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最後越要修正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8日】非常可喜的是我有緣得了宇宙大法,對師尊的慈悲救度無以言表。我原有的心臟病不翼而飛,從而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曾幾次出現車險都在師尊的呵護下,無一次受傷,安好無恙。慚愧的是師尊要求的三件事我沒能夠做好,無臉面寫心得體會與同修交流。從明慧週刊看到同修們的一篇篇心得體會文章,深受啟發和感悟,心想等自己三件事做好了再回報師尊,這樣一拖再拖,覺得與同修們差距越來越大,我不能再等待。我是一個由於執著太重、做事偏激邪悟而掉隊的學員,是慈悲的師尊不嫌棄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把我從舊勢力的泥潭中再一次拉上岸,使我從新歸正了自己修煉的路,其實我想說想寫的很多很多……

師尊的一次次寬容,雖然我做錯不少事,還是不想丟下我。有一天師尊點化一位同修在路上遇見我,跟我談起法輪功是受誣陷的,說我們以前「轉化就圓滿了」都是偏激的邪悟,「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並且說社會上已出現了「三退」高潮,師尊的正法已到了最後的最後……。我後悔掉隊的這幾年沒能為大法做點甚麼,更談不上救度眾生,學法更不用說了(當時轉化時覺得自己圓滿了還挺高興,現在回想起來真是無地自容)。

那天告別同修後回到家,師尊度人的大法旋律又響徹在我耳邊。一邊幹活一邊聆聽著大法的旋律,頓時渾身能量倍增,我感到我又溶入了法中,又成了大法的一個粒子,我從新請了《轉法輪》,開始學法、發正念、講真相

當我做的好時,師尊就鼓勵我。其中有一次,我去貼真相標語,我當時心態非常純正,我就是去救度眾生,讓眾生看到真相後而覺醒。當我貼完回家打坐時,我看到我貼的標語活了,變成了黃色飄帶飄落到善人的家中,他們像得了寶貝一樣接回家中。那晚在煉功中,我感受到了菩薩扶蓮的美妙感覺,手像被東西托著,身體向上拔,一層層不知越過多少空間;當我上到最後一層空間時,我看到有像噴霧器式的東西在噴洒,而且噴出的氣狀物看的很清楚呈白色霧狀,我腦子立即反應出一個念頭是師尊有意點化我,讓我看到這一層空間,還有許多邪惡爛鬼,需要我去發正念鏟除。

雖然在常人社會中修煉會遇到各種苦和魔難,但是每當我闖過那一關,提高上來後,師尊的法沐浴著我的心田。我多次明明白白感受到師尊加持,我的身體像通了電一般,有時師尊給我灌頂淨化身體,從頭灌到腳,那種美妙,那種輕鬆,常人是感受不到的。

記得在2001年農曆十月份的一個晚上,頭半夜我發正念,當時就是針對大魔頭鏟除它另外各層空間的元神,打入十八層地獄。我有了強大的一念,「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師尊加持我功能。過了一會就聽到從東南上空過來了一怪獸的聲音,快到我跟前時就感覺手裏有甚麼東西,我趕緊把手印握緊,並發出強大的一念,把這怪獸化成水。就在同時,我感覺從我雙盤的腿上消去了一塊大的業力團,頓時身體有起空的感覺,那個怪獸的嚎叫呻吟著向西北方向落去。一會兒又看到江魔頭的人身乾瘦如柴,沒穿衣服,側身被捆鎖在鐵椅子上。

我發正念出定後就輕鬆睡著了。下半夜我們家的吊扇突然自動旋轉了起來,我和丈夫從熟睡中被吹醒,我當時就悟到是師尊叫醒我,因為第二天是我們那裏大集山會,我從同修那裏拿來很多真相材料準備貼、發,我趕緊起床。10月份的夜風比較涼,我跟丈夫說吊扇自動旋轉是師尊點化,他似信非信說可能開關壞了。我就起床關好開關,電扇停止了轉動,他還是不信;我又用正念讓吊扇轉動,吊扇又動了起來,這一次我沒動手去關開關,用正念讓吊扇不轉動,結果真的停止了,所有的一切都是法的威力。

當我那夜走出房間時,我發現天空中流星像下雨般落下,也是向西北方向落去。看到這些,我更肯定了自己鏟除魔頭的正念是有威力的。那一次去貼、發真相資料一點都不害怕,正念正行,很輕鬆的貼、發完了。到了白天,陽光格外明媚,晴空萬里,沒一絲雲彩。

之後我去北京證實法,因自己帶著偏激圓滿的強烈執著心而去的,被邪惡鑽了空子,寫的材料被當地看守所扣留了,再後來進了舊勢力安排的強制洗腦轉化班。回想這些,自己真是慚愧的無地自容。

師尊發表經文《走出死關》,我看後感覺時間的緊迫,我還有那麼多的人心沒去,還有無量眾生還不了解大法真相。曾有緣和我一起學法煉功的同修,由於怕心,至今還有一些沒走出來證實法。師尊不想落下一個真修弟子,我應該積極的幫助他們走出來做好師尊要求的三件事。當師尊在經文中提到只記弟子的成績而不記弟子的過錯時,我更感到了師尊的慈悲和寬容,我們還有甚麼理由不精進呢!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