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湖北省沙洋勞教所用毒藥摧殘過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5日】我第一次被劫持到沙洋勞教所被關在女所9大隊。大約於2001年的5-6月份,沙洋惡警藉口「防傷寒」,明知大法學員不必要打針吃藥,惡警硬是派打手們坐在警車上,誰不服從,就將其用車拖出去單獨實施更野蠻的迫害。在強制下,我被拖去打了一針,而那些包夾我們的吸毒者和它們那夥卻一個也沒有去打針。這不是明擺著在用藥物摧殘我們大法學員的身體嗎?

從此後,我的身體開始消瘦,全身無力,反應遲鈍,手腳緩慢,常常感到恐懼。

第2年春,我被放回家後,仍然是這個狀態。以至很多不明真相的人認為我是因煉法輪功而煉成的這個樣子。惡人們利用藥物摧殘大法學員的這一招多陰毒啊!最可惡的是他們將通過學法煉功而變的身心健康的好人有意迫害,又嫁禍於法輪功。在9大隊對學員實施藥物迫害的主要惡醫是劉秋紅。

我第2次又被當地公安人員押送到沙洋勞教所。他們以給我檢查身體為名,將我強行拖進沙洋七里湖醫院,對我作了這樣那樣的檢查之後,說我身體合格。但是,他們卻將早已準備好的一大筒不明藥物慾往我身體裏注射。我堅決抵制,大喊「法輪大法好!」幾個惡醫與惡警按住我身體,然後,將那一大筒藥注進了我的身體。

我被投到沙洋勞教所2大隊之後,惡警們將我單獨關押。幾個包夾折磨我,不讓我上廁所。我實在憋不住,他們用盆子讓我在屋內小解。天啦!解出的是藍色的尿液。

他們有計劃的沒日沒夜的折磨我,以達到讓我放棄修煉的目地。我無任何自由,飯菜全由吸毒的包夾端給我,可能他們在飯菜裏做了手腳。我是2月被關進沙洋的,到了3月份,我的神志已被迫害的不清了。有時,我說了甚麼,我自己也記不得,出現精神分裂狀態。但卻是偶爾出現這種情況。

到了5月份,由於他們一直不讓我睡覺,讓我白天大負荷勞動,晚上讓我一個人站著。我站到半夜時,不知何時走到別人睡的鋪位面前,說了些甚麼話,我不知道。有時,我不自覺的將自己的衣服快脫下來了我也不知道。惡人們夏天藉口「防中暑」,逼著對我灌湯劑和顆粒狀藥物。我的精神狀態更差了。主要惡醫叫嚴紅。

以上是我自己的一點情況,更多的用藥物對大法學員摧殘的事,希望更多的受害人給予揭露曝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