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議會副主席對中共活摘器官的調查報告(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7日】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史考特先生於2006年5月21日在北京與兩位法輪功學員會面,調查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尤其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指控。以下是調查報告全文。

歐洲議會副主席愛德華•史考特5月22日遊覽中國長城

在中國發生的摘取器官行徑

2006年5月21日在北京與兩位法輪功學員牛進平先生和曹東先生的會面時得到的非直接證據。

歐洲議會副主席、歐盟新的民主和人權方案的特派專員愛德華.麥克米蘭-史考特(Edward McMillan-Scott)先生與其助手珍妮弗.佛瑞斯特(Jennifer Forrest)小姐一起主持了這次會面。在場的還有斯蒂夫.基格拉提(Steve Gigliotti)先生,曹東先生(36歲),牛進平先生(52歲)和他2歲半的女兒,以及一位翻譯。這次會面是在一家匿名的小酒店進行,旨在保護學員的安全。

史考特先生解釋說他來中國調查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特別是要調查有關(法輪功學員)器官販賣牟利的指控的更多情況。會面過程由珍妮弗.佛瑞斯特錄像,兩位法輪功學員的背影被錄下來。牛進平不擔心在錄像帶中被認出,所以他的面部也被錄下來了。翻譯始終沒有出現在鏡頭中(不過翻譯在會面結束後遭到逮捕和審問了7個小時。在逮捕後,警察勒令他不得和美國大使館、和媒體聯繫)。

曹東告訴史考特,他是在迫害開始前的1995年開始煉法輪功的。他是因為法輪功的平和的原理和帶來的祛病健身效果而走入法輪功的。他說他久疾不醫的眼病在煉法輪功後被治癒。他說他已結婚4年。在他婚禮的9天後,他妻子(楊小晶)因修煉法輪功而被捕入獄兩年。在他妻子出獄一週後,他也被捕了。一年後他被釋放,但他妻子又被捕了。在他們結婚的4年中,他們總共只有3週時間呆在一起。在勞教所裏,曹東被強迫觀看詆毀法輪功的錄像片,每次很長時間。他還被警察剝奪睡眠和強制灌食。他的妻子也有類似經歷。

曹東目前沒有工作,因為他修煉法輪功而無法找到一份工作。他先前是一名導遊。當局要求他向遊人傳播謊言,如有關天安門廣場自焚案,等。

在勞教所裏,他被命令加工出口到歐洲的玉石珠寶,並強迫在惡劣的環境下長時間工作。他說那兒的2000多名囚犯中有100名是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那裏的小的監室裏,每個監室有30到40人。

他提供了在監獄中的詳情。他說他被關在監獄中一個針對法輪功學員和西藏佛教徒的專門區域裏。法輪功和西藏佛教徒的待遇遠比其他監犯更為惡劣。獄警特別告知其他監犯來監視他們並剝奪他們的睡眠。警察不斷的試圖讓學員們簽署放棄法輪功信仰的悔過書。這個監獄中也關押著因89年6.4事件而被捕的異議人士。

愛德華.史考特詢問他(曹東)是否知道在中國的任何摘取器官的集中營。他明確的表示知道有這樣的集中營,而且認識被送到那裏去的人。他曾看到他的一個煉法輪功的朋友的屍體,屍體上有窟窿,器官被摘取了。

史考特問這兩個學員,來見他是否有危險。兩位學員都說有危險。史考特遞給這兩個學員每人一張他的名片,告訴他們如果在會面後出現任何問題,打電話給他,他可以提供一些幫助。

牛進平的妻子仍被關在監獄中。在她被抓捕時,她仍在母乳餵養(他們的嬰兒)。她被不斷地酷刑折磨,是殘忍的洗腦手段的受害者。為了強迫她放棄法輪功,她常常被連續毒打超過20小時,結果導致她現在耳聾。牛進平給史考特展示了一張地圖,圖上顯示他妻子被監禁的具體地點。他還有一張10萬元人民幣的收據,是他為他妻子從勞教所釋放而支付的。他也讓史考特看了一封他針對非法逮捕他妻子一事寫給警察的申述信。

他詳細描述了他妻子所遭受的酷刑手段:身體被扭曲地綁在一個木凳上數小時;被剝奪睡眠;脖子被繩子套著吊在天花板上很長時間,她的腳尖剛剛能接觸地面。

牛進平在4個月內只見到妻子10分鐘;有時會面日都過了才告訴他可以和他妻子見面。

他也展示給我們看他在監獄中被電棍電擊留下的燒傷疤痕。他也敘述了他被控告是精神病而投入一家精神病院的經過。他被強制服用一種高強度的混合製藥物。在一名相信他並沒有瘋的醫生的幫助下,他最終被釋放。

牛進平也沒有工作。在中國,警察必須在一份證明你適合工作的文件上簽字後,雇主才能雇佣你。修煉法輪功的人被當局認為不適合工作,所以拒絕給法輪功學員簽發這份文件。結果他不得不變賣他的房子,然後依靠售房所得的資金來維持生存。他說他比其他許多同修要更幸運,因為他們沒有房子可賣,在許多情況下,他們的個人財產被警察拿走而變得一無所有,生活無依無靠。

談到天安門廣場和6.4週年紀念,牛和曹解釋說他們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在任何中國的節假日前都例行性地受到警察的抓捕並審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