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車場 講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九日】我今年48歲,下面與各位同修談一下自己修煉與洪法的心得。

算一下我也算是一名老學員了,從得法到現在已有九年的時間了。記得那是1997年3月份的一天,家裏的一位親人已經得法,是她第一次帶我走進了學法小組,那次我也真正的認識了法輪大法。開始最明顯的是脖子疼,也沒有放在心上,依然堅持聽完了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後來才悟到這是師父第一次給我清理身體。後來我找到了離家不遠的小花園煉功點,就這樣我正式的走入了修煉的環境。

一天在與大法弟子切磋時,聽到了一位大法學員說我們大家都是有緣人,其實有的同修沒得法前,師父就已經管你了。聽到這裏我忽然想到了在我得法半年前的一天,我騎著自行車,後邊帶著我12歲的兒子,我兒子正在跟我說話時,突然間後面疾駛來一輛出租車,事情發生的非常突然。那時根本來不及閃躲,結結實實的撞在了我和兒子的身上,周圍群眾都看傻了,他們說出租車把我和兒子撞出去10米多遠,飛了起來又坐到了地上,奇怪的是我們倆卻毫無損傷,但那時我並沒有得法。我站起來看看兒子,兒子也看了看我,甚麼也沒說我帶他就回家了,那個時候在想反正我和孩子都沒事,還把出租車的整個前面撞進去一個大坑,想想司機也夠倒霉的了。後來我兒子也得法了,我們都悟到是師父已經提前為我倆化解了一難。這樣神奇的例子發生了很多,在這裏不一一說了。

我想不管遇到甚麼樣的事情也都不是偶然的,後來在法中我也悟到大法弟子的這顆心是否堅定這很主要,師父給了我們一部天書,又傳授了我們宇宙的真理,同樣大法弟子用天書和真理來修煉自己的這顆對法堅定的心,這樣才能不斷提高,在修煉中我也找到了自己的歸來和生存的意義。

時間一天天過去,但有些事並不是我們想的那麼簡單,平靜的修煉環境突然變了,在瞬間所有邪惡的大帽子都扣在了法輪功的頭上,好人變成了壞人,善良說成了邪惡。那時我還不敢相信,但堅定的心依然沒變,後來在師父經文中說到:「任何壓力不都是考驗對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堅定嗎?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為誰而修》)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大法弟子都有一種感覺就是時間好像越來越快了,的確我也總覺得時間老是不夠用,但也許這也是一種執著吧,心態擺正也就平衡了。

我和丈夫開了三個洗車場,每天來來往往的人很多,開始沒有悟到面對面的去講真相,可能也有一顆心的問題,後來悟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不能在用人的思想了,我們是神,應該用神的一念去救度眾生。

我也清楚自己的這份工作也是師父安排講真相的很好的一個環境,來洗車的司機我都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撿到大法資料一定要看,看完再傳給別人,他們都很贊同,也把我的話放在了心上。

可還是有些人很邪惡,撿到材料不但不看還馬上撕掉,開始我很著急,但平靜一下之後很善意的與他們交談,告訴他們共產惡黨是很邪惡的,並舉了很多的例子,也說了自己修煉以前的身體變化,可他們還是不信。回到家後我很著急,覺得自己做得很不好,非常難過,但我又一想,我是大法弟子,為何講真相時心中不裝著法,師父在經文《正念》中也說到:「然而邪惡已經看到了他們的末日,也表現得越來越瘋狂,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所以為了更有效地起到正法的作用,大家在講真相的同時,一定要重視發正念。」

對呀!其實師父給我們的神通就是用神的一念來解體所有干擾我們做三件事的一切邪惡因素,後來我與他們洪法時,同時打出去正念,這樣我感覺效果非常好,我的家人和親屬也都寫了三退聲明。

這時我覺得法的威力太大了。我父親也是常人,我告訴他在心裏默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次父親突然暈倒了,沒有任何知覺了,大家都認為人已經不行了,但我覺得每個人都是被救度的眾生,更何況是自己的親人,我就對父親說:喊「法輪大法好!」結果父親真的喊了出來,又恢復了正常。

通過這件事我們家裏那些反對大法的人,也都一一相信了大法的威力,同樣這件事也讓我感覺到師父說過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千萬年前大法弟子都與師父簽下誓約,來完成今天的史前大願,大法弟子整體的修煉環境很重要。一個大法弟子的問題我覺得就是關係到整體的狀態,因為現在並不是簡單的個人修煉時期,是大法弟子共同提高,共同集中正念的時候。有些大法弟子不精進,狀態很不好,這樣就應該大家共同發正念清除邪惡,一個常人都可以有清醒的認識,大法弟子就是更應該有強大的正念來加持自己!

在洗車場洪法時也發生了很多神奇的事情。一天我們還是照常洗車,同時也告訴來的每位司機法輪大法好,給他們一些大法資料叫他們看。這時來了一輛豪華奔馳轎車,在平時很少洗到這樣的好車,一般都是出租車,還沒等我們說話,車主就走了,臨走前告訴我們說他去吃飯一會就回來,我也答應他說:你吃完飯車也洗好了。

就這樣我們剛想洗,又來了一輛出租車,司機下車說了一句:徒弟,我幫你把奔馳倒下來,在下面洗吧!我們也不知道為甚麼,就這樣,他把奔馳倒了下來。剛停好車還沒有幾秒鐘,一陣大風把院子裏的兩根大鐵柱子颳倒,倒的地方正好是奔馳剛剛停的地方。我看了看丈夫,互相笑了笑,我們悟到師父太慈悲了,這一難師父又給我們化解了,如果鐵柱子真砸在奔馳上,那我們就不用洗車了,家裏所有的錢也不夠賠,當然也就沒有這麼好的救度眾生的環境了,最神奇的是出租車司機管我丈夫叫「徒弟」。

一天我去市醫院看一位病人,也是藉著這個機會去洪法,病房裏有一位病人的家屬,我和她講了大法好,同時也告訴他電視台報導的都是假的,是共產惡黨在欺騙百姓,她非常的理解,並且對我說她很贊成,她也覺得電視台的信息很不可信。但就在這時我感覺自己的嘴有點難受(預感到有些不妙,當時沒有悟到及時發正念)就想馬上離開醫院,在下樓的時候開始發正念,但那時感覺身體慢慢發軟,後來就倒在了樓梯上,可心裏還很明白:這一定是邪惡在干擾,我是大法弟子,邪惡你們決不能迫害我,兒子也很著急發正念。但當時還是站不起來,症狀反映出來的就是常人的血栓症狀。後來大法弟子知道了,並及時把我送回了家,我與大法弟子同時發正念,決不承認這種迫害。

躺了一個星期身體慢慢好轉了,但還是覺得右半身很僵硬,一位大法弟子悟到:現在你應該馬上走出去講真相,這種狀態就是一種假相,決不能承認它,同時請師父加持。我的身體很快恢復健康。通過這一次的事情,我也悟到,在邪惡干擾時,是考驗大法弟子的這顆堅定的心和自己正念,遇到這種情況主意識一定要清醒,正念一定要強。「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大法弟子是有神通的,自己的一念可以馬上可以解體邪惡。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各位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