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9月1日】師父《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大法弟子做甚麼事情啊,都要以法為大,擺放任何事情的時候你都要首先考慮法。」

我並不是每時每刻都能遵循這個很基本的修煉原則。我讀過師父從1999年以後所有的講法。每當我讀到這個最基本的原則的時候,我都知道我應該把他放在心中並且時時注意。回頭看看我的修煉過程,我發現每當我以法為大的時候,我都能把事情做的很好。我有時候會徘徊在一個層次,停滯不前,但是有時候我會突然悟到一些法理,並且在修煉中作出突破。這是因為我做到了以法為大,比如說把學法作為早上起來的第一件事。同化法對於我來說是最重要的事情,如果我做到了這一點,其它的事情做起來都會很順利。

最近,我搬到了一個新地方,並且開始做很多大法項目。因為我懂很多技能,所以我變得非常忙碌。我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以至於很多都做不好,而且很多都做不完。同時,我學法的時間變的越來越少,學法的質量也越來越差,因為我沒法專心致志的學法。這個情況持續了很長時間,直到我開始真正的向內找。

當我認真向內找時,我發現,我之所以擁有那麼多不同的技能,是因為三個主要原因。第一個原因是,每當我在某一個技能上達到一定成度時,人們就會紛紛讚揚我,而我也就滿足於這個成度了。也就是說,我不想在這個技術上繼續提高,而是轉而學習其它的技術了。第二個原因是,我害怕不能在技術上幫助別人。這個害怕不是因為我的時間不夠,而是因為我害怕給同修們一個不好的印象,或者造成矛盾。第三個原因,也是最嚴重的原因,是因為我不想吃苦。

比方說,我剛開始學吉他的時候,我苦練了六個月,然後我就可以掃弦或者彈一些流行歌曲了。彈了幾年以後,我學會了所有的基本技巧。如果再要向前發展深造,我就必須學習一些我認為沒有甚麼意思的東西,比如怎樣跟著節拍掌握節奏等等。這些東西對我來說太枯燥了。但是,任何一個專業演奏人士都必須經過艱苦的訓練去掌握這些枯燥的東西,這也就是為甚麼他們能成為專業人士的原因。我現在更進一步明白了「不失不得」這個道理。我以前從來都不願意下一些苦功去掌握這些東西,雖然它們對我以後是有好處的。我總是侷限在眼前的、實用的東西上,而不去想以後的事。在學習其它技術上,我也是這種態度。所以,雖然我學了很多東西,但我從來沒有精益求精過。

當我意識到這一點時,我很高興我終於發現了這個長期的執著心。這個執著心被我帶到修煉中來,並且長期阻礙著我提高。緊接著,我又發現我還有一個更嚴重的執著,那就是我不僅僅在進一步提高技能時不想吃苦,我在所有的方面都想方設法的逃避吃苦。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我不是在逃避修煉嗎?

師父在《洪吟﹒法輪大法》裏寫道:

功修有路心為徑
大法無邊苦作舟

因為追求安逸,我害怕吃苦。我沒有把吃苦當成一個提高的機會。每當困難來的時候,我沒有把他們當成我修煉的一部份,而是總是把它們當作麻煩。吃苦讓我覺的不舒服。而正因為如此,在我的意識中,一點點小困難都會被我的執著心放大的和山一樣大,從而讓我產生「我克服不了這個困難」的想法。這是我自己執著心產生的「自心生魔」。當我的正念被抑制住的時候,人的觀念和怕心就會使我迷失。

我把所有的問題都當作修煉中的阻礙。我總是想「把這個問題解決了,我就去學法;把這個問題解決了,我就去煉功。」但是,這樣的話,我不就成了《轉法輪》中說的那個想把家裏所有的事先安頓好才去修煉的那個人了嗎?我總是幻想一個安安靜靜的修煉環境。但是,實際上,最複雜的環境才是最好的修煉環境。記得我剛開始修煉時,在煉第二套功法的時候,我總是想,如果我把胳膊放下來一點就會舒服一點,我也就可以入靜了。我總是想舒舒服服的去修煉。然而,如果我能在任何環境下都能入靜的話,我的層次不也就提高了嗎?

大法的項目是修煉而不是常人中的工作。即使你的常人技能再高,你也得修煉。既然每件事都和修煉有關,那麼在大法工作中遇到的困難怎麼會和修煉無關?但是有時候,我發現自己是用常人心去對待大法工作,做那些項目時,我總是抱著完成任務的心。我真正把他們當成神聖的大法工作了嗎?我有沒有向內找?我有沒有努力去圓容這些工作呢?我是不是以法為大?我發現對這些問題的答案我都不是100%的肯定,所以我意識到在修煉中我出了問題。我就像一個把修廟和做事當成修煉的和尚,沒有真正去提高自己的心性。我花費了很多時間在大法項目上,但是他們的神聖性卻消失了,因為我的出發點並不在法上。

想一想我的日常生活,我是不是時時都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可能在表面上,我能嚴格要求我的行為,但這只是表面上人能看到的。一個人的心性才是決定人層次的東西。每一個時刻和每一個念頭都是修煉中的考驗。在某一段時間內,我能夠做到排除壞的念頭。但是後來壞的念頭變得越來越糟糕,也越來越強。很快的,人的情就主宰了我。我現在對甚麼是邪悟有了新的認識。對我來說,邪悟就是用人的情去認識問題,並且在人的情的影響下,固執的認為自己的理解和認識是正確的。為甚麼我不能用法的標準去認識問題呢?我長期在常人社會的大染缸中放縱自己的意識,所以我清醒的一面變得很模糊了。如果我們放任自流,人的東西就會把我們越拉越遠。學法會使我們的正念越來越強。只有在法上的認識才能發揮正的作用和正的影響。我們走的路是很窄的,我現在才意識到如果我們走歪一步會帶來甚麼樣的影響。。

有一天,我意識到,為甚麼當學員說出「我不承認舊勢力的迫害」這句話時,會起那麼大的作用。不是因為這句話有咒語一樣的作用。這句話之所以起作用,是因為他背後的正念。當這句話一說出口,正信和堅定的一念就會合在一起發出像神一樣的能量,這個正的能量就會徹底的清除人的觀念,而這些人的觀念是和舊勢力的安排緊緊結合在一起的。為甚麼對一些學員來說,克服病業是那麼困難?大法是無邊的,每個人都不會有特殊。只不過這個人太習慣於「有病」這個觀念,放不下這個觀念而已。以前,我讀明慧網的文章時,我總想找到一些所謂的「關鍵的語句」。「哦,這個學員說了這句話,所以他的干擾消失了,那個學員有了那個念頭,所以他逃出了魔爪。」但是,為甚麼這些「關鍵的語句」在我身上不起作用?這是因為,我只是在表面上模仿了這些語句,而我的念頭依然是常人的念頭,所以我沒能夠發出真正能起作用的神的一念。

我更進一步的認識到,在我們修煉的路上,沒有甚麼東西是偶然的,也沒有任何常人的東西能夠影響我們。在走向神的路上,常人的東西怎麼可能起多大作用?當然,在表面看來,很多東西都是常人的。但是偶然是不存在的,每件事情都是為了我們的提高而安排好的。用常人的思想是處理不了這些事情的。正念可以使我們提高,而常人的思想只會誤導我們。

有一次一個學員給我講了她和她女兒面對生死的故事,那是一個非常感人的關於付出、堅定和正念的故事。但是給我感觸最深的是她的決心。當時她需要申請簽證到國外去,但是從來沒有出過問題的電腦簽證系統出了問題。如果不能及時修好,這位學員就會誤了飛機。作為一個常人,腦子裏就會出現很多「如果」:「如果系統修不好,我就拿不到簽證。如果我拿不到簽證,我就必須把飛機票退掉,然後推遲我的行程,等等。」在這種情況下,對於一個常人,好像一點辦法也沒有了。但是對於一個有正念的修煉者,這是一個考驗。她堅定了自己的思想,而且拒絕隨著這些常人的念頭想下去。她對自己說「無論如何,我都要現在走。」奇蹟般的,20分鐘以後,簽證官遞給了她已經簽證了的護照。

師父《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說:「做得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得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

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說:「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

神的一念還是人的一念,這個考驗時時刻刻都存在著。在我們修煉的初期,提高層次好像是比較容易的。因為我們身上的髒東西很多,我們可以大塊大塊的清理。但是到了後來,提高層次就越來越難了,因為我們必須清理那些細小的,扎根很深的執著心。這就像學習一樣樂器,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可以彈一些簡單的曲子,我們也可以說「我會演奏這樣樂器了」。但是,要想真正提高,我們就必須學習那些細節,精益求精的提高我們的技巧。

很多時候,執著心是很難察覺到的,以至於我們有時候根本覺察不到它。有時候,當我們的執著心表現出來時,它又表現的十分複雜。舉個例子,我總是執著於成為最好的設計者,其實這個執著心是我的爭鬥心、妒嫉心和私心的體現。我可以覺察到我的爭鬥心和私心,但是往往覺察不到我的妒嫉心。當我聽到有人說「某某人在某個方面真是個天才」時,我的第一念往往是「我也要去學這個東西,我也可以在這方面做的很好。」我渴望得到同樣的讚譽,這實際上體現了我對名的執著。

最後,我想和大家交流一下當我過關過的不好時的體悟。在修煉的過程中,我有很多關都過的不好。每當遇到這種情況,我都會很生氣,或者埋怨自己。在一些極端的情況下,我會長時間的陷於自責和懊悔之中,而在這種時候,我甚麼事情都做不好。這是來源於人的情。當我小的時候,我常常假裝悲傷來換取別人的注意和安慰。而我不知不覺地把這種執著帶進了修煉中。我總是想,如果我向同修訴說我沒有過去關的煩惱,他們就會安慰我。而實際上,當我向同修訴苦時,他們並沒有像常人一樣浮於表面的安慰我,或者是言不由衷的說我做的不錯。相反,他們總是鼓勵我去做的更好,更精進的學法,保持更強的正念。而這些正是我應該做的。那些自怨自責的念頭只能阻礙我在正法修煉之路上前進,而那些寄以大願於我的眾生正在等我去救度他們。

師父在《2003年加拿大溫哥華法會講法》中說:「你就重新做好就是了,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如果你思想中把它看得很重,就又形成另外一種悔恨、擔心等壓力的時候,那麼你就又陷在這個執著中了,你又走不出來了。大法弟子整個修煉的過程就是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不管遇到甚麼事情,認識到了,你馬上就去改正;摔倒了你就爬起來,繼續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

在最近的一次過關中我對這段講法有了新的理解。我在一件小事上沒有為同修考慮。雖然是件小事,但是我很為我的行為慚愧。後來我意識到,我應該把它記在心裏,以後做好。就這樣,我沒有被這件事干擾到。我對法裏有了新的認識,而且更堅定了以後要做的更好的信心。

最後,我想重溫師父的詩來結束我的發言:

正念正行

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

謝謝大家。謝謝師父總是慈悲的教導我。請大家指出我對法理認識上的不足。

(2006年華盛頓DC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