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沙洋勞教所對我的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5月24日】2003年9月30日晚,我正打坐,忽然一幫惡警衝上樓來,狂叫著踢打著門,並揚言砸毀房門也要抓人。我丈夫說:「你們憑甚麼抓人?」惡警根本不理會,魔鬼般的把我與同修兩人一起綁架到警車上。到了四里看守所,發現有十幾個同修也被綁架到那裏。看來邪惡是有目地的統一行動。

第三天早上,惡警打開牢門,拿出手銬惡狠狠的銬住我們的雙手,往一輛大車上推。「這是到哪去?」「送你們到另一個地方。」我們感覺不對,邪惡下手真快。一路上我們高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惡警狠狠的抽打同修的臉和嘴。就這樣我們在車上痛苦的煎熬了幾個小時,到了一所醫院。惡警連喊帶叫讓我們下車。下車後,只見一個護士拿起針管強行給我們注射,我們質問「這是幹甚麼?」「不幹甚麼,給你們打防傷寒藥。」(其實注射的是錯亂神經的毒藥),當時就有二名同修暈過去了。

我們被非法轉入沙洋女子勞教所。這裏的二大隊是這個邪惡黑窩裏的黑窩。女惡警指使吸毒犯故意污辱我們的人格,拿起剪刀在我們頭上亂剪,並且強迫我們長時間站著,不准睡覺。到沙洋的第三天上午,吸毒犯帶我到一個房間,把我的雙手反綁在凳子後面,粗野的用一根鐵湯勺橫插在我嘴裏,再用另一根鐵湯勺野蠻的在我嘴裏亂絞,長達一個多小時,我的牙被絞掉了也不放手,它們就這樣不斷的折磨著我,痛的我暈倒在地。心想:我們大法弟子緊跟師父正法,救度世人,而邪惡卻這麼殘酷的迫害,我的眼淚漱漱流。旁邊有人說:法輪功真的這麼好啊!

下午我被惡警弄到七里湖醫院繼續迫害性強行灌食,我一口氣上不來,差點窒息而死。第五天惡警唆使吸毒犯用破塑料瓶子再次對我強行灌食,我又幾乎窒息而死。第六天我整個小腿腫大、麻木,走路很困難。晚上他們又逼我寫「決裂書」,我堅決不寫。他們惡狠狠的使勁把我的手往背後扳,硬往上提頭向後下方壓,痛的我直喊師父,吸毒犯嚇住了,邪悟者冷笑,幾個邪悟者對我吼叫(其中一邪悟者看到學員被這樣逼迫「轉化」,有點醒悟說:做「轉化」工作原來這麼黑心呀,我不幹了。從此以後她沒再做惡。後來她到省法制班看到了師父的新經文,清醒了,回二大隊後就寫了聲明。整個二大隊都震驚了)。

他們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說要跟我「談談」。我想,幾天來我這麼拼死拼活的忍受著邪惡的酷刑折磨,既不聽他們說甚麼,也不跟他們講甚麼,他們要跟我「談談」,那我就心平氣和的跟它們談,利用這個機會勸那二個邪悟者寫聲明。可萬萬沒想到其中一個邪悟者快速拿起筆來寫了「決裂書」,說是代我寫的。我感到非常氣憤,怎麼這樣!?我叫她們給我,她們就是不肯。我說:「我不是這個意思,你搞錯了,你這樣做沒用。」就在這時,我看到地上有紅紅綠綠的小花草,這個景色持續了很長時間,我看的入神,心裏想著:到底怎樣做才是對的呢?她們就跟我談師父的《警言》、《挖根》斷章取義,全是邪悟者的謬論。當時我內心感到很矛盾,不知怎樣做才是對的,事後想起師父在《轉法輪》中的話:「咱們電視機裏邊這個電子元件,要是給你多加一個其它元件,你說這個電視機會甚麼樣?馬上就壞了,就是這個道理。」當時我迷迷糊糊,沒有堅決把決裂書奪過來毀掉,嚴肅的對待此事,就這樣默認了,邪惡的目地達到了,高興了。

晚上我想起師父的法,我驚醒了,感覺不對,路走錯了。第二天一大早,我對包夾說:「請你去把汪隊長叫來,我有話跟她談。」汪來問我找她有甚麼事?我告訴她我需要一張紙和筆。我鎮定、坦然的拿起筆來寫了「聲明」,聲明她們前一天代我寫的「決裂書」無效,作廢。汪隊長一看變臉了。接著邪惡們計劃著如何對我下手,包夾惡狠狠的打罵我,惡警在外面氣洶洶的罵我,我根本不答理她們這一套。他們不准我睡覺,到第二天把我帶到一個房間。我進房間一看,滿地寫的都是罵師父罵大法的話,還有一個紙牌子上寫的也是這些,我痛苦極了。她們逼我看著牌子罵,我堅決不肯。她們強行把牌子掛我身上,並野蠻的想將我按在地上師父的名字上。我用全身的力氣跳過去,堅決不坐師父的名字,我大聲道:「你們在犯罪,在做傷天害理的缺德事,真是邪惡至極呀!」幾個包夾把我按在地上拳打腳踢。

晚上幾個包夾和邪悟者一起威逼我,強行將我的手抓著寫「決裂書」,我用筆尖劃破了一張又一張的紙,堅決不寫一個字。接下來幾個邪悟者每天圍著我不停的威脅我說:你不轉化,就抓你到勞教所坐七年牢。我堅定的說:「你們不是怕坐七年牢才轉化的吧?」她們氣極了。不管怎樣,畢竟她們煉過法輪功,我看到她們變成這樣心裏很難受,我嘆了口氣輕聲說:「你們快點回去吧,回去後看到師父的新經文,清醒了,就知道怎麼做了,就有救了」!

過了幾天又來了幾個邪悟者,其中有一個身體較壯,氣色較好(其他的邪悟者像魔一樣),比其他的心態平和,面帶笑容,穩重自然,我的第一感覺對她有點好感。她說了很多很多。由於我法理不清,迷迷糊糊接受了她那一套。我痛悔不已。

後來她們不斷的對我放流行歌曲,當我看到有的學員是因為被情帶動而轉化時,我說我不看了。然後她們又放天安門自焚給我看,我說這全是假的,不看。她們逼我看,逼我寫觀後感,我不寫,邪悟者代我寫,我告訴警察說這不是我寫的。惡警氣極了,唆使吸毒者對我惡狠狠的說:「你這是第三次反覆了,事不過三,你要知道這是甚麼地方,不是你想怎麼樣就怎麼樣的,我們有辦法治你的。」

「為甚麼在承受迫害時怕邪惡之徒呢?關鍵是有執著心,否則就不要消極承受,時刻用正念正視惡人。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這樣做,環境就不是這樣了。」(《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而我由於法理不清,做了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不該做的。舊勢力採用各種陰毒的手段迫害大法和大法學員,利用盜法行為不斷的混淆我的思想。我把這些寫出來,希望同修們吸取我的教訓。如果心不在法上正悟,很容易被邪惡鑽空子,在痛苦的魔難中一毀到底。

從監獄回來,慈悲的師父沒有放棄我,同修多次幫助我,使我逐漸醒悟。清醒後我痛悔不已。我一定要加倍彌補,勇猛精進。與同修共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