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村勞教所七大隊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諸多案例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8日】王村勞教所七大隊的前身是新收隊。2000年9月王村集中關押法輪功學員時只有一個專管大隊十大隊(大隊長趙永明),10月成立了九大隊(大隊長鄭萬新),後來又成立了十一大隊(大隊長靖緒盛),這個隊從此專門接新入所的法輪功學員,做他們的「轉化」。後來又成立了一個一大隊,「轉化」後的法輪功學員陸續分到其它三個專管大隊,新收隊久而久之只留下能打或能說的學員。2001年8月,四個法輪功專管大隊遷往章丘的四分所(在三分所西南不遠,又稱礬硫大院,曾是專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女二所),新收隊十一隊改稱九大隊。後來學員陸續解教,新收漸少,特別是2003年7月到2004年2月沒有新收。2004年2月法輪功專管大隊又遷回三分所,此時只剩兩個大隊,靖緒盛的大隊稱七大隊,鄭萬新大隊稱八大隊,兩隊分單雙月輪流收新入所的學員。

從2003年初開始,王村隊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逐漸由「洗腦」轉向奴工。七大隊勞動內容是為山東嘉業日化公司生產玻璃器皿(嘉業公司位於山東淄博周村賈黃路口1號,老闆叫顏世嘉),在各種玻璃器皿上貼彩色玻璃片,縫隙糊上水泥,主要用於出口的祭祀用品,勞動任務十分繁重。學員們每天五點半起床,有的幹到夜裏一兩點鐘。除吃飯睡覺外,一星期只給20分鐘洗衣服時間,其餘時間全在幹活。

本文揭露的這些迫害案例,是這個隊改稱七隊之後發生的。

杜志,40多歲,曲阜人,農民。2004年5月入所,入所後由於受到迫害,精神有點恍惚。邪惡說他裝瘋想出去,惡人濰坊學員郝小猛對他野蠻迫害。早晨杜志不起床,郝小猛拖起他一隻腳像拖死人一樣將他拖入別的房間隔離。郝小猛還將杜志雙手銬在窗櫺上,用電棍電他的手,結果將他雙手電起燎泡。獄警又叫來獄醫給他強制打針,野蠻摧殘。後來杜志和另一不「轉化」重教學員德州車奇聰,一同送到六隊所謂攻堅組迫害。

何如尚,30多歲,在臨沂臨沭某中學工作,重教學員。2004年9月入所,入所後一直不轉化,邪惡對他體罰折磨很厲害,從早站到深夜,如此折磨他一個月他也未轉化,最後獄警用電棍電他逼他寫的材料。靖緒盛說:「還是用電棍快……」何如尚處處不配合邪惡,參加勞動後他更正念抵制奴役迫害。七大隊本來就有許多學員都能正念抵制奴役迫害,何如尚尤為出色。他不配合邪惡,幹的最慢。他和同學臨沭白旌中學教師李善彬,經歷了打罵、熬夜加班等種種折磨。每遭受折磨一次,產量少一些,到最後兩個人都是一天一個成品也貼不出來。李善彬最後被當成精神病退回。何如尚因「怠工」被多次弄回去重新做工作,體罰迫害多次最後一直「嚴管」。

杜以和,沂南人,40多歲,農民。2003年7月入所;焉樹祿,乳山人,40多歲,2002年7月左右入所。他倆均受過種種迫害未妥協。最後邪惡只好把他倆嚴管起來。他倆從早一直坐到半夜一點半才讓睡覺。他倆坐累了經常做幾個法輪功動作,因此經常招致邪惡打罵。一次,潘偉友制止法輪功學員焉樹祿煉功,兩人發生爭執,潘偉友激怒焉樹祿,焉樹祿欲打潘偉友,被潘偉友抓住把柄,潘和一猶大海陽、聶傳進聯合作證,給焉設計加期兩個月。邪惡還將焉樹祿關進禁閉室折磨,之後杜以和也和看管他的聶傳進發生爭執,聶傳進對杜以和進行毆打,惡人郝小猛、劉忠台也對杜以和惡意折磨。杜以和絕食近一個月,被送入所謂「攻堅組」迫害。焉樹祿在杜以和之後也開始絕食,絕食三個月(04年7月3日-10月5日)也被送往「攻堅組」迫害。

逃跑未遂事件後,夏斌全被加期6個月,劉秀軍、商維峰、段德道、潘偉友都被加期2個月,還有一個未跑出門又退回來的趙明江被加期1個月。劉秀軍早解教,潘偉友「轉化」後迫害別人,商維峰、趙明江後來只知道幹活,段德道最機靈,做事很多,但後來邪悟一次,夏斌全遲至2005年2月才從八大隊解教。

夏斌全解教前,檢察院一夥人找他談話問他「這裏面的隊長打人吧?」夏回答說:「我都親眼見過!」這一句話令獄警十分惱火,本來可以調劑的獎勵可以讓他回家過年,這下不給他了,還給他延期兩天。夏斌全回家只待8個月05年11月又被非法抓入再度勞教1年,現關押在七大隊被迫害。

長期以來由於七大隊勞動強度很大,眾多學員不堪忍受,也確實令很多當初入所被灌迷糊的學員覺醒,有正念學員越來越多。一學員說:「不是打出來的念,而是累出來的正念!」學員們都紛紛正念抵制迫害。政治課考試中,眾多有正念的學員都不做誣蔑大法的考題了。邪惡又驚又怒,極力迫害。靖緒盛甚至說:「我要重新組建嚴管班,白天讓他們看錄像,晚上做工作……」最後給鄭中奇加期兩個月,把全隊認為有「問題」的學員依次做了一遍揭批,並從此以後每星期都要求學員寫認識、表態。

在這一輪報復性迫害中,段德道一度被猶大徐增俠、聶傳進洗了腦,真以為轉化對,給大法造成一些損失,後來發現學員都不搭理他了,加上個別學員幫助又改正回來。

宋浩天,50多歲,濟南商丘人,幹部出身;韓大學,膠州人,40多歲,開油坊為生。兩人都是2004年11月左右入所,入所後頂住迫害一直不轉化。宋浩天在嚴管期間和看管他的東營學員郝志平交流,讓郝重新歸正。郝志平的聲明令獄警十分惱火,隨即將宋浩天送到攻堅組強制「轉化」,後又將韓大學也送往攻堅組迫害。韓在攻堅組被嚴管期間,坐嚴管凳坐的神經痛,後來他勞動時常粘著貼片。

2005年1月榮成猶大宋偉中回勞教所做報告,宋偉中曾任這個隊大班長,打人轉化人無數,解教走了竟還回來做誣蔑大法的報告,被萊蕪學員張連賓喝斷:「你造謠!法輪大法好!」惡警慌的一擁上前把張連賓打倒在地,拖送禁閉室關了一星期,給張連賓加期兩個半月。

辛立財,威海人,50多歲,2004年3月入所,重教學員,他老伴於05年3月被抓送到女二所勞教,轉化後給他寫了封信。4月份辛立財收到信後極度悲憤,他寫了回信後又寫了聲明,遭到邪惡的嚴酷迫害,當夜熬他到深夜三點,第二天靖緒盛找他談話,辛立財對邪惡的流氓無恥迫害氣憤至極,發生爭執,他大喊「法輪大法好!」惡警氣急敗壞,將辛立財押送禁閉室,在陰冷潮濕的禁閉室關了一個月後又將他送入攻堅組迫害。

趙科貴,沂水人,50多歲,高度遠視眼。趙科貴關押期間父親病故,村裏、家裏來人報喪,勞教所層層批示,要地方政府擔保,最終不放他回去。趙在入所初曾被邪惡灌迷糊過,但很快歸正。他能背很多早期經文,對七隊關押的學員幫助很大。他心地非常純淨,不畏邪惡,一次寫所謂「認識」,他明確寫法輪大法好,被惡警孫豐俊暴打。孫豐俊用木棍砸他頭,致使他頭頂被打破,一度出現了銅錢大的疤。2005年5月4日他因盤腿被舉報,惡警將他斜銬在辦公室上下鋪床頭上。那天隊裏組織開晚會,趙科貴在辦公室大喊「法輪大法好」。5月24日所裏在教學樓召開「揭批大會」,教學樓一樓在0米以下,和地面之間形成3米寬3米深的壕溝。學員們正從露天樓梯上樓時,趙科貴突然從隊尾跑出高喊「法輪大法好」跳入壕溝,被惡警抓住關入禁閉室。會場上蒙陰學員肖玉軍突然站起來高呼「法輪大法好」,惡警慌忙一擁而上將肖玉軍打倒拖入禁閉室。

肖玉軍、趙科貴在禁閉室飽受迫害,頭兩天根本不管飯。所長辛秀忠親自主持將他倆輪流提出來施以電刑。趙科貴竟然不怕電,抓住電棍任由它放電。後來趙科貴又被猶大灌迷糊了,肖玉軍還被吊起來迫害,最終趙科貴被加期3個月,肖玉軍加期2個月。

初慶華,濰坊人,20多歲。約2005年4月底入所。初慶華的父親初立文在王村經歷重重迫害,正念闖出勞教所全所皆知。初慶華入所後邪惡對他迫害極其殘酷。一般轉化工作不行,惡警宋男等對他施以電刑,初慶華奮起反抗,以頭撞牆,後來頭的側面留了一個疤。所教育科要對新「轉化」學員進行檢測評估,之前一天晚上,獄警馬立新、宋男專門進行了恐嚇──必須怎麼答,否則怎麼處理。

針對初慶華的行為,七大隊還讓學員討論,兩個重教學員德州羅玉凜、冠縣董新海說真話「初慶華是受到打擊和恐嚇才跳樓的」,邪惡立刻不讓他倆睡覺了。

七大隊雖然是靖緒盛任大隊長,但這個隊教導員副大隊長孫豐俊更壞一籌,多數點名會都是孫豐俊主持召開,多數開會時他都攻擊謾罵、恐嚇學員,並叫囂「為了國家的穩定,為了你們家庭幸福,我們就是要迫害……」,並稱「露頭就打」。靖緒盛也曾叫囂「誰往外跳,我讓你天天罵,天天寫揭批……」,邪惡也真這樣做了。濱州學員孫海東聲明,被電;青州學員趙吉山聲明,被電;招遠學員楊少帆聲明,被電,楊少帆在快解教時勞動中說了一句「(玻璃)膠有毒」,傳到惡警耳中,被延期十天。徐公瑞,聊城茌平學員,被邪惡盯上。獄警劉國偉、畢洪濤找他談話時,徐公瑞說了真話:「法輪大法好」,立刻挨了一頓暴打;泰安李強也是類似情況,邪惡找他談話時說了真話和初慶華一起挨了電棍;臨清康壽博平時勞動很快後來產量下滑,獄警把他叫到辦公室又打又恐嚇;棗莊重教學員薛傳余有一次將經文給不該看的人看了,被出賣,正勞動著就被叫回來迫害。邪惡用電棍電他並逼他交待來源,薛傳余急得一頭撞了牆。因為經文而被迫害的還有泰安秦振泉、蒙陰肖玉軍、日照戴方連等。甚至隊裏想抓典型,認為誰「不老實」就加以打擊。肖玉軍有次午休就被叫起來莫名其妙的被電棍電。七大隊就是這麼邪惡。

隨著普通刑事犯增加,2005年9月成立了一個新的大隊,七大隊車間被用來當新大隊的宿舍,七大隊車間被迫搬到教學樓一樓。在0米一下,東邊是廢棄的澡塘,噴頭林立,學員在其下貼片,外頭0米以上緊挨著散發著刺鼻氣味的垃圾箱,西頭是禁閉室,學員如今在這個陰冷潮濕的地方抹水泥,中間是露天樓梯,樓梯三面都設上網子,環境異常惡劣。

教導員李公明自稱99年以前也練過法輪功,和孫豐俊風格不一樣,比起打罵來,他更擅長哄騙,以此穩住學員。他主張多「交流」,廢除了一週一寫的「認識」,將幾個有病的學員打發回家,還提出一些整改措施,真有學員在暴力下沒轉化,在他偽善欺騙下迷糊過去,認為轉化是對的。

張峰,聊城某中學教師,20多歲。2005年5月入所。2002年3月被邪惡抓住要送他勞教,張峰即絕食抗議,一絕就是3年!當地610在他所在醫院的病床前安裝了攝像頭監視他。因為發現經文把他病房和他家都抄了,把他送勞教所,把他父母都送洗腦班。張峰入所後因故停止絕食,身體極度虛弱,後來慢慢恢復很好。孫豐俊在時不讓他勞動,李公明來了以後要求沒事全都出工,把張峰也攆去幹活。畢竟他體質太差,在那個惡劣車間幹兩三個月,張峰就覺得不適,右眼視力嚴重衰退,所獄醫說沒事不讓上醫院,在他多方面要求下才上八三醫院看。因耽誤治療,張峰右眼幾近失明。

不知電棍被所裏收走了還是甚麼原因,李公明來到七大隊後,用手銬比較多。菏澤鄄城學員吳鳳義很勇敢,多次直接到獄警面前講真相,證實法,多次受到打擊迫害,後來吳乾脆交了嚴正聲明。李公明不管他死活將他銬在嚴管班床頭上。梁山學員王玉亭暗中歸正拒絕吃藥被銬。濰坊學員李會強因抵制勞動被銬。最嚴重的一次是濰坊學員劉炳友入所因不「轉化」被李公明銬在辦公室一天一夜,不知經過怎樣折磨,劉炳友連走路都要人攙扶。

2006年1月,本來就完不成的勞動任務又加重了,這個月新收入所的學員多數都學法學的好而且很堅定,一下子增加了正的力量。原先在嚴管班關押的做的好的學員已經把這個班變成環境最寬鬆的班了,邪惡只好又成立新的嚴管班。隊裏除了濰坊范林成、沂水高振泉等幾個猶大還在「忽悠」,沒幾個能幹壞事的,更沒打手了。此時所裏進行完了年終考試評比,至中國年期間本是最輕鬆的時期,八隊學員因抗議勞動強度大,幾十人聯名上書要求實行雙休日。這事在所裏震動挺大,惡警決定馬上再「加強教育」,原本過年後才安排的政治課程立刻開學,並重點學習所謂「法輪功勞教人員分類教材」。這門課由於種種原因獄警幾年來一直敷衍,不上課,只要求做作業,考試,此時卻由李公明正式授課,布置作業。七隊十幾名學員正念抵制這個侮辱人的作業。韓大學因此被銬,萊西孫忠寶因此被惡警畢洪濤打了一頓,董新海因此被獄警找茬「嚴管」,等等。濱州無棣學員劉全義率先聲明被惡警高成偉、曹成濤打的鼻青臉腫,激怒了眾學員。

學員們也終於成熟了,相互協調配合,有的向舉報箱投信舉報,被嚴管的學員也給家裏寫信要家人在明慧網曝光自己遭受的迫害,極大的震懾了邪惡,聲明反覆者終於如火山噴發,再也遏止不住了。

附:七大隊惡警名單(有些已調離)
靖緒盛、孫豐俊、馬立新、彭緒標、劉國偉、畢洪濤、曹成濤、高成偉、孫傑、宋男、張濤、劉忠浩、馮文平、王利、王利剛、柴向功、李福水、李公明、張勤

省二所 所長:孫即銀、辛秀忠 政委:王加永
省勞教局長:張聖中
省司法廳廳長:陳明甫 副廳長:程輝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