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妻子三退的過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30日】我勸妻子三退過程中,經歷了幾次較大的波折。由於堅持了以法為師,用法的標準不斷歸正自己,不斷找自己執著和存在的問題及時去掉它,總結經驗教訓,在心態穩、正念強的狀態下,終於達到勸退對方的目地。

記得去年上半年,我將抄寫過的三退聲明草稿扔到廢紙筐內,妻子(不修煉的常人)倒廢紙發現後,找我大吵大鬧的質問:你說共產黨是地地道道的邪教組織?咋個這麼反動?我看你越來越不像話了,平時發現你在外面這樣那樣(散發真相資料)我都沒吭過聲,現在又搞起這些來了……等等說了很多。

當妻子稍平靜後,我告訴她當地縣、鄉、鎮各級大小官員如何利用職權謀取利益,如何貪佔國家和集體錢財,吃喝玩樂,如何整人害人,上欺下騙等等一切都是邪教的具體特徵後,又勸她退出邪黨組織,她火冒三丈地說:「那些是個別人的事,他們代表不了整個黨,你別借題發揮攻擊多數,黨的組織整體是好的。你讓我退黨?沒門。」她又從頭到尾數落我一番後,叮囑道:以後不准你再胡說八道,也永遠不准再提這些不高興的事。

我在以後幾個月中,還是不失時機地提一下,可是她都用同樣的態度對待。後來我回想了一下這幾次勸退沒成功的原因:一是無思想準備;二是沒求師父加持,三是正念不足。

今年初,我在勸退了兒子後,打算再勸妻子三退。事前發完正念,並請師父加持,然後馬上找妻子談當前退黨大潮和「九評」中講到的共產黨九大基因: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如何說假話騙人、殺人;搞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六四如何鎮壓學生運動;講近幾年所發生的天災人禍全是由惡黨的惡行所引起的,是上天對惡黨行為的懲罰;講了共產黨必滅的古代預言和藏字石的啟示,人們都在選擇自己的未來等等,勸她不要再與其為伍,儘早退出,已便有好的未來。

妻子聽完後,比以前態度稍好點,說怎麼還提呢?我說:「現在的明白人都知道神要滅中共了,很快就完了。黨員入黨時都發了誓要為共產邪惡主義事業奮鬥終身,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發這樣大的誓要追隨它到底。惡黨滅亡時,凡是發過誓的人都是它的陪葬品。你是我妻子,為了救你不說行嗎?我三番五次的給你提,不就是為了救你嗎?你只有退出共產黨及其所屬組織,共產黨滅亡時,才能保你平安無事。你經常說這不舒服那不好受的,這痛那痛,全是共產邪靈附體給你帶來的不祥徵兆,你退出後就會消失的。」

妻子聽後又跳起來:「你咒我不得好死,安的甚麼心?要真是那樣,我也不怪任何人,死了也值得。我知道你把黨章和兩個證書(優秀共產黨員證書,先進共產黨員證書)給我扔了,必須給我找回來,否則,不會罷休的……」她又說了好一陣才慢慢停下來。

待了會兒,我出門時邊走邊想:為甚麼會這樣呢?正念發了,也請師父加持,甚麼理都給講了,為甚麼就是做不通工作呢?是不是學法不深,自己不精進造成的呢?除此之外,還存在甚麼問題呢?百思不得其解。總覺的做家人的三退工作比外人困難大的多。後來在學習明慧週刊中,同修的經驗點醒我,親情的執著太重,這也是主要教訓之一。

前幾天,聽說妻子妹妹去九寨溝旅遊,要來我家。十幾年不來了,妻子自然很高興,我想趁其高興之時再次勸退。吸取前幾次的教訓後,我做好各種準備,並先後學了師父《2005年舊金山講法》,《洛杉磯市講法》和《加拿大講法》。

我悟到: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各方面都在向好的方向和更好的方向發展。那些原來起負作用的神都在不斷的反正,起著正面作用,世人也在不斷的醒悟,惡的那一方在不斷減少,善的那面在不斷增多增強,邪惡、黑手、爛鬼和舊勢力已在全部銷毀的最後階段,共產邪靈和共產黨的邪惡因素不斷削弱,眾生明白的那面自然就佔了上風。三退工作肯定比以前好做多了,而且有師在、有法在,只要站在法的基點上看問題、分析問題和解決問題,再加上有對眾生負責和慈悲救度的歷史使命感,這次勸退一定會成功。

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回答提問時的講法,指出了前幾次勸退中發現的問題,師父說:「說到這我想說一下,有一些人對家裏的人講真相總是做不好,是因為你做的不對頭。一個是你不知道他誤在哪裏,是因為甚麼你不清楚。再一個呢就是大家跟家裏人講真相的時候,總是把自己家裏人當作自己的親人對待而不是當作要救度的眾生。你是個修煉的人,你是超越於常人的,你知道這一世你們是一家人,你知道前一世你們不是一家人嗎?你知道她這輩子是你妻子,下輩子說不定給誰當妻子?這一輩子是你的孩子,你知道上一輩子他是誰的孩子?」

師父接著又說:「作為修煉人都應該非常清楚的知道這一點了,不能陷在常人親戚的這個觀念中。要把他作為一個眾生、和大家一樣的眾生去救度,你去做工作的時候效果就不一樣,保證是這樣。你先別把他當作你的親人,你把他當作你要救度的一個對像跟他去講那就不一樣。其實他生命中明白的一面也知道,我這輩子和你是一家人,下輩子我會和別人成為一家人,他生命的本質是知道的。可是你真的用正念、救度他的時候,他的真念是分的清楚的,也不會陷在常人的情中了。」

這次一定遵照師父教導去做。在頭天晚上、第二天早上、午飯前我都發了較長時間的正念,並打出法輪銷毀其背後的紅色惡龍,徹底清除背後操控妻子的一切邪惡因素,黑手、爛鬼、舊勢力,並請師父加持我做好勸退。

吃飯時,我先問了一下她妹妹甚麼時間來,幾點下車,在甚麼地方接等等,在妻子正說的高興時,我提到目前全國出現的退黨大潮人數超過1100萬,平均每天兩萬人左右,照這樣退下去,這個惡黨垮台就快到了。現在出門只要把耳朵敞開一點,到處都能聽到有人議論這個惡黨如何的不行了,老百姓受的苦簡直太多太大了,都在罵惡黨的祖宗,它已經失盡民心。接著我又與其重複了以前講過的九評有關的內容,預言和藏字石的啟示等,我說:「這些你都聽過了,當前的形勢也看到了,你以前加入過黨團隊組織,趕快退了吧!」前面講的她都聽得比較認真,她停了停說:「你把那些(黨章和兩證)都給我扔了,我又只是個普通的黨員,單位早就不存在了(賣給了私人),長期無人管,不交黨費,不過組織生活,退與不退根本不存在了。平平淡淡的過一輩子就行了。」我說:「因為你入黨時發了那樣大的毒誓。也就是對天賭的咒,這不是一般的小事。所以你不明確表態退出是不行的。必須公開的對天明確表態退出共產黨及其所屬組織,否則在神滅惡黨時,你是它的一員,你就是它的殉葬品。」她「嘿」了一下。

我見她還抱懷疑態度,就給講了南亞大海嘯和紅眼獅子的故事。最後說:「沒有人動一刀一槍,幾十萬人不到半個鐘頭全完了,這不是假的吧?要當時那些人聽那個說大海嘯要來了,快跑呀,就跑了,那不是全得救了嗎?正因為無人相信,才遭到了葬身大海嘯的下場。那個老太太見獅子的眼睛紅了,也是叫全村人快跑,馬上發大水了,那些人不但不跑,反而嘲笑她,結果呢,大水來了,全村人被淹死,只有那個老太太帶著家人跑脫了。所以,要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無神論是黨文化的東西,不能老捧著不放,三退了對你又無任何影響,又能讓你平安無事。何樂而不為呢?我說這些完全是為你著想,而且是為了挽救你,為了你能有好的未來。」

妻子沉默了,我繼續發著正念,求師父加持。我知道她在思考。飯後,妻子將取款的折子給我說:你去取點錢,等妹妹來了好花。我問:「剛才說的想好了嗎?你要同意就說個『行』,否則說『不行』。你表了態說『行』,就給起個××名就行了。」她停了半分鐘,連說了三個「行」,我高興的說「你得救了」。

勸妻子三退成功,我體會一是堅信師父堅信法,以法為師,離不開師父的加持,而且正念要強;二是不斷去掉各種執著心,特別是對親情的執著心;三是要多學法,用法來指導自己的一言一行。這是修煉好自己做好三退工作的重要保證;四是不能急於求成,要給予對方充份思考的時間,還要有「不到黃河心不甘」的堅定決心。

這件事本來不想寫,因為自己的文化低,又是六十多歲的人了,三件事沒有別的同修做的好,學法修心差的又遠,執著心也多。但是呢,反過來又想,正因為自己差距大,問題多。那麼寫的過程就是修煉提高,找差距去執著心的過程。所以還是寫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