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鄉勸三退體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六年九月十一日】我的家鄉在西北農村,最近我回家鄉去對那裏的親友勸三退,針對在農村講真相,我有一些感想寫出來與同修們交流一下。

一、勸世人三退

事實上以前我已經回家鄉對我的親友勸退過了,但由於那次我圖多求快,沒有做紮實,所以這次我回去從新做好。

上次勸退時有的親戚一聽真相,馬上同意三退,並把兒孫的名字都寫上交給我。當時親戚的四個小孫子不在場,我告訴親戚要他一定給小孫子講清楚,要他本人願意退才起作用。這次回去,我又專程去那位親戚家,一問,他並沒有給孫子講。我便在親戚家等著,直到見到四個小孩,給他們當面講了真相並勸退了我才回家。

看來常人可能用常人的認識理解三退,認為是常人的甚麼活動,只要把名字寫上就可以。可能出於同樣的原因,對有些人講了半天真相,他卻說:「我甚麼都不想加入。」原來他也以為在搞常人的甚麼活動,這可能和我勸退的方式有關。

講真相主要是啟悟世人的善念,使世人看到正的因素的希望,給他們鼓起回歸的勇氣,這應該是講真相的主題。但是往往在實際中為了讓人退出惡黨組織,會採用一些常人的說辭和方式,我想我應該在這方面注意自己講真相的心態和出發點。讓我們一起再學一次師父的經文《濟世》:

濟世

講清真相驅爛鬼
廣傳九評邪黨退
正念救度世中人
不信良知喚不回

我的一個表弟,前些年做生意需要錢,從我這裏借了兩萬元。後來他不但不提還錢的事,看見我的家人還躲著走,以後來往也不多了。我母親說起此事很生氣。但我想,不能因為這個事而不去救度該救的人,在我臨走前最後時刻,我找機會專門去了我的表弟家,只講真相,沒提還錢,結果勸退了三個人,使她們很感動。

農村人看過真相資料後,主動找途徑去三退的可能性不大,還必須當面勸退。所以,在農村有親友的同修,一定不要落下他們,在農村對熟人勸退是比較容易的。但真相資料的作用也很大,看過真相資料的人,勸其三退時態度比較明朗,另一方面真相資料也可以使人們看到天象在變化。

黨文化對農村人的毒害表現為,他們對黨文化極其反感的同時會選擇自我封閉,以求自保,這也是惡黨給人們造成的恐懼心理的反映。這時應該耐心的講清,這是退出壞的集團,是對善、惡的選擇,並不要求加入甚麼。這時適當講一些天滅中共的警示,告訴他退出可以保平安,會有好的效果。

要農村人起化名,他們可能一時很為難,可以適時的幫他起個好聽的名字。不過大多數情況下問他叫甚麼,他也會爽快的告訴他的名字。

二、與同修共同提高

農村有一些大法弟子,他們大都是通過在外的親人得法的,但在當地,這些大法弟子之間並沒有形成比學比修的環境,平時交流也很少,沒有趕上正法的進程。

我九八年得法後,在家鄉的哥哥也得了法。剛開始他修煉比較精進,邪惡對大法的迫害開始後,他也講真相。但後來慢慢的他就放鬆了自己,忙於生意等事情,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很少做。

以前我回家鄉都匆匆忙忙的,把資料留下,簡單交流一下,就忙自己的事了,在家也住不了幾天。這次回老家,我把一個二零零三年得法的獨住的親戚接到我家,我們全家每天集體聽法、煉功,同時帶動我哥的妻子(她也看大法的書)一起正式走入修煉。我想這樣不至於使自己在家鄉的悠閒環境中變的懈怠,他們也需要有這樣一環境。

當我們集體煉功時,我才發現我哥到現在有些煉功動作還不準確──實際上他是第一次集體煉功,另一個親戚實際上沒有怎麼煉過功。看到這些,我感到又難過又慚愧。以前我總是急匆匆的忙這忙那,只顧自己忙著做三件事,而沒有踏踏實實的幫助他們,回到家鄉後也沒有按照師父留下的修煉形式集體學法、集體煉功,只是像度假一樣匆匆而過,使他們的提高受到了影響,由此我明白了修煉人應該在每件事情上都嚴格要求自己,事事處處按照師父的要求做好。

當然,通過這次集體學法、煉功的組織,也使我體會到了整體環境的變化。正是由於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少了,表現在人的表面環境中壓力就小了。但是這時我們也一定不能放鬆自己,師父留下的唯一的修煉形式: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是我們不斷精進提高的保證。

三、找回掉隊的同修

我在老家常聽家裏人講,以前誰誰也在煉功,誰誰也在煉功。我沒有見過他們,但我想應該和他們交流一下,找回他們。在我去找這些同修的過程中,我感到了慈悲的師父在我的行程上的巧妙安排,使交流能達到最好的效果。在我兩次去找同修之前,我的思想中都反映出各種不好的念頭,但憑著對同修的珍惜和強大的正念,我衝破阻撓和干擾,還是找到了同修。通過這兩次經歷,我體會到修煉人最重要的就是正念要強,也許當時由於自己的一念之差,就可能使同修失去一次走回來的機會,也許是唯一的一次機會。

通過交流我發現,由於邪惡的迫害,他們在修煉的路上有了一些障礙,使他們現在沒有走入正法的洪流中來(對他們本人直接的迫害並不重),但大法在他們心中都紮下了根,他們仍然以無比崇敬的神情講述在他們自己身上和周圍所發生的大法的神跡,他們也在不同成度上堅持接觸著大法,捨不得放棄。他們對《九評》和惡黨的邪惡本性在認識上障礙不大,但是他們需要在法上提高,並在行動上做好三件事。

可能由於我們通過親人認識,所以交流起來比較自然,我帶的資料和經文他們都很想看。聽起來以前也有本地的同修來交流過、也來勸退,但沒有成功。看來,和這些同修交流,在態度和方式上是值得注意的,越自然越好,不能急躁,也不能講的太高。使他們有想在法上提高的意願,是我們初步交流要達到的效果,以後可以多交流切磋,認識上的真正提高要靠他們自己學法修煉。

個人認識,請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