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體黨文化就是解除邪靈附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五日】中國大陸社會存在著一種奇特的現象,那就是幾乎人人都明白××黨邪惡,但是決大部份人卻以各種各樣的藉口默認××黨政權的合法性甚至其中部份人還會為××黨的暴行叫好。然而,理智清醒的人都知道,既然知道一個東西不好,卻又「認同」它甚至為之辯護,如果這種事情發生在極少數人身上那麼還可以理解,但是作為一個十多億人口的國家普遍存在的現象就有些怪異了。

無論中國歷史上產生過多少邪惡,但是誰也不能否認中華文化的主流是儒家的「仁、義、禮、智、信」,道家的「真」以及佛家的「善」,特別是在知識份子中更有「殺身取義、捨身成仁」等追求正義的傳統。然而,這個歷史上非常優秀的民族,為甚麼會臣服於××黨的暴力政權之下呢?我們必須注意到,在××黨橫行於中國的同時,有一種充滿謊言、通過暴力和恐懼推行的文化密布於中國大陸。它沒有理性卻又無所不在,讓人深陷其中而不自覺;它不但控制你的行動,更加控制你的靈魂;它讓人們失去分辨善惡的自主意識;它強迫你認同它;它慫恿靈魂的墮落;它通過「逆淘汰」的方式選擇「中堅分子」,它就是「黨文化」,它就是邪靈的附體!

黨文化的最大特徵就是其「非理性」,這個特性也表明了,黨文化絕對不是人類應該具有的文化系統,人類是講理性的。黨文化這種「非理性」從表面而言表現為行為或者語言邏輯的混亂性,或者稱其狡辯、強詞奪理、神經質,但是從本質而言,這種「非理性」的特性其實是××黨邪靈獸性的具體體現。

××黨以階級劃分社會人群,並在一段時期內以此為標準確定人的生死。稍具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在社會中貧富的差距是一直存在的,有為富不仁的,也有「窮」兇極惡的,然而這個常識性的事實存在,卻被××黨強行作為區分「好壞」的標準,荒謬的可笑!筆者小時候曾苦思冥想為甚麼會有窮富之分,××黨曾經說,富人是靠欺壓、剝削窮人致富的。然而筆者的鄉里民風彪悍,我從小就知道人真的不是那麼好欺壓的,所以設想「舊社會」的地主老財一定養了巨多的打手才能致富,但是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地主老財們在致富之前是如何養活那麼多打手的!?後來長大啦,「改革開放」了,××黨說「勤勞致富」,這個口號讓我再次想起小時候認真「思考」過的這個問題,現在的人可以「勤勞致富」,那麼以前的人是不是也可以呢?那麼那些「地主老財們」會不會也是勤勞致富的!?這些都是孩子幼稚的思維,當然並不是說實際就是這樣的,富貴都是自己決定,老天是非常公平的。然而,我現在非常明白兒時被這個問題弄的稀裏糊塗,不是我的智力發育有問題,而是××黨的謊言以及前言不搭後語造成的。

記得第一次上政治課的時候,老師用了整整一節課的時間說明學習政治的重要性,「政治貫穿於整個人類生活之中」,「不懂得政治就無法正常生活」,當然我們都明白××黨最善於在冠冕堂皇、夸夸其談的謊言外衣之下進行洗腦的教育。然而,我們長大了,成年了,才發現不但「政治」與我等無關,而且連提及「政治」都噤若寒蟬,到現在「搞政治」已經成了一個大得不得了的罪名,並且可以「無償的」戴在任何人的頭上。這種類似的××黨非理性的行為在我們人生經歷當作數不勝數。

有些朋友可能會說,我看這些都是謊言而已,為甚麼你說是非理性呢?小時候,我家裏附近有個外表很體面的人,他整日無所事事就是喜歡給別人指路,但是他從來都是告訴路人往相反的方向走,有些走了冤枉路的人返回頭時會大罵他是個大騙子,但是我們都知道他其實是個精神病人。我之所以說××黨非理性、黨文化當中充滿了非理性,正是因為任何一個正常人都不可能終生都在說謊言,不管那些謊言編造的是多麼精緻,這都不是一個正常的、理性的人的行為。謊言只是局部,它的整個過程是非理性的。

黨文化是由謊言、暴力、恐懼為主要元素組成的文化。這三個主要元素相輔相成的組成了黨文化的「容錯」性、「自適應」 性、「自我繁殖」性等龐雜生態系統的某些特徵。黨文化之中之所以充滿了謊言和暴力,是因為××黨的存在本身不具備合理性,沒有謊言和暴力,它一分鐘也無法生存。黨文化之中之所以充滿了恐懼,正是因為××黨天生的不合理性,使其時時刻刻都提心吊膽的防備著有可能會影響到它生存的因素出現,並且由此產生「扼殺於搖籃之中」這句「名言」。

黨文化有種奇特的性質,那就是「遺傳性」。黨文化是××黨用來愚弄人民維護其政權「合理性」的,民眾是受害者,按照常理人們是應該能夠認識到××黨政權的非法性以及邪惡性的。但,怪異的是被××黨壓迫的人們,不但被黨文化所侵蝕而且還繼承了××黨的非理性、謊言、暴力和恐懼。那個大名鼎鼎的「娘錯打了孩子」,就是這種受害者表現出的非理性的典型表現。受害者由於既往的被迫害經歷對「黨」懷有明顯的或者是潛意識的恐懼感,然而不可思議的是部份受害者對××黨政權的垮台同樣還有恐懼感,因此××黨那些所謂「××黨是中國穩定的根本」、「××黨沒有了,誰能治理中國」等等虛假命題才被一度廣泛的認同或者被默認。

其實,仔細的想一下就明白。這些思維是不正常的,沒有任何一個被暴力侵犯的受害人會希望作案者繼續在自己身邊行惡而不是受到應有的制裁,這不是正常人的思維,這其實都不是人的思維。這是那個邪靈附體的思維。高人早就講過,××黨是邪靈附體。黨文化在每個人身上的體現,其實就是這些邪靈控制人類思維的結果。對××黨的滅亡感到恐懼、迷茫,其實不是人的情感,而是那個邪靈附體的恐懼。因此,不解體黨文化、不解除邪靈附體難以恢復正常的人性。

蘇東坡詩雲:「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評論或者研究甚至大罵××黨的人不在少數,但是如果不解除自己身上的附體邪靈,用那個邪靈強加給我們的黨文化的觀點和方法看待××黨,如何能識得××黨的「真面目」呢!?

為甚麼要解體黨文化?是為了解體××黨嗎?當然不是主要目地,××黨貌似強大,但是在神佛眼裏還不夠一個小指頭捻的。一個受黨文化控制,被邪靈附體驅使,認同××黨邪靈的人,是正常的人類嗎?神佛慈悲於人,解體黨文化解除邪靈附體,是給人恢復人性的又一次機會。這個世界是人類的世界,天滅中共的時候,那些仍然被邪靈附體的「非正常」人類會如何呢?

解體黨文化、解除自己身上的邪靈附體,不但是自救,也是在救他人,救民族,少一個它可以控制的人,××黨就少一份行惡的能量。是不是要珍惜自己的生命,珍惜自己的未來,是我們每個人都需要認真考慮的問題!機會不是一直都有的!快!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