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起 闖出去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二十日】我是河北大法弟子,由於學法不深,講真相做的也不夠,被邪惡鑽空子,有了藉口加以迫害。2004年10月的一天晚上,邪黨20餘人闖進我家,強行非法大搜查,搶走了我所有的大法書籍和資料,並將我綁架到公安局,非法判勞教三年,關押在河北高陽勞教所。

在勞教所,我被單獨關押了一個多月,雙手銬在床上不能行動,它們弄來了大量的邪惡的書籍和光盤之類的東西,強行給我洗腦,並不時的安排一些邪悟之人做轉化。由於學法不深,在高壓下我違心的寫了「五書」,後被分到轉化班裏。

到了那裏環境就稍微寬鬆一些了,和同修們在一起我開始背法。我用最短的時間把《洪吟》全背下來了,並認真的回想這段時間到底是甚麼原因被邪惡鑽了空子。

在被綁架前一段時間裏,連續出現了一些奇怪事情,這些可能就是預兆,比如:我的手機會莫名其妙的收到一些不明信號,往外打會出現串線,還有的同修給我打電話直接明說要甚麼資料,一經提醒才恍然大悟。還有就是我身體突然出現病業,頭暈、頭痛、耳鳴、耳聾、噁心、目眩、嘔吐,長達兩個多月不能幹活,最後被綁架。

自被邪惡綁架到公安局,從看守所到勞教所我一直都在背法,堅定正念,時刻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但是到最後還是不能堅持到底,在公安局被暴打時堅持不住供出了同修的名字,給大法造成了損失,給同修造成傷害,到了勞教所被強行轉化又寫了「五書」向邪惡妥協了。想到這一切,到了最後的最後了竟是這樣一個結果,自修煉到現在10年了,前功盡棄甚麼也不是了,想來真是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將來有何面目見家鄉的同修!痛心至極。

寫了「五書」後的日子裏,身體明顯的出現了不適,咳嗽不止,身體到處痛,後來竟得了甚麼前列腺炎。我心裏非常清楚這是在往下掉,心裏非常痛苦也非常害怕。

在後來的一些日子裏,又來了兩位年歲大的同修,他們兩個非常堅定,正念很足。已經在縣洗腦班關押了兩年多了,我們都很佩服這兩位同修。惡警的強制轉化又開始了,其中一位同修立即絕食抗議,邪惡惱羞成怒,連續幾天使用高壓電棍迫害這位同修,同修被電得死去活來,鮮血流成一片,硬是不吭一聲默默地承受著極大的痛苦。結果只用了10天,看守所就把這位大法弟子送回了家。這件事在勞教所對於我們被非法關押的全體同修來說產生了極大的震動,都是大法弟子,對照自己每個人都各有感受。

不說別人單說自己,我突然產生了一念,我要出去,我一定要出去!舊勢力的安排我根本就不承認,可是要想出去談何容易,要有強大的正念才能做到,於是我更加抓緊時間背法,堅定正念,並和有關同修一起準備絕食。

經過半個多月的準備,我正式進行絕食。說來真是高興,絕食的第一天師父便點化鼓勵我,讓我看到了另外空間的美麗景象,我知道師父在看著我,於是我信心百倍。又過了幾天時間,我的前列腺炎慢慢消失了,我從心裏感謝師父對我的慈悲救度。可以這樣說,整個過程都非常順利,中間雖然也出現了干擾,但也都順利的走過來了。我經常和同修講我這次絕食是破釜沉舟,不留後路。縱然前邊有刀山火海我也要往前闖,絕不回頭。

從開始到最後,我堅持了一個多月,我想按計劃安排已經差不多了,我應該寫聲明了,於是我拿起筆鄭重的寫下了嚴正聲明:幾年來惡黨對我們的迫害是強加於我們的,勞教所的強行轉化也是強加的,我們是不承認的,所有對大法不利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我把聲明交給了看守所的大隊長。

由於身體極度虛弱,我暈倒了。他們把我送到醫院緊急搶救,經檢查診斷為:高血壓、低血糖、腦血栓,這樣在師父的加持下我才回到家。

整個過程歷經三個月,幾經周折。但因篇幅有限不必多寫,我終於用正念闖出了勞教所。在整個絕食過程中勞教所的同修共同配合全力幫助,正念堅持。回來後我才知道家裏的同修也在用強大的正念加持我闖出來。大法弟子是個整體,我能闖出來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分不開的。說來非常慚愧自己做得不好,希望同修引以為戒,也希望跌倒的同修爬起來,正念否定邪惡舊勢力的安排,闖出魔窟,寫出經歷來交流。希望同修對我的不足之處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