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倫理與人權討論會」聚焦中共盜器官黑幕(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5日】在首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舉行期間,由國際非政府組織「多元信仰國際」和「跨國激進黨」組織的「健康、倫理與人權討論會」,於2006年6月29日在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會議廳舉行。會議聚焦中國人體器官買賣黑幕,與會者強烈呼籲儘快進行獨立的調查,以有效制止這一反人類的罪行。

多元信仰國際主席Charles Graves博士主持了會議。針對發生在中國的有關活體摘取法輪功修煉者器官的指控,他指出,新的人權理事會應當關注健康與倫理問題,特別是當它和宗教信仰有關聯的時候。關於法輪功,他向與會者介紹說:「法輪功是一種包含古老的道家和佛家傳統的信仰,這個功法特別強調平和、善良和誠實。他說我們應該高度評價法輪功的創始人李洪志先生,由於他的努力和他的著作,使得不僅僅在中國,而且在世界其它地方,人們紛紛實踐這一功法和這一信仰……可是,讓我們難以理解的是,他所做的這一切卻引起了中國政府瘋狂的反應。」

首位在中國就法輪功問題進行實地調查的西方政治家,歐洲議會副主席Edward MacMillan Scott先生特意給這次會議發來信件,表示全力支持。他在信中向與會者轉達了如下信息:在中國,現在大約有400家醫院在搞器官移植,買賣興旺。在他們的網站上標明,換腎6萬美金。有的管理人員在回答詢問時說:是的,(供體)是煉法輪功的,所以腎臟是好的。

現居住法國的法輪功學員陳穎講述了她被迫害的經歷。在中國時,陳女士幾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並被非法勞教。她說:「在被非法拘禁期間,我絕食絕水抗議警察對我的酷刑迫害。後來我被戴上手銬腳鐐,強行送進一家醫院做了包括心臟、血液和眼等方面的全面體檢。儘管體檢結果顯示我的身體都很正常,但獄醫卻強行給我輸入不明藥物。當藥物進入我身體時,我的心臟開始劇烈跳動,血管崩裂般的刺痛,我感到心慌和窒息,身體痛苦不堪。輸液後,我身體的左側經常抽搐,神經麻疼,而且情緒波動很大,人很憂鬱壓抑,動不動就想哭想發脾氣,整個人都要崩潰了,隨後我的許多記憶都喪失了。後來是我的家人通過關係才把我保了出來。當我第一次看到魔窟──中共蘇家屯集中營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獸行的消息時,我的眼淚止不住流淌。回想起來,那些人當時很可能是準備用藥物摧毀我的神經,然後把我弄到哪裏去摘取器官。每想到這些,我都不寒而慄。」


國際非政府組織關於人權特別委員會主席Peter Prove先生發言

國際非政府組織關於人權特別委員會主席Peter Prove先生在發言中說:「對我們看到的一些報告,聽到的一些人的經歷,包括今天聽到的證詞,我不想根據人權理論和政策做出一些技術性反應,我想,作為一個維護人的尊嚴的人來說,這些報告和這些受害者的經歷讓我看到,人最基本的尊嚴的價值被卑鄙的攻擊,它系統的侵犯了人最基本的權利:生存權……我想對此唯一的反應是應當進行獨立的調查,我希望這個呼籲能得到廣泛的回應。」


前日內瓦州大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Thomas Buchi先生發言

出席會議的前日內瓦州大議會人權委員會主席Thomas Buchi先生說:「我覺得非常恐怖,人能做出這樣野蠻的行為(中共活摘器官),像當年納粹黨的Mengele醫生一樣。我同時覺的那些接受這種手術的人,被移植一個通過罪惡而得到的器官,是非常可怕的。」他在發言中指出,日內瓦大議會從2000年開始就已經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問題進行了一系列調查。2002年,大議會通過了決議案,譴責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而現在,中國的情況變得更糟……上述情況,應儘快反映給人權理事會和聯合國人權高級專員Louise Harbour女士,以終止這一對人權的野蠻侵犯。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