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女弟子談過情關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8月10日】我是大學生,年齡不是很大,也屬於一個「多情」的年齡吧!幸運的是我得法比較早,十五歲,那時候對「情」沒甚麼概念,以後雖然修煉一直不精進,但在「情」這一關上倒沒產生過太大太多的執著。聽說有些同修在「情」上有點小障礙,我從我本身,一個女孩同修的角度談一點個人看法。

在學校的時候沒有多少時間學法,煉功就更跟不上,對自己也不嚴格要求,再加上身邊的同學個個「風花雪月」,說一點兒不受影響是不可能的。也有陷入其中的時候,走出來也是個反覆的過程。其實情關看起來挺可怕,一旦跳出來回頭看看也沒甚麼,也沒甚麼意思。總結了幾點心得,有點幼稚,僅供部份同修做個參考吧。

首先,戒掉言情小說。我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同修看這個東西,我以前是看的,因為學校裏看不了電視,所以以看小說為主。我是個自命清高的人,文學上的素養讓我鄙視現在的垃圾文學,可鄙視也耽誤不了我看這些低俗無聊的東西。大多看了也覺的沒意思,非常無聊的時候才會想翻一翻。可是就這一翻就受其影響了,看言情小說的直接後果就是開始浮想聯翩,滿腦子王子公主的白日夢,而且它自己往出蹦,根本就控制不住。後來我意識到是言情小說的作用,就儘量控制住自己不看。有一次實在很無聊,就拿了一本看過的言情小說翻了翻,心想反正知道情節了,再看一遍應該沒甚麼關係吧。結果連著好幾天腦子裏翻江倒海。

師父在《轉法輪》第三講講到「附體」時說道:「你別看有些氣功師都寫出書來了,我告訴你那書中啥都有,和他練的東西一樣,它是蛇,它是狐狸,它是黃鼠狼。你看那些書,這些東西就從字裏往外跳。」言情小說真正毒害人的不是它的內容,而是它帶有的不好的信息,勾人的執著心,尤其現在有些言情小說寫的極為下流,甚至有些通篇都是兩性描寫,簡直就是黃色小說(我沒見過黃色小說,不過我覺的應該差不多)。那就不只是勾起人的「情」的問題,還有「色」和「欲」,都被引出來。

不光是小說,還有電視劇、電影、漫畫,再加上流行歌曲,只要看了聽了,人絕對會受影響,最直接的表現就是靜不下來。戒掉這些東西,頭腦就會清淨了。可以說,清理這些外部環境的干擾是跳出情關的第一步,一定要邁出這一步。即使你沒有被「情」困擾,也應該摒棄這些東西,畢竟是一種魔性的墮落變異文化,接觸它們沒有甚麼好處。

其次,主意識要強,控制並鏟除自己不好的思想。

師父在《轉法輪》第六講「主意識要強」中講:「還有一種強大的業力,對修煉者影響非常大,叫作思想業。人活著就得思考。由於人迷於常人之中,時常在思想中產生一種為了名、利、色、氣等而發出的意念,久而久之,就會形成一種強大的思想業力。因為在另外的空間一切都是有生命的,業也是一樣。當人要修煉正法時,就要消業。消業就是把業消滅、轉化。當然業力就不幹,人就會有難,有阻力。然而,思想業力會直接干擾人的大腦,從而在思想中有罵老師、罵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罵人的話。」

我是個思想很活躍的人,吃夠了思想業的苦頭,而我的為了情發出的意念,大都是由言情小說這類東西引起的。除了戒掉它們,不能再往身體裏、腦子裏灌,已經受影響形成的思想業力也必須要消除。可是這很難,很苦,我為這些事可沒少後悔,有時腦子裏真如師父所說的出現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的念頭,雖然安慰自己說不是我想的,是業力想的,可心裏還是很難過,很慚愧。真是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奉勸那些喜歡做白日夢,喜歡想入非非的同修,趕快正念制止,讓主意識清醒起來,免得灌進來容易排出去難。

主意識要強還體現在另一個方面,就是千萬不要縱容自己人的一面。師父說:「人的思想佔了上風,那他就會走向人;神的思想與人的正念佔了上風,他就會走向神。」(《2005年舊金山講法》)

舉個我的例子吧。我在學校時和班裏的男生相安無事,因為他們都覺的我淡泊寧靜的像個「老尼姑」,自然不會有非份之想,可偏偏有個男老師對我有了好感,真是讓人始料不及。那個老師在外表上很上台面,在同學中聲望也好,氣質風度上都很入我的眼,總之就是在我眼裏是很完美的吧。但是他已經結婚了。如果沒有這一條,我並不排斥和他交往,可有這麼一個先決條件,說甚麼也不管用了,別說是大法弟子,原則上也絕不可以做這樣傷風敗俗的事。

可是,你別看我理智上明白、說的好聽,其實當時人的這一面心裏也是很矛盾的。放不下的時候就又開始發揮我的想像力了:也許師父安排我……也可能和這個老師有點緣份吧,頭回看他就覺的很眼熟,胡思亂想的時候就往這上面扯,甚至在意識中違背最起碼的道德,越發覺的有點兒「註定」、「安排」的味道。更糟糕的是,有時候還冠上正法、救度眾生的名義,憑空臆想這是師父的安排,用來掩蓋和放任自己的人心和魔性。

後來學師父《在2004年美國西部法會上的講法》:「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裏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甚麼特別的安排。」簡直說的就是我。我只覺的臉都在燒,直接沒臉見師父。後來我用冷淡的態度低調處理了此事,也沒造成甚麼後果。現在簡直不敢想如果當時順著自己的人的一面走結局會有多麼可怕。

大法弟子不是按師父的安排在走,就一定是按舊勢力的安排走,在這種時候,可千萬不要縱容自己,你想出來的千萬個「合理」只要不符合大法就一定是錯的,要正念抵制它,徹底鏟除它;行動上也要乾脆,讓自己即使又不堅定了也沒有後路可走,這樣最起碼在行為上杜絕了犯錯的可能性。

第三,分清真我。《明慧週刊》237號有篇文章《老年同修所見另外空間色慾干擾形式》,詳細論述了舊勢力怎樣用低級下流的手段引誘弟子犯錯,而且來的那麼猛烈。文中引用師父的《洛杉磯市講法》:「我說舊勢力的干擾,你們想沒想過?這也是這種牽制的因素啊!舊勢力、舊的宇宙把甚麼東西看的最重?就是色,男女之間的不檢點,這個東西看的最重。」文中老年同修還告誡那些不能過關的同修,做了不好的事千萬不要承認那是自己行為的想法。

我沒有遇到過這麼激烈的事情,經歷還算平和,不過不管是激烈還是平和,都是舊勢力的干擾和破壞,這樣分清哪個是真正的自我就尤為重要。我們是大法弟子,真我都是合乎標準的正神,但是畢竟還在常人中,舊勢力干擾就只能干擾我們「人」的這一部份。如果我們承認了那是我們,不就等於要了嗎?不就承受了舊勢力的安排了?不承認它,否定它,鏟除它,正念強了甚麼都會自滅。

舉個小例子吧,我在平時雖然不精進,不過也算是有正念,有甚麼想法還知道鏟除。可在主意識放鬆的時候,比如臨睡著時那段半夢半醒的時候,各種「情」一類東西就在腦子裏輪番登場。我在清醒的時候是絕不允許有這樣的事的,那就說明那時的想法不是我的,是邪惡在鑽我的空子。開始時意識不到,就老覺的自己不爭氣,老是控制不了。實際上等於承認了那是自己,當然就被舊勢力死死的抓住不放。後來學法跟上了,認識就清楚了。有一次臨睡時邪惡又來肆虐,我雖然主意識還是迷糊著,可是正念起來了,發了一念:「這不是我,我不要,不許來干擾我。」一下子甚麼都沒有了,我接著就睡著了。以後再也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不承認舊勢力是很重要的。

最後一點,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一定要多學法。學法跟不上,甚麼都是空話,這一點我是深有感觸的。在學校時不太學法,陷入情裏時就想有甚麼「高招」能解決,可總也解決不了,只要學法,甚麼都迎刃而解。沒有學法做保證,你想的那些「高招」再「高」也不管用,只是用人的方法解決人的問題。干擾你的是舊勢力,也是神啊,你那「人」的方法怎麼對付的了它呢?有時被情魔的顛三倒四的時候反而更不想學法,或者是因為心裏煩,或者是因為心中有愧不敢看書,這不是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了嗎?不正遂了它的心了嗎?你越不學法它控制你越厲害,你就越不容易擺脫,同時也越不想學法,形成一個惡性循環,有可能就毀在這裏。師父的每一次講法都強調一定要多學法、多學法,我們必須要重視起來。「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任何想取巧的路都是走不通的,我們只有學法,才能提高、才能突破。

為了今天的得法,我們不知道吃了多少世的苦,幸運的得到了,堅定的跟著師父走到現在,怎麼能因為「情」這種在修煉初期就該去掉的心而耽誤了我們寶貴的修煉和救度世人呢?不管是思想業也好,舊勢力的干擾也好,只要正念足,都是可以克服的。說控制不了那不可能,我們修的是宇宙大法,只要按師父的要求做,誰也動不了我們。「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過的去,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轉法輪》)希望在這方面有漏的同修嚴格要求自己,儘快擺脫這種消極的狀態,做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個人體悟,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