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這樣勸三退的──救人要知難而進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3日】我今天終於拿起了筆,把我在這一年多來,講真相勸三退的一點經驗和體會寫出來和大家交流。我早就想寫,由於惰性和怕寫不好的為難思想,一直沒有動筆寫,我今天終於克服了很多困難寫了出來,意在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一、從親朋好友開始講

自從勸三退救世人的正法進程一開始,我就全身心的投入到其中,一開始是從親朋好友入手開始講的。由於當時摻雜了一些對親情執著的常人心和爭鬥心,所以難度很大,經常是辯論的面紅耳赤,不歡而散,影響了講真相救眾生的效果。看著很多親人聽了之後說:「不退,沒有甚麼用,你跟××黨對著幹」,心裏非常著急,產生了常人的急躁情緒,甚至在跟我姐夫、我妹夫勸退時,他們堅持不退,我還訓斥了他倆一頓,他倆看我急了,在無可奈何的情況下,只好口頭答應退了。

後來隨著師父一篇篇講法和經文的發表,還有身邊的同修,指出我缺乏善心的缺點後,我開始冷靜下來,想到自己以前做常人時,就是一個脾氣暴躁沒有耐性的人,現在我認識到此時正是修去這些心的好時候。認識到自己的不足,接下來講真相勸三退也就不那麼難了,一些難講難退的親人朋友都被我接二連三的一個個的勸退了。

我悟到講真相勸三退,也是自己在法中精進的過程,因為在這過程中甚麼樣的人都有,都能碰到,看你怎麼對待。從中我悟到:不輕易的放過一個人,只要有一點希望都不要放過,這就是我的勸退原則。後來我送給我姐夫和我妹夫一人一本「九評」。又過了一段時間,我上我姐夫家去,我姐夫對我說:共產黨太壞了,用不了二年就得完蛋。我知道他從內心真正認識到了惡黨的本質,就對他說:我讓你退出對了吧。

現在我的親人和朋友經過我不斷的向他們講真相,大部份已經退出了惡黨組織,只有個別的沒退,這就需要我更加深入的去講。我也悟到在講的過程中,一定要把心擺正,真正的把他們當作眾生,而不是簡簡單單的親人,因為他們都是上界來的高層生命,因為歷史上的因緣關係,這一世成了自己的親人,如果因為我們一時的疏忽而落下一個有緣人,都將成為自己終生的遺憾,所以我決心盡最大的努力不落下一個有緣人。

二、學透九評講三退

在勸退親朋好友這段時間,我積累了自己講三退的經驗,基本上形成了自己的勸退方法。

一、首先將自己在九評裏學到的,惡黨對中國人民犯下的滔天罪行跟他們講出來,曝光惡黨,突出惡黨「邪、騙、煽、鬥、搶、痞、間、滅、控」的邪惡本性。如「文化大革命」、「三反、五反、鎮反、肅反、反右、大躍進、朝鮮戰爭」等等真實的歷史事件,「六四」屠殺大學生,到鎮壓法輪功,至今已有八千多萬人,死於惡黨的魔爪之下,而共產黨不斷的搞鎮壓,就是為了讓中國人民顫抖著屈服在它的淫威之下。今天說一些人是反革命,明天又說一些人是反革命暴亂,後天又說一些人是邪教,大後天又說一些人反黨、反國家,不斷的製造人民的敵人,為此鎮壓屠殺就是讓全國人民都懼怕它,以此來鞏固共產邪黨的政權。多行不義必自斃,這樣反而加速了共產黨的滅亡。

二、跟他們講善惡必報的天理,告訴他們歷史上各個朝代都是敗壞到一定程度之後滅亡的。如商朝紂王終日兇狠殘暴、殺害忠良、殘害百姓、不顧老百姓的死活草菅人命,最終導致滅亡。宋朝的皇帝高宗殺害忠臣岳飛,忠奸不辨,昏庸無道,成為歷史上最大的冤案。共產黨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已敗壞到了極點,人人唾罵,怨聲載道,歷次運動殺害中國人民八千多萬。其中文化大革命就死了780多萬,「六四」槍殺和平請願的大學生無數,七年來打死、打傷和殺害無辜法輪功學員無數,真是做盡了壞事。這樣的政權不危險嗎?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善惡必報是天理,天滅中共在即,共產黨的末日馬上就到,趕緊退出共產黨的一切組織,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不要當共產黨的殉葬品。

三、突出法輪功真、善、忍的境界,說明法輪功是佛法,在人類道德如此敗壞的今天傳出來是救度人類、拯救人類的道德來了。否則人類再敗壞下去將面臨著更大的災禍。大法弟子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人對人講善,善待一切生命和世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說真話辦真事,我們師父告訴我們要做到「愛你的敵人」,這樣的人不高尚嗎?這不是高境界的人才能做的到的嗎?如果這樣的人多了,社會環境自然就好了,相對來講做壞事的也就少了,你說是不是這樣?有人問:那共產黨為甚麼還鎮壓你們呢?我說:這就是共產黨的本性所決定的,因為它的本性就是邪惡的,所以它容忍不了善的。很多人在認清了惡黨的本質後,紛紛退出。

三、不落下一個有緣人

在講真相勸三退中我悟到:要想講清真相、講好真相,其實並不難,這只是需要我們一定要多學法、學好法,具備洪大的寬容心和慈悲心就不難。我過去是一個嘴很笨的人,文化也不高。可是在講真相的時候,卻能滔滔不絕的講出來,甚至在一次給人講真相的時候,對方說你背的真好,可我知道這都是法中給我的智慧。有的人還以為我念過大學,有很高的文化,其實一切都是從法中來,是法改變了我的一切。同時還要有持之以恆的精神,我覺的講一天,二天,半個月一般都能做到,而天天講就不太容易了,就很難做到。

我記的有一次,有一個30多歲的人坐我車到職業高中,可是那天我不知甚麼原因,很不愛說話,就沒跟他講真相。可是那個人快下車時,卻主動和我搭話。我猛然醒悟這是個有緣人,是師父在點我,應該和他講真相,我馬上問他:你入過黨、團、隊沒有?他說:入過。這時車已經到了學校大門口了,那人給了我錢就進了學校。我知道這個人如果今天不跟他講明白真相,也許他就失去機會了,怎麼辦?我在大門口轉了一圈,決定進去找他跟他講明白,一定讓他得救。我進了大門就問門衛,剛才進去的那個人往哪邊走了?那人告訴我進食堂了,我走進食堂看到那個人說明我的意思,那人很高興激動的抱住了我,摟著我的脖子走到大門外,聽我給他講真相,我講完後那人用真名退出了邪黨組織,並一再向我道謝。

我覺的只要我們能天天講,不管講的好不好,不錯過一次機會,不落下一個有緣人,都能達到救度眾生的作用,一定的。只要我們有這個願望,師父就會安排有緣人到你身邊去聽真相。只要用心去講有時幾分鐘,甚至一分鐘、半分鐘就能勸退一個。在這個過程中,我悟到一切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按照師父的安排完成我們該做的。

四、做到天天勸三退

我以前曾經有一個很好的工作,99年7.20以後,因上北京上訪,被單位開除。以後只好靠幹力工維持生活,後來在同修們的幫助下,買了個出租車跑短途出租。我從幹力工到現在的跑出租,從來都沒放鬆過和我接觸到的人,講真相勸三退。每天都能勸退幾人到幾十人,從工人到農民,從小學生、中學生到大學生,從教師到醫生,從當官的到老人、兒童,從警察到做買賣的我都講都勸退過。因為我講真相的時候,我覺的我面對的不是一個簡簡單單的人,而是一個宇宙一個天體,深感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的重大。

在講真相勸退的過程中我悟到:在講的過程中,要時時把自己當成一個神,而不是一個人,難度越大,越要堅持講,從而自身不好的東西就會解體,人的後天觀念和執著就越來越少,而人的東西越少,正念和慈悲的力量就越大,就能穿透人的微觀中去,就能救度更多的世人。

我講三退的時候,一般都是採取開門見山的講。因為我以前的性格也是比較直率,有甚麼說甚麼。比如我在每天出車時,有人上我的車之後,我就開始說:我問你一個事,或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一般都說:可以,你問吧。有的馬上向我靠近一些聽。也有一些不聽的,或一聽我說三退的事,就已經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了,也有人說學啥不好。甚麼樣的人都有,當然從中也魔煉了自己的心性和意志。我也知道他們顯然是中毒太深了,偏聽偏信了惡黨的造謠宣傳,我沒有被他們帶動,也沒有因此而影響我講真相的力度,我就是要完成我應該做的。雖然這樣我也儘量跟他們講清楚,讓他們知道大法好。我對那些能聽的我就問:你入過少先隊、團員和黨員嗎?他們回答我之後,都會問:怎麼了?我說:共產黨敗壞到一定程度了,天要淘汰共產黨,少先隊和共青團都是它的附屬組織,入過它組織的人都危險,如果不及時退出,都得受牽連,都在神的淘汰之內,近幾年有一場淘汰人的大災難,現在是給人一個機會,只有退出共產黨一切組織的,才能保平安,有的聽明白當時就同意退了。但大多數都說:早就過歲數了,已經自然退出了。我說:你這麼退不算數,沒有完全脫離共產黨,因為人在入黨、入團、入隊時,都發過毒誓,說把一生交給黨,而且在另外空間還給你打上了一個邪惡的印記,只有從心裏聲明退出共產黨一切組織的人,才能抹去這個印記,才能擺脫共產邪黨得福報。因為共產黨用無神論強化教育中國人幾十年,使中國人都不信神了,從而走向敗壞,走向毀滅。你看現在這社會人心失控,甚麼黑社會、吸毒、賣淫嫖娼、偷搶、殺人放火、詐騙,為了能弄到錢甚麼壞事都幹。我不止一次的聽到有人說:誰給我錢,我就管誰叫爹,人格都低下到這種地步。而共產黨自己更是醜惡、腐敗,人人貪贓枉法,不管老百姓死活。

神不准許人類這樣敗壞的,所以隨著人類道德標準的敗壞,天災人禍也接連而來,因為人不治天治,天治怎麼治?那就是天災人禍、瘟疫、自然災害。你看現在甚麼洪澇災害、沙塵暴、連年乾旱、非典、禽流感、惡性疾病層出不窮,這就是人類道德敗壞所導致的,而這種敗壞共產黨起到了絕對的作用,因為它講無神論,而造成的必然結果。所以不管誰加入過它的任何組織,都無形中增加了它團體的力量,那麼誰不退出就是神淘汰的對像清除的目標,現在就是退出共產黨組織的大好時機,只要你同意,我可以幫你退。大多數人會說,你就幫我退了吧。有一次我跟一個50多歲的老太太講完之後,她說我不退,我都這麼大歲數了,死活能咋的。那假如你的歲數是80多歲,那你不還有30多年的壽命嗎,如果你因為一念之差沒退,到時災難真的來了,那多可惜呀,對不對?她想了想說,那你就幫我退了吧。還有一個人我給他講了三次才同意退出,而且頭二次都表示很反感,並說以後你再別和我說這個,第三次我又主動講,他終於退出了邪黨組織。

我在勸退過程中,基本上都是從學法和看九評中悟到了一些理,結合起來運用到勸三退和講真相中。往往都是即讓他們退出邪黨,又明白了大法真相。有時心態很純正時,真是覺的智慧源源不斷的流了出來,講的也非常容易,人聽了以後紛紛表示退出邪黨。有的坐車到地方也不願意下車,還想聽我津津有味的講。還有的明白了之後,下車後還想多給錢。實踐中我覺的效果很好,每天都能勸退幾人或十幾人。

五、救人不能知難而退

在勸退過程中心態要穩,不能摻雜人心和怕心。經過一年多的講真相和勸三退,針對眾多人的心態,我總結出以下幾點:一要有善心和慈悲心;二要有誠心;三要有耐心;四要有決心;五要有不厭其煩之心;六要有持之以恆的心;七要有肩負重大使命的責任心;八要有信心;九要有救人如救火的心。我覺的這些都是我們大法弟子都應該具備的,如果人人都能做到講好真相,勸好三退,就會救度更多的眾生。

在這個過程中,我還總結出,不能知難而退。我經常聽到身邊的同修說,不好講,難講;從而不講或少講,或挑人講,我想這都不行。我認為這種知難而退的心和分別心,都是不可取的。這種心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你承認它,就無形中加強了它,給講真相造成了障礙。因為世上的人都不是當人來的,如果我們人人都有堅定的信心和責任心,我講一個我講不明白,講十個講百個我總能講明白一個。如果人人都這樣做,大法弟子整體的力量就會發揮出來,邪惡就會儘快解體。

在講真相的過程中,我也遇到過挫折、嘲笑、侮辱和恐嚇。有的說我反黨、反革命。甚至問我姓名,住址電話號碼,還有人下車後,記我的車牌號打舉報電話的。家裏人也說:現在公安局要抓你們呢!都知道你們天天講,不管跟誰都講,說你們反黨,抓住要嚴重處理。我聽到這些後,心裏也有一些緊張,也想明天不講了,等避避風頭再講,這時我覺的心裏很苦,不講救度眾生是自己的使命,講就會帶來危險。在抉擇中我選擇了就按師父的要求做,邪惡不配迫害我,我不承認這一切,就是要正念正行的做好三件事,直到法正人間的最後一刻。這時我頭腦中想起了師父的講法:「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想到自己勸退了那麼多,有時也不自覺中生出了歡喜心、顯示心、自滿心和驕傲的心,覺的自己行。想起自己帶著這些心做三件事,是多麼的危險給自己救度眾生帶來難度,以至造成損失,想到這些我的心漸漸平靜下來,怕心也漸漸的消失,渾身充滿了正的力量。

我又想到一個神、佛,他為了宇宙的利益,為了宇宙的眾生可以放棄自己的生命,而且是坦然放棄的。而我是走在神路上的人,做的是最偉大神聖的事,一切邪惡和魔難都應該給我讓路,那我怕甚麼。於是第二天出去又繼續講,又繼續做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事,一如既往。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