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東王村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7日】我今年58歲,以前只上過一年學,自97年下半年修煉法輪大法後,現在能寫信了,雖然有錯別字;我還能看師父所有的講法,只有個別字不認識需要查字典。以前的事就不多說了,只說說中共不法人員們最近對我的迫害。

2004年我經常到鄉鎮講真相,10月中旬的一天,被過路的據城河政法委書記碰上,非法抓捕判了3年勞教。11月末進了王村勞教所,他們立刻迫害我,五六個人圍著我講邪理歪說,每天不讓我睡覺。

第三次是讓寫月小結報告,我寫上了「人民刀筆鬼生愁 法輪大法是正見」(《洪吟(二)》)。他們見我又否定了「轉化」,就又把我隔離了,銬在暖氣管上,讓我白天黑夜站了20多天,一直到我的腿和腳都腫起來,不會走路了。

這次歸正後,我反思自己,認識到常人心太重,正念不足。這時我進勞教所大概7個月了,也就是2005年6月份,我開始每天喊「法輪大法好」,這也是我內心的呼喊,我只能用這種行為證實「法輪大法好」。他們把我關到小號,不讓我上廁所,洗刷等,並讓我在小號內給他們幹活。

7月份有一天我突然感到乳房四週一陣陣的痛,他們帶我到醫院看,拍了兩張片,在右乳房的裏面有四個硬幣大小的黑圈圈,說這種情況有點特殊,必須3個月一次複查,40天後又去複查,發現左乳也長出三個來,隊長讓我買藥吃我不幹,因為我心裏有數。當時他們也沒說甚麼,可是回所後,四個惡警就不幹了,說所裏花那麼多錢給你出車看病,你卻不買藥,四個人拳腳相加打了我一頓,又用手銬銬在管道上十幾天才放開我。實際上,我發了3天正念後乳房就好了,一點事都沒有了,完全恢復正常。然後我又繼續喊「法輪大法好」,以此來證實「大法好」,他們又把我銬了兩個月。有一次,四個惡警張芳、張X霞,李愛文,林月珍狠命腳踢我有20分鐘的時間,她們累的直喘粗氣,嘴裏還不停的罵我。

由於我不配合他們,11月份把我從小號轉到他們宿舍,遠離學員。我天天喊「法輪大法好」,他們就用膠帶把我的嘴封住,我扒下來繼續喊,他們每天給我封,有時一天好幾遍。為怕我扒下膠帶,用手銬將我雙臂成一字形將雙手銬在管道上。我就說站著受不了,要坐下。我坐下來他們馬上把我手銬在管道上,這樣我用嘴夠到手,撕下膠帶照樣喊「法輪大法好」。好長時間他們弄不明白我是怎麼把嘴從膠帶裏脫出來的。

從進了這個房間,我就睡在水泥地上,整整一個冬天,惡警從不讓我蓋被子,也不讓我墊任何東西,下身我只穿三條單褲,白天晚上就睡在水泥地上。天冷的時候,惡警就特意把窗戶打開進冷空氣,目的是讓我妥協,我不會妥協的。在這段時間裏,我不覺得太冷,晚上睡著總是感到有一個質地像皮毛的東西蓋在我身上,暖融融的,我知道是師父在看護著我。

惡警林月珍下手狠,把我前門牙七顆牙都打活動了,還打斷了一顆。還有一個姓丁的,每次她值班總是想方設法整我。她們怕聽「法輪大法好」,用繩子把我手指纏在一起,後來姓丁的又用膠帶紙把我的手完全封起來,這樣比繩子捆還難受,整個手腫脹脹的,她嫌我喊又把我嘴封起來了。我連講話的權利都沒有,暗無天日,太邪惡了。

2006年3月末,他們把我帶到五樓讓二大隊強迫我放棄修煉(之前在三大隊),過去後他們不銬我了,用的是糖衣炮彈手段,都是偽善面孔,企圖來軟化我,我沒上他們的當。二大隊幫教了40多天,三大隊又開始接班,兩個月後我還是喊「法輪大法好」。一個多星期後,他們把我放出來了。

在師尊慈悲呵護下,2006年7月,我從勞教所這個邪惡勢力的黑窩堂堂正正的走出來了。臨走時在勞教所辦公室裏,我拍著其中一個警員說:千萬記住「法輪大法好」!

我覺得她們其中有些人非常可悲可憐,共產邪黨真把她們糊弄慘了,為了腰裏的幾個錢昧著良心幹傷天害理的事,放棄了自己的未來。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