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勸「三退」要落實在生活和工作中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20日】我是96年走進大法的,那時在某國企單位做技術工作。98年「下崗」後到朋友的一家小私人企業打工,做倉庫保管。這個工作真是為我提供了洪揚大法、講清真相的好條件。

該單位有30多人,上至老闆下到每位員工都與我有接觸,而且流動性很強,還可以接觸到外單位送貨的人員。我不放過一切機會,救度有緣人。開始有些困難,但是,我堅持去做,並收到好的效果。到目前為止已勸三退80餘人。其中我體悟最深的是:只要有那顆心,師父就會幫我。師父給我的智慧是無窮無盡的,無論對方如何反對,我總是講的他們無話可說。我發自內心的體悟到: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

我有時很想把自己的感悟寫成文章,與同修交流,但是,總是感覺寫作文筆很差,常常以又上班,又做資料,又發資料,又做家務等太忙為理由,不想提筆,這次同修說我寫好了可以幫修改,我才衝破了這一關。以下是我講真相勸「三退」中的點滴體會,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寬鬆的環境是講真相開創的

在我們單位,人人都知道我煉法輪功。「7.20」以後,在單位裏我經常盤著雙腿學法,常常給同事們看大法的真相資料與《九評》,一切都是公開的。有的同修聽說後,非常羨慕我:「你單位的環境好寬鬆啊。」其實,我心裏很清楚,寬鬆的環境是靠講真相開創的。

「7.20」的第二天,我的心情非常難受和沉重,真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不過很快心態就調整過來了,畢竟幾年的學法給我奠定了深厚的基礎。大法已在我心中扎根。當時很多經歷過政治運動的同事對共產黨整人的殘酷性非常了解,擔心我會吃虧,好心的勸我放棄;有的由於中惡黨文化的毒太深,就會攻擊我、譏笑我,但是我不怕,心裏反而更堅定了。我的丈夫(常人)鼓勵我說:「怕甚麼!一定要堅持下去!」我從內心裏感激他和這些關心我的同事。

隨著師父正法形勢的推進,師父把巨大的法理越來越清楚的展現給大法弟子,這時我開始為那些攻擊我的人擔憂。於是我下決心:一定要讓我身邊的這些人明白大法真相,使他們得救。我按照師尊的指導做,給他們講真相,開始沒有講得太高,就從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講起,從我自己講起。我對對方說:「花點錢買這麼好的一本《轉法輪》真值得。這書我真是百看不厭。在我看書的過程中,不知不覺我的病沒有了,身體好了,幾年都不用進醫院,這可是眾所周知的事情。而你們,到醫院看病,掛個號就要8至10元錢,藥費那就更不用說了。」那時無論誰問我勸阻我,我都會斬釘截鐵的回答:「煉!」。

有一同修,在我向她洪法後於98年底走入了大法修煉,很快多種疾病消失了,因此她也非常堅定。「7.20」後不久,她從其他同修那裏得到一張真相傳單,於是我們就到外面找打字複印的門市部。我們不討價還價,肯給我們複印就行。我們先印了100份,每人50份。首先送給周圍的人,然後再到別處散發。我倆一直配合得很好。

當然其中也碰到過干擾和威脅,如:有一次老闆知道我給員工真相資料非常生氣,對我很不客氣的說了一番話,於是我很誠懇的向他表示:「如果發生任何事情都與你無關,即使我在外面被抓,也絕不會告訴它們我在此打工。」還有一次一位同事不懷好意的追問我:「你這些資料是從哪裏搞來的?」我就這樣告訴他:「別人給的。你看!別人給我,我接受了;我給你,你卻不接受。」他再無話可說。

新來的員工,我給他們講真相,剛開始多會害怕談,等明白真相後,很快就好了。幾年來,就這樣不斷的講,不知不覺中,環境就開創出來了。中午我與同修一起學法,無論同事還是老闆看到後都不會打攪我們,大家都已經習慣了。

不久前,有位同修邀請我到他的飯店去工作。我想:這不會是偶然的吧,我正在考慮是否接受他的邀請。我想,我現在的單位百分之九十幾的人都「三退」了,極少數沒退的,我也已經多次給機會了,也許我真的要離開這個單位了,或者我應該辭掉工作,一心一意做大法資料去了,究竟如何安排更有利於做好三件事,更有利於救度眾生呢?我暫時還沒拿定主意。

講真相勸「三退」要落實在生活和工作中

勸三退、講真相要根據每個人的不同情況講,有的人得多次勸說,有的三言兩語就同意了。有一次朋友聚會,我想一定會碰到以前的老同事,於是我帶上《九評》及其它真相資料並首先發好正念。由於我去得比較早,就坐在裏面,他們離我很遠,沒有辦法講,很快就散席了。我心想今天沒戲了,有些懊喪,可是當我起身準備走時,突然他們都向我走來。我看時間有限,不能細講,就單刀直入,「喂,我來救你了。快點表個態,退團吧,對你有好處,保你平安。我沒有時間多講,反正不會害你,你回家看看這些資料就明白了。」接著順手遞給《九評》和真相資料。他們遲疑了一會,最終都同意了,那一次就退了5人。其實這就是師父看我有那顆心,就在我身邊幫我。這類體悟太多了。

在工作中,有時會接觸到外地人員,我也是採用單刀直入的方式:「聽說你們那裏很多人煉法輪功,是嗎?」對方多數回答「否」。我便會說,這麼好的功法都沒有人煉功,真可惜!我就告訴他真相,然後送給他真相資料,再告訴他「三退」,有一個自己退了,還回去勸退5個同鄉。

當我把這些勸退的經歷與同修交流時,有的同修就問:「你怎麼幾句話就搞定了呢?」我的體悟是:第一,我的確是抱著救度對方的目地而做,心態真的很純淨,在純淨的心態之下,師父的法身就會從各方面幫助我;第二,我沒有甚麼心理障礙,正念很強,所以對於勸退有自信心。

有一個同修曾經告訴我,她勸自己的哥哥退黨時,總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心裏總想著哥哥是個老黨員,他不會同意的。結果她哥哥在她家裏住了9天也沒開口,直到她哥哥臨走的前一天晚上,她心裏想,再不開口就沒有機會了,總算硬著頭皮開了口,她哥哥靜靜的聽著,講的人講清楚了,聽的人聽明白了,當天晚上就上網退黨。同修說,這一次勸退的過程其實是她自己頭腦中正與邪的較量,當正氣壓倒並鏟除了邪氣時,成功就是理所當然的了。而我幾乎沒有這些方面的障礙,我在勸退過程中正念的確很強,邪魔它干擾不了我。

還有一些文化程度很高的,受黨文化影響很深,自命清高,你說這他有說的,你說那他也有說的。我就用師父的法理和明慧的文章啟迪他們。例如,有一次一個人說:「你們是參與政治,一定有後台」。我說:「首先,參與政治能使我的身體變健康嗎?另外,中國人有資格參與政治嗎?區長、市長你參加過選舉了嗎?那些去北京參加政協會議的也只能有舉手的權利,誰又敢不舉手呀。」

還有一次有個人說:「你們不看病不吃藥,那都去煉功,不要醫院和藥店算了。」然後就嘲笑。我說:你把法輪功說的這麼不值錢?那遍地是金子到處都可以撿。我告訴你一個真理,老子說:『上士聞道,勤而行之;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下士聞道,大笑之;不笑不足以為道。』你笑吧,你笑是很正常的。」對方停止了嘲笑。

還有的說:「你們要忍多難受啊!我多好,多自在,不高興想罵誰就罵誰,多痛快!」我說:「因為你生氣才去罵人家,可是我們沒有生氣呀,就不存在罵誰。」

也有的說:「你們才修煉幾年,我是跟釋迦修的……(言外之意他是最高的)」我說:「我洩露點天機你聽吧!他當時很吃驚,又問我你說甚麼?於是我又從復了一遍:釋迦是很好很高的佛,但是你能不能把思想放開點,我們叫「法輪大法」,有沒有這種可能性呢?釋迦佛是為我們今天大法洪傳奠定基礎和鋪路呢?」對方默認了。

有的說:「我也不相信共產黨,我也不相信你法輪功。你們的資料我從來不看。」我說:你說你誰也不信,其實你已經相信了共產黨了,因為世界上任何一個政黨都不會去宣傳無神論,只有共產黨宣傳無神論。你的無神論哪裏來的?然後我問他張思德是怎麼死的,他回答是燒煤窯死的。於是我告訴他《九評》裏寫的真實情況,指出他被邪黨的一家宣傳所矇騙,以後多看點真相資料對他有幫助。過了幾個月見面我又勸他「三退」,他就同意了。

還有的人在常人看來的確很聰明,藐視他人。我就會與他開玩笑說,你的確聰明能幹,我其實很佩服你,但是有一點你肯定不如我,比如我懂「修煉」你就不懂吧。所以你最好聽我的,把隊退了,對你有好處。他聽我這樣說也就同意了。

還有的人多次勸就是不退,我從不氣餒。比如有個人,也曾勸了多次,有一次他找我借東西,在還東西時我就開玩笑說:「其實我不應該借給你的。」他一愣,問我為甚麼?我說:「讓你退出惡黨的附屬的那個團都不願意,我是對你好才勸你退的,你不認為這是對你好,所以我就不想借你了。」沒想到他立刻表態退了。

還有的人看到九評後說「你們真反動。」我說:「甚麼叫「反動」?反動有甚麼不好?為甚麼要和它一起動啊?文化大革命一起動,才動的亂七八糟,才有這十年浩劫。」對方無話可答。

以前我很少給乞討者錢,因為我很難分辨哪些是真正需要幫助的人,哪些是職業要飯的。自從師父認可了在人民幣上寫「三退」和大法好的內容後,我在碰到乞討者時就給他們寫了大法好內容的錢幣,告訴他們默念大法好,會給你帶來運氣。對於有些不識字的孩童我就教他們念錢幣上的字。我覺得這也是救度世人的一種方法。

另外,在日常消費中我也儘量使用寫了「三退」或大法好的錢幣。比如在買菜的時候,菜農看到了錢上的字很好奇,我並不緊張,反而故意裝作不知道,問他們錢上寫的甚麼內容,然後他們就會念給我聽,無意中他們和周圍買菜的人也知道了「三退」和大法好的真相。

以上是我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所做的一些講真相的事。我經常鼓勵那些一直不敢走出來的同修:正念正行,越做能量場越大越強,邪惡一定怕你,不能面對面講,你就發真相資料。我就給他們準備好資料,告訴他們安全的方法,背師父的法《正神》、《威德》,現在有的已經跟上來了。有時同修說我「膽大」,其實我覺得只要心中有師父和大法,就一定能夠在師父的幫助下智慧層出不盡。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