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木斯農墾子弟學校教師張秀春被迫害經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9月1日】張秀春是黑龍江省佳木斯農墾子弟學校教師,1994年得法。今年59歲了,她與家人在大法中的受益幾天都說不完。自從1999年7月20日,她與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一樣受到方方面面的迫害。

迫害一開始,學校610逼迫她把大法書交上去,寫不進京的保證。當地派出所、居委會、總局610的人就經常上門騷擾,搜查。2001年3、4月份,奮鬥派出所惡警王越仁及610的盧佳軍,以到家看看為名,強行搜走印有「真、善、忍」的小牌匾和煉功帶。從那以後,王越仁夥同居委會的繆南新又兩次對她家搜查,搶走了師父法像和大法書。張老師和他們講真相,講善惡有報的道理。

在2002年4月12日王越仁帶兩名惡警及居委會的繆南新,610的丁連喜闖進她家搜查。搜出幾份大法資料,按他們的算法一頁算一份是十五份。並揚言拘留她,因為她在單位工作很出色,在群眾中的威信高,沒有得逞。同年同月的22日大法弟子徐洪珍、馬小華母女被非法綁架後,他們就更加不斷的上她家騷擾。在無法正常生活的情況下,2002年5月,她被迫離家,流離失所。惡人們不但迫害大法弟子,就連不修煉的家人也不放過。張老師的兒媳去派出所辦身份證,王越仁讓她說一百遍法輪功是××,否則不給辦。10月王越仁聽說張老師在家,他鼓動單位來騷擾她,張老師再次被迫離家。2002年11月王越仁由於刑事案被拘留而遭報。

2003年5月下旬,當地公安又傳出消息,要上她家搜查。這樣,她又一次被迫離家。她走後第二天晚上9點多,有兩個前進公安分局的惡警來她家搜查。各房間搜了一遍,沒找到甚麼。他們問張老師哪去了?她丈夫說;「你們找她甚麼事?」他們說:「了解一下情況。」她丈夫又說:「你們沒完沒了的來騷擾,我們沒法正常生活。我都不知道她在哪裏。」他們沒再說甚麼,只好走了。

通過不斷學法,張老師認識到:修大法沒有錯,一有風聲就離家出走,是自己不對勁。應該正面去證實法,講清真相。在2003年6月初張老師又回到家。

2003年9月5日單位主抓迫害法輪功的蔣玉華把她找去。說上邊指示:「凡是煉法輪功的,一律必寫『轉化保證』,否則就送建三江學習班。不轉化,就停發工資,開除工職。」張老師說:「修真善忍是做好人,往哪轉化呀?那不就是讓做壞人麼?你這也是參與迫害,將來追究責任,你就是替罪羊。」單位領導說,寫個保證,你要煉回家偷著煉去,甚麼都不失我也好交差。張老師告訴她,「我修的就是『真』,不說假話。既然上邊指示,有文件嗎?」她說沒有,口頭的。並威脅張老師,說不寫每月1000多元的工資就沒了。又說你是××黨員,上邊規定黨員不准煉法輪功的。」張老師說:「我可以退黨。」這樣,下午就寫了一份退黨聲明交了上去。

過了幾天,蔣玉華又派人來張老師家,當著她丈夫的面說是寫一份保證交上去就完事了,甚麼都不影響。還特別強調:「要不寫就開除工職,一個月一千好幾百塊就沒了,後半輩子怎麼過?」張老師還是沒動心。他們見和她說不通,又急著向上交差,就背著她,讓她丈夫寫了一份「和法輪功決裂的保證書」。這件事丈夫始終瞞著她,不讓她知道。

2003年12月8、9日,單位又傳出消息:不轉化的就送建三江洗腦班。還有好心人打來電話告訴張老師:「誰來敲門都不要開,並叫她趕快離家。」12月10日上午,在外地出差的丈夫也打來電話,叫她趕快走。12月10日下午2、3點鐘的時候,就聽見樓道裏響起一群人的腳步聲,走到她家門口停了。這時有一人叫著張老師的名,讓她開門(叫門的是居委會主任繆南新),她沒去開,這時,他們就用萬能鑰匙把門開開了。一群警察(大約10來人)由居委會主任繆南新領著一擁而進。他們還帶著攝像機、照相機。進屋,不容分說,就開始翻箱倒櫃,挑被褥,撬床板,一通抄家。張老師問他們是哪的,他們說是前進公安分局奮鬥派出所的。她問他們為甚麼私開人家房門?他們說是奉上級命令進行搜查。折騰了一個多小時,搜出了一些師父的近期講法和三本網頁,他們見再也搜不到甚麼了,就由兩個警察架著張老師上了警車,帶到了奮鬥派出所。在那又是做筆錄,又是照相。晚上5點多把張老師非法送到了佳木斯看守所。

後來張老師丈夫出差回來後,托了人到看守所來看她,告訴她是電話被監控、竊聽。並說有人已經跟蹤張老師兩個多月了,是省公安廳點名讓抓的,還嚇唬張老師家人說問題挺嚴重的,夠判好幾年的,她丈夫和家人怕張老師遭迫害,不惜花錢給她辦了保外就醫,後來又說是取保候審。聽她丈夫說,請他們吃飯不算,他們明碼要價就是6000元,說是三家分(市局、分局主抓迫害法輪功者,還有看守所獄醫)。連吃飯共花一萬元。

這就是張老師修大法遭受的迫害。不能正常生活,經濟上遭到損失,更大的是精神上遭到的傷害,現在一聽到樓道裏腳步聲大一點,她感到說不出的恐懼、心跳,現在,丈夫還經常說,你要再進去,可沒辦法救你了。

從看守所出來後,好一段時間,張老師才聽說丈夫替她寫了「和法輪功決裂的保證書」。為此她跟丈夫講真相,受到丈夫的打罵。江氏流氓集團及惡黨,不僅迫害大法弟子,還毒害了不修煉的常人,他們也被拉向了罪惡的深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