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到回家的路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9日】時光飛逝,走入大法中修煉已是一年有餘。回想這個過程,心中無限感慨,百般滋味在心頭。

記得在我初懂人世的時候,就莫名的有一念縈繞心頭:人為甚麼會有思想存在?思想從哪來的?想到頭疼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從小我就對純真和美好的事物有著一種天生的嚮往,總覺得世間本該如此。可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發現往往事與願違,不如意十常八九。長大之後,工作、結婚、生子,這其中的種種煩惱與紛爭更讓我感到人世的痛苦和無奈。我一直都在苦苦的思索:人到底為了甚麼而活著?人生的真諦是甚麼?對人世我經常產生一種空虛的傷感,一種找不到根的感覺。即使身在繁華熱鬧的人群中,也壓不住那種莫名的傷感與蒼涼。總覺的那都不是自己想要的,可想要的是甚麼,我也說不清。從小我就喜歡看書,見書都要翻翻看,尤其愛看一些有關思想精神類的,希望能從中明白人生的意義,可是沒能找到。我又轉向宗教中尋找,雖然感覺好像對,可還是不得其解。

2005年5月,我不知不覺中走進了大法,不知怎的就迷上了讀法,大法的博大精深令我驚嘆,身心在如飢似渴的讀法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修煉半年後的一天,我突然憶起了從前那種揮之不去的空虛感,我驚奇的發現已很久沒有那種迷惘的感覺了,取而代之的是內心的安寧與平和。

想到自己在大法中的種種神奇感受和思想的昇華,我恍然大悟:原來我一直都在等、在找這個法啊!那一刻,我激動、興奮極了,深深的慶幸自己沒有錯過。我終於明白了,為甚麼冥冥之中總有一種力量在牽引著我有意或無意的去尋找著甚麼,原來那是我心靈最深處的呼喚,是我明白的那一面對法的渴望啊!

每個人都有自己和大法的緣份,在網上看到同修們寫下的和師父那不解之緣,我深受感動,感慨不已。回想自己的得法經歷,雖然平淡無奇,卻也無處不體現出師父的慈悲苦度。深深的體會到我們大法弟子真的是為法而來的生命。

早在九七年我在妹妹的推薦下就接觸了大法,也拿了《轉法輪》回去看。可由於後天觀念太重,而且無神論的教育起到了嚴重的障礙作用,總是用人心去衡量師父的講法,覺的無法理解和接受,而且看書沒一會就昏昏欲睡了,因此一本書看不了幾頁就停下了。但我對修煉又總有一種莫名的興趣,因此找到了當地在公園裏的煉功點,見到那麼多人在煉功,令我驚訝的是其中年輕人不少。那莊嚴祥和的場景吸引了我,於是興致勃勃的起了幾個大早去學功。可沒兩天覺得太辛苦了,也就不了了之。現在想起,痛悔不已。那時也就二十歲左右,心中充滿了幻想,追求美好的幸福的生活。執著心太重迷失在了世間。在以後的日子,工作、戀愛、結婚,我苦苦的追尋著心中那美好的願望,卻發現總是事與願違,各種各樣的壓力和煩惱紛至沓來。我倍感痛苦無奈,因此性格變的越來越狂躁偏執,鑽進了死胡同。自己也感到不對勁,卻無能為力。

這期間,妹妹畢業回到南方某城市工作,我和她走動多了起來。我無意中發現,她總是那麼樂觀平和的心態,會讓我苦悶的心靈平靜下來,吸引著我不自覺的總想往那跑。在那閒著時,我向她要書看,她說沒別的,只有大法書。我心想,也行,將就吧。看的是師父在國外的講法,就是不願看《轉法輪》。看完書感覺不可思議,難以理解,但心中總隱隱約約覺的師父說的好。由此而喜歡上看師父的講法。但也只是當成故事來看而已,只挑自己感興趣的看。

在又一次去那玩了幾天後,臨回家前腦中突然動了一念:把《轉法輪》帶回家去!有時回想起我都覺得奇怪:我怎麼就動了這個念頭呢?現在才明白原來是師父在引導我得法呢。再一次看起《轉法輪》,思想就像給人打開鎖似的,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不再雲裏霧裏,稀裏糊塗了。看完後我有點迫不及待的想看其他的講法。我的思想已在不知不覺中隨著轉變了。可即使這樣,我還是沒想要修煉,這是因為之前我曾練習了健身瑜珈,收到了一個不錯的健身效果。即使後來不怎麼練了,但心裏也不想放棄。而師父再三強調「不二法門」的理讓我猶豫了好久。直到後來看書越來越深入了,不知不覺動了一念:我要煉大法,不要別的了。

就這一念,師父給我開了天目(書中所說的狀態),下了法輪。接下來在短短的時間內,身體接二連三出現了各種明顯的改變,走路輕飄飄的,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即使我還沒有辦法學動作,可該做的,師父都給我做了。

修煉真的很嚴肅,容不得三心二意。在我正逐步走入大法之際,各種思想阻力是很大的(都是自己念不正帶來的)。要麼去找一些亂七八糟的氣功書看,要麼去看一些誹謗師父的書,腦裏明明知道不應該,可還是放任自己的好奇心。看過後,思想上就起了強烈的鬥爭,總產生一種懷疑、排斥的念頭,法也看不下去了。我感到很無奈,被干擾了一天。第二天起床突然發現沒那麼多壞思想存在了,又能讀法了。那時也不懂甚麼叫思想業,只是感到奇怪但也沒多想。後來才明白是師父幫助我消去了思想業。

在初期的修煉中,我不斷的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威力,如身體裏出現了生命體在不停的觸碰著我,那種感覺很奇妙,就像有個頑皮的孩兒在體內竄動似的;有一次我為一件事著急無奈時,師父的法身第二天就幫我解決了,讓我又驚又喜,真切的感受到師父真的就在身邊看護我。還有好多好多這樣的事情。有時想想,自己悟性這麼差,如果不是師父的慈悲苦度,我真的會錯失機緣。師父真的不願落下一個有緣人。還沒得法時,師父就在看著管著,想盡辦法讓迷在世間的弟子得法;得法後又得操心我們能否精進,不走錯路。

常見網上有同修說師父為了弟子耗盡心血,我感覺就是這樣的。我們來到這個骯髒的世界,在生生世世的輪迴中造下滿身的業力,後天形成的觀念與自私已經掩蓋了我們的本性。這樣一個骯髒的生命,師父就是要度成我們,諄諄的教導,苦口婆心的勸善,苦心的點化,我們每前進一步,師父得付出多大的心血啊。每當我專心讀法時,我能感受到師父對弟子們那種洪大的慈悲與寬容。師父就像一個對自己的孩子傾注了全部心血的父親一樣,領著我們走過了一程又一程。

我現在也在做三件事。當同修建議我發正念時,我半信半疑,心想我能行嗎?但我還是堅持去做了。剛開始時干擾很大,甚麼汽車聲、喇叭聲、吵嚷聲,尖銳刺耳,干擾的我總是走神,更有二次,我才一盤上腿,心就慌的快透不過氣來,有一種要窒息的感覺,只剩下一個念頭了:快把腿放下!我只好作罷。過後才明白過來,邪惡是多麼害怕大法弟子發正念啊。當我越來越堅定去除惡時,我感到掌心發熱,能量強大。在平時做事時我重視發正念,也會針對某種目標發出堅定的一念,這樣我逐漸增強了自己的信心,激勵了自己。效果也是明顯可見的。

當我明白身為大法弟子的責任時,我意識到應該廣傳真相。我更多的是發真相資料。剛開始邁出這一步時,心裏總是夾雜著激動與心慌。幾次之後我越來越平靜。因為上班沒甚麼時間,我就在平時備著一些資料在包裏,在進進出出之際找機會發出去。因為是白天,開始總覺的很難有機會,漸漸的我發現有心時總能發現一些適當的時機,順手就傳出去了。我知道資料來之不易,所以我很愛惜這些資料,整整齊齊包裝好送出去。有時我也仔細觀察有沒有被丟棄的現象,大多數時候都取走了,我由衷的高興,說明許多有緣人收下了;偶爾見到被丟棄的就很心疼,將它撿起再送出去。曾有同修說過做資料和發資料的心態影響講真相的效果。我也認為如此。如果我的心態純淨平穩,那麼效果就好,反之則不盡人意。

在大法中溶煉,我越來越感受到大法賜予我們的一種正氣:坦坦蕩蕩、邪不壓正!這種正氣是由內而外散發出來的。它讓我的心中經常充滿了一種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感覺。曾經,我最喜歡背誦那段法了:「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這是一種怎樣的威嚴和磅礡氣勢啊。這段法帶給我很大的力量。我深刻的感受到:大法造就的生命就是這個樣的,我們就應該成為這樣的生命!

回首這短短一年多來的修煉路,心中有著太多太多的感受,在過關去執著心時,那種剜心透骨的感覺苦不堪言,當走過之後再回頭,那種風清雲淡、境界昇華後的美好又無法言喻。細細想來,是師父牽著我、推著我走過了一程又一程。

和那些時時刻刻正念正行,精進不懈的同修們比起來,我做的實在太少,也有很多時候沒做好,唯有在今後加倍努力,才能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不錯失這萬古的機緣。

合十,向偉大的師父拜謝!向可敬的同修們問好。我為有這樣的師父自豪,為有這樣的同修們而喜悅。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