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怕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30日】我從小就膽小怕事,在學校時做甚麼都謹小慎微,生怕惹是生非。在大學裏又學的是政治專業,有點談政治色變,生怕說錯話、做錯事被扣帽子,對惡黨心有餘悸:今天用你是朋友,明天甚至今晚不用你時又是敵人。但在惡黨文化的毒害下,又總是對惡黨抱有一線希望,認為惡黨明天會良心發現,會變好。

我修煉後,感到怕心是我最大的障礙,又是最難去的一顆心。94年12月,我正上大學二年級,鼓足勇氣向系書記請假,要去參加師父的廣州講法班。系書記一聽,先給了我當頭一棒:「你這是參加封建迷信,你還是學政治的,回頭組織學生就這個事討論。」我沒動,只有一個想法:你今天就是開除我,我也要去。後來,他看我堅定的要去,只好批了假條。過後想想,有點後怕:雖然我沒有經歷過文革,但我知道政治帽子的可怕,特別「六四」風波讓人心有餘悸。

大學畢業後,我總也突破不了怕被扣上「封建迷信」的帽子,總侷限於自己的小圈子中洪揚法。99年4.25之後的一天晚上,一個同事對我說:「你們的人都到中南海了,去了好多人。」我聽了這事,首先的一念:這不是搞政治嗎?我馬上否定:「這不可能,謠傳。」看了師父的經文《位置》後,才明白自己沒有跳出人的觀念、人的理,被人心束縛著,還為自己走不出來找藉口。99年7.20江氏集團利用惡黨開始迫害大法時,我悟到應該上天安門證實法,但因為怕萬一失去工作怎麼辦?想去又不敢去,一直矛盾著。

2001年,天安門自焚偽案發生後,我一點也不相信這個事,因為年前領導已經通知我,叫我哪兒也別去,說公安內部說有人到天安門廣場去自焚。當晚我一看到這個電視,首先就想到這個通知:不是他們安排好的,為甚麼不阻止,這不是見死不救嗎?是惡黨的陰謀。

為了怕掉隊,怕圓滿不了,我和一同修商量散發傳單,當時有點不顧一切,認為快要結束了,不做就圓滿不了,並不是發自於救人如救火的心在做事,很快被綁架了。因為怕心,寫了保證出來了。從此又是一塊石頭又壓在了心上:我背叛了大法,師父不會要我了。但又覺的大法好,離不開大法。

到了2003年,單位組織電腦培訓,我學會了一些電腦的基本知識,很快登陸了明慧網,下載資料,因為基點沒擺對,忙於做事,忽視學法,帶著怕心,實際上是有求於怕,每天提心吊膽,怕被綁架,實際上是在求綁架,沒多久,真被綁架並被非法勞教。

2005年,我從勞教所回來後,還是在怕中度過,走路總覺的有人跟蹤;在屋裏學法,擔心警察闖入;向人講真相怕被舉報,在怕心中過的很不是滋味,學法又不能靜心去學,達不到學法的要求。

2005年7月,認識外地一女同修,同修在法上的交流,讓我一下子看到了自己的不足:雖然是老學員,法學的一點也不好,真該在學法上下一番功夫。此後,我認真學法,把99年7.20以來師父的新經文通讀一遍,我感到一種脫胎換骨的變化,在法理上一下子清晰許多,這麼多年走彎路的根本原因是自己沒有學好法,沒有在法上修,不能在法上認識法。又仔細的把《九評共產黨》認真的讀了一遍,才找到自己最根本的怕是怕惡黨,是變異的怕,舊勢力利用共產邪靈在操控,利用和放大著自己的怕心,讓我不能靜心,學不好法,從而不斷的走彎路,目地是毀掉我。

現在我雖然還有怕心,但我知道這不是我,我重視學法,不斷的排斥它,隨著我的越來越理智,怕心也越來越弱。今年,我建了個家庭資料點,因為擺正了基點,把自己當作大法弟子,所以成熟的也非常快,特別是怕心在做資料的過程中,被徹底去掉了。

沒有了怕心,回頭看看走過來的路,才明白修大法之福:如果不學大法,沒有我的今天;如果不是用心學法,我會毀到怕心中,怕心真的是人神之分的見證。

以師父的法與同修共勉:「其實那些走不出來的,無論是這樣的藉口還是那樣的藉口,都是在掩蓋怕心。可是有沒有怕心,卻是修煉者人神之分的見證,是修煉者與常人的區別,是修煉者一定要面對的,也是修煉者要去掉的最大的人心。」(《學好法 去人心並不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