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狼來了,要關好門窗」說開去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三日】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常人社會之中,生生世世的常人觀念也都帶了不少,但修煉人是要脫去世俗的,是要放棄人的,「但破除後天的意識觀念很難,因為這就是修煉。」(《轉法輪(卷二)﹒佛性》)

常人都有一個普遍的觀念:人冷了要添加衣服,人餓了要吃飯,累了要休息,發跡了要享受,困難來了如何要避過,狼來了,要關好門窗……等等等等,我們在人世中久了也自然就帶有這樣的觀念,而且經常在關鍵時刻它就會跑出來發揮作用,這就是人。
 
前幾天單位的一個同事(此人同國安、公安素有來往),曾見到我之後氣沖沖的跟我說:現在國安局已經把你和另外的某某都列為重點跟蹤對像,你家裏的電話、電腦、手機、你平時的交通工具,都在監控範圍,甚至你經常在幹甚麼都統統定了位,隨時準備抓你……。

他說了很多,雖然我當時並不十分緊張,而且心裏在想:你說的連同他們告訴你的都不算數。心裏還在努力的把持著自己,告訴自己不能被其所動心。但整個一天心裏還是沉甸甸的,時不時的還在想起他說過的話,並且還在想著果然如其所言,我該如何應對之類的事。儘管每一次的常人應對之策一冒出頭時我就馬上將其當成是應該去除的常人之心立即努力排斥掉,但還是時不時的不斷的閃現出來,儘管我故作鎮定,但「狼馬上要來了,要關好門窗」的念頭一直在起作用。回家之後我還是從人的一面進行了一些安全防範,雖然發正念也較以前多了,其實現在想起來都是在做「關好門窗」的事。

昨晚在看師父講法錄像時,正講到第六講,師父說道:「過去有個人,把他綁在床上,拿起他的胳膊,說是要給他放血。然後蒙上他的眼睛,把他的手腕劃了一下(根本沒有放他的血),把自來水龍頭打開讓他聽滴嗒聲。他就以為自己的血在往下滴,一會兒這個人就死了。」我猛然悟道,這不是師父在點我嗎,師父說的例子不正和我所遇到的事情一樣嘛,我像不像被綁在床上的那個人呢,如果你也認為滴嗒的是血,其結果又會與他有甚麼不同呢,這不是你求的嗎?

早晨起來煉功的時候,腦中突然浮現起我前些年看到的一個修煉故事:一徒弟要跟其師父修煉,師父說行啊,你就結廬獨修吧。這個徒弟很聽話,費了好大的勁兒好不容易把草廬修好了,剛往那一坐,一陣狂風把草廬吹走了,他又第二次鼓起勇氣把草廬修的更結實了,可是還沒等他盤坐好呢,又一陣狂風把草廬吹走了,就這樣他修好了吹走,吹走又修,反反復復,無論如何絞盡腦汁,採取甚麼人的辦法去加固,到頭來依然沒能將草廬修成。這時他突然好像悟到甚麼似的坐在地上就開始修煉了,師父過來問他:你的草廬呢?他說我把他修好在心裏了。師父笑了。

如果我們遇到事時不是在心裏尋找自己的根本執著,而是在形式上如何如何,不改變自己不符合法的常人觀念,而是強調自己如何如何不易,這不正是舊宇宙舊勢力走向滅亡的關鍵之所在嗎?遇事總是最大限度的保護不願放棄的東西,這不正是需要正過來的根本問題嗎?為甚麼?舊勢力過去所安排的底層黑手爛鬼還在起作用。我現在悟到就是舊勢力的部份觀念依然在我們心中存在,也可以說舊勢力的一部份依然在我們心中「駐紮」。

師父講法講武術氣功講到:「你要去擊打別人的時候,不用再運氣、再想了,那個功已經到那兒了。別人打你,你去搪的時候,那功也已經到那兒了。不管你出手多快,它比你還要快,兩邊的時間概念是不一樣的。」(《轉法輪》第222頁)我悟到,你真的去除了底層常人觀念之後,你自己的一切其實與這個世界都是被隔開的,它就搆不著你了。

當然,本著對大法負責的態度,我們在保持正念的基礎上注意自己和同修的安全也是必要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