅北京郊區每月都維持約七十萬來自各地的上訪學員。然而,信訪局和天安門廣場成了中共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場所,學員們被綁架、非法關押、毒打甚至被折磨致死,大量法輪功學員失蹤。

據中共的統計資料,中共的公開監獄有六百七十所、勞教所三百所,關押容量約一百八十萬人。當年各地的監禁場所關押了大量法輪功學員並大幅超員,據中共內部統計,到二零零一年四月底,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已達八十三萬。

為「鏟除法輪功」,中共又在全國範圍興建了數十個秘密集中營。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法新社報導,中共在東北和西北新建了兩個容量五萬人的關押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學員們被用火車運往那裏,迄今無人生還。二零零六年三月,瀋陽老軍醫揭露:「全國類似蘇家屯的秘密集中營至少有三十六個,位於吉林的代號為六七二─S的集中營,關押了超過十二萬法輪功學員和異見人士;吉林九台集中營的關押人數超過一萬四千人……。」

在中共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名譽搞臭、經濟截斷、肉體消滅」的滅絕政策下,法輪功被中共媒體鋪天蓋地的謊言抹黑、妖魔化,學員遭到肆意綁架、關押和殘害。江氏下達的對法輪功學員「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密令 ,更將迫害推向了歇斯底里化。在中共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精神病院和洗腦班裏,不願放棄「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令人髮指的精神摧殘和酷刑折磨、受到殘忍下流的性侵犯、被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殘害……。雖然中共至今還沒有公開對法輪功學員判處死刑,可據明慧網通過民間渠道的不完全統計,迄今已有二千九百四十九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得以證實。

二零零六年三月三十日,瀋陽的老軍醫指證:「中共中央軍委在一九六二年就行文,省級政府有權在所轄軍區的監管下,設立重刑犯的資源再回收機構,這政策一直沿襲至今。據一九八四年補充規定,重刑犯的器官移植被合法化。……中共中央已同意將法輪功學員作為『階級敵人』,法輪功學員不再被當作人類而是被當作生產原料,成為商品。」

在中共眼裏,堅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已成了需進行「肉體上消滅」的「階級敵人」,這就是中共的「死刑犯」定義。

* 各地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場所是中共「活體器官庫」的大本營

大批被非法無限期秘密拘留的失去了一切權益保障的法輪功學員,便成為中共當局大規模盜賣器官的一個潛在源泉。中共各地的監獄、勞教所、看守所、洗腦班等拘禁場所,普遍對被押法輪功學員進行的可疑驗血和內臟檢查,恰是器官匹配、建立人體器官庫的必需步驟:

二零零五年初,哈爾濱勞教局頭目帶醫務人員到長林子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專項抽血檢查。由於學員堅決抵制,當天抽血擱淺下來。幾天後,「管教人員」挨個找學員談話,用加期、電棍逼著抽血,對堅決不配合的學員,獄警一齊上來把人按在地上強行抽血……。

二零零五年四月,四川女子監獄以查艾滋病為由,強行抽取法輪功學員的血液化驗。二零零五年二月,四川樂山五馬坪監獄對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學員強制抽血,主管衛生的副監獄長譚某到場督辦,還親自動手毆打不配合抽血者。

二零零四年八月,長春鐵北監獄的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都被抽血「檢查」。二零零五年三月,獄中所有不放棄修煉的學員被轉監,其中十二人被轉到公主嶺監獄,一進監獄都被抽了血,而那裏的所有刑事犯都沒被抽過血。二零零零、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將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帶到勞教所醫院抽血採樣。後來,勞教所還不定期的帶「不轉化」的學員去抽血。

二零零一年九月,吉林遼源市白泉勞教所接到上級指令,對非法關押的一百餘名法輪功學員做了包括血液、腦電、心電、肝功、肺部透視等全面體檢。這些法輪功學員是本地及從四平市和吉林市轉來的,均為男性。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他們被全部轉移。

二零零一年,山東省第二勞教所(王村勞教所)關押的男性法輪功學員近千人,後來由於人數增加太快,部份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濟南、青島、濰坊等地。每個法輪功學員都被強制送到勞教所醫院(八三廠醫院)檢查。醫生用B超仔細檢查肝、腎等器官,還抽很多血化驗。惡警常說:不轉化,政府有的是辦法對付你們。

二零零零年七月廣州大抓捕,天河看守所的獄醫給每個被非法抓捕的法輪功學員檢血、觸摸肝、聽心肺、查腎和眼睛。

……

* 涉嫌進行活體摘取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域分布情況

根據收到的調查線索和舉報,全國至少有二十八個省、直轄市和自治區涉嫌參與了活體摘取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幾乎遍布整個中國。而遼寧、吉林、黑龍江、北京、天津、上海、重慶、福建、湖南、山東、河北、湖北、廣東、浙江、雲南、四川、河南、陝西、江蘇、新疆等地情況尤為嚴重。

上海、天津、黑龍江、遼寧、山東、四川、廣東等地的一些醫院、勞教所、看守所、拘留所和法院在CIPFG調查員的調查過程中,承認能提供或曾經使用過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做移植。


涉嫌參與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地區

二、觸目驚心的現狀與事實

* 中國大陸各類醫院、包括非專科和私人醫院大做器官移植

中華醫學會器官移植學會分會副主任石炳毅稱:目前我國開展器官移植呈「遍地開花」的景象。以北京為例,二零零六年初,全市就有腎臟移植單位三十八家、肝臟移植單位三十二家,聽說許多單位還在緊鑼密鼓地進行籌備,其中一些醫院並不具備相應的人才和設備條件。

根收到的調查線索和舉報,各地軍隊、公安、武警及二級以上的地方醫院大都開展了移植手術,甚至很多中醫院、非相關專科醫院和私人醫院都在大做移植:

位於長春市的中日博愛中醫院內的吉林省中醫腎病研究中心,其門上赫然貼著廣告:「中醫腎病與時俱進,腎臟移植一馬當先」。

二零零六年三月,一位曾在瀋陽蘇家屯的遼寧省血栓中西結合醫院工作過的女證人指證:她身為該院主刀醫生的丈夫告訴她,二零零三年十月前的兩年中,他曾親手摘取了約兩千名法輪功學員的眼角膜,這些眼角膜「捐獻者們」無人活下來,因為他們的內臟器官隨後被其他外科醫生活體摘取,甚至連他們的骨髓、頭髮、皮膚和脂肪也被攫取販賣,最後被扔進焚屍爐焚化滅跡。這「運作」從二零零一年就開始了,二零零二年達到高峰。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向海外明慧網發出警報:大陸的惡警正與黑醫密謀出售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醫院已有器官指標分配,僅石家莊的一所中醫院就分得六個指標。

山西省第二人民醫院職業病防控中心,位於太原市雙塔西街,原為太原市職業病醫院,現實為腎移植中心。現在等待移植的每天最低在百人以上。僅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五日一天就做了十一例腎移植。換一個腎的費用約十萬元。據悉該院年創收約二點五億元。

位於濰坊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的仁德醫院是所只有職工二十餘人的個體醫院,雖名不見經傳,但近幾年卻在大量做腎移植。醫院的大夫聲稱,二零零六年農曆新年前不到一個月就換腎五例,五月換腎八例……,供體絕對年輕、健康,而且男性的多,手術都在夜間進行。該院的崔大夫說:「別看醫院小啊,俺就是專做這個(腎移植)的。俺這兒的腎源離體不超過二十四小時,絕對保證質量,院長親自取(腎),親自做。」

據「結核病健康教育網」等網站報導,山東東營勝利石油管理局醫院成為山東大學醫學院、濰坊醫學院和濟寧醫學院的實踐教學醫院。一九九九年十月,醫院開展了首例腎移植手術,二零零二年十月實施了首例肝移植,目前該院能大批量做腎移植。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六日一天內開展腎移植六例;二零零四年一月九日至十二日的三天內,移植腎十例,移植肝一例。

……

* 中國成為全球器官移植中心

二零零六年四月三十日,瀋陽軍隊醫療系統的證人指證:「在一切與人類活體有關的出口產品中,中國產值居世界第一,中國在全世界已形成了巨大的器官交易網,中國已成為國際活體器官交易的中心,在二零零零年以後一直佔世界活體器官移植總數的百分之八十五以上。」這些數據是上報中共中央軍委材料的一部份,有幾個人還因為在此領域的突出「成績」被晉升為將軍。

天津東方器官移植中心的海外患者比例高達百分之八十五,他們多來自韓國、日本、馬來西亞、埃及、巴基斯坦、印度、沙特阿拉伯、阿曼和港澳台等近二十個國家。曾在該院做過肝移植的韓國患者披露,從二零零五年十二月十六日至十二月三十日的兩週內就做了五十三例肝移植。

今年三月末,因床位不足,除設在醫院四至七樓的病房外,還借用了天津國際心血管醫院的八層作為韓國患者住院區,華夏賓館的三至六樓,天財賓館的二十四和二十五樓也住滿了等待移植的患者。但即便如此,床位仍然緊張。

新華網和中華肝病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初報導,總床位五百張,建築面積四點六萬平方米的東方器官移植中心新大樓於九月一日正式投入使用。這樣該中心的總「病床年周轉率」可達上萬次,外科手術中心可同時進行九台肝移植及八台腎移植手術,成為亞洲規模最大的器官綜合立體移植中心。該中心在重點發展肝移植的同時,還將大力開展腎、胰、骨、皮膚、毛髮、幹細胞、心、肺、角膜、喉等組織和器官移植。


天津《今晚報》: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大樓正式啟用預示更多的移植手術

一韓國患者披露,今年五月,他本想在上海仁濟醫院換肝,但該院接到了上級指令,暫不得在上海進行器官移植手術,所以六月三日轉到杭州的「浙江省第一人民醫院」接受了手術。在那裏見到的患者來自世界各地,有白人、黑人,還有韓國人、日本人等。這些移植用的器官都是身著軍裝的醫院醫生到監獄,從服刑人員身上摘取來的。在上海中山醫院,去年九月初的一個晚上同時進行了六台換腎手術,接受器官移植的人有韓國人和日本人。在韓國有專門聯繫器官移植的機構,安排患者到上海、廣東、天津、重慶等地接受移植。

西安高新醫院是一家與英國醫院管理公司合資的具有國際化規模的醫院,器官移植中心成立於二零零三年,負責移植中心的首席專家是北京解放軍三零九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任石炳毅,吸引了大批外籍人士做腎、肝和心移植,生意興隆,兩年已做腎移植五百餘例。中心副主任范鬱會稱,該院背後擁有龐大的器官供體庫可快速配型,保證器官離體時間極短,這是吸引許多海外移植中介與之交易合作的主要原因。

據台灣衛生署統計,截至今年七月底止,台灣約有六千九百名器官衰竭患者在等待器官移植,但每年能在台灣幸運接受移植者僅約五百七十人,許多患者前往北京、天津及廣東做器官移植。

……

* 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記錄」

中國時報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報導,由台灣兩大公司耗巨資新建的廈門長庚醫院今年底將建成使用,該院規劃為四千五百個床位,器官移植為其主營方向。廈門台商爆料說,以鄰近廈門的福建漳州的一家三級醫院為例,每年至少完成三千例腎臟移植手術,其中至少四分之一的換腎者來自台灣,因此推想長庚醫院的前景誘人。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四日,參加世界首屆器官移植學術大會的德國醫學博士托斯頓﹒泰瑞醫生,在譴責中共活體摘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集會上揭露,會議期間一位來自天津的器官移植外科醫生告訴他,他所在的醫院是天津三家能做器官移植手術的醫院之一,他們一年就做了約二千例肝移植手術,「這個數字比整個德國一年的手術還多」。

據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網站報導,二零零六年四月二十八日該院移植中心同時為十七名患者完成了移植手術,其中二台肝移植、七台腎移植、八台角膜移植,稱「如此多的大型移植手術在一天完成,標誌著我院器官移植手術已成為常規手術。」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六日,該院做了十五台移植手術;九月三日,該院完成七台心肝腎大型手術……

《北京現代商報》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介紹:清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副院長兼北京市器官移植中心副主任管德林,已有 「二千七百多例腎移植、四十餘例親屬腎移植、近二十例胰腎聯合移植」的經歷。三年前管德林又受聘於雲南腎病醫院任名譽院長,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五日,他就指導並主刀了八台腎移植。

由吉林大學第一醫院器官移植中心主辦的北方移植網上有以下內容:「中心主任傅耀文教授,共完成同種異體腎移植二千六百餘例次,自體腎移植二十餘例,具有豐富的臨床經驗。」據悉,傅耀文的妻子孫蘇平現任長春經濟技術開發區法院院長,與吉林省公、檢、法、司等部門的關係都通,掌握了大量器官來源。該院正為腎臟移植中心建新樓,四處「招兵買馬」,準備擴大規模。

解放軍總醫院附二院器官移植中心網頁介紹,中心副主任石炳毅主刀腎臟移植一千二百例、肝臟移植一百一十一例、心臟移植二例、胰腎聯合二例、肝腎聯合二例、幹細胞移植五例。

知情人披露:「二零零零年至零一年間,北京朝陽醫院連星期日、星期六也做腎移植手術,最多的一天做了二十一台,還有做十四台的。平時這種手術也很多。」

遼寧大連一知情人揭露:「前不久,我親戚經大連第三人民醫院眼科介紹去了山東省眼科研究所,在那裏確診角膜有問題,入院後的第三天就做了角膜移植。該院年輕醫生非常多,來自各地的患者很多,床位很緊張,醫生很忙,每天要做十幾台移植手術……。」

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醫院器官移植科主任林民專(原第一軍醫大學珠江醫院器官移植血液淨化中心主任),已做二千多例腎移植。

僅有二甲資格的廣東東莞太平人民醫院從九九年開始做器官移植,患者大多是外國人,現已經完成腎移植二千多例,二零零六年頭三個月就已做腎移植三百例。

……

在這些醫院和專家們炫耀的「業績」背後,有著怎樣不可告人、慘絕人擐的悲劇!

(待續)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