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吉林白山大法弟子劉兆健、王豔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28日】吉林省白山市地區也是邪惡迫害嚴重地區,很多大法學員在外地流離失所,有的不知去向。大法弟子劉兆健、王豔長期不知音信,下落不明,希望通過明慧網尋找。望知情者在網上發表簡單說明,免的當地同修在揭露邪惡時有不完整的材料。

尋找吉林白山大法弟子劉兆健

劉兆健,大學畢業,原吉林省白山市三岔子縣地稅局副局長,年齡約30多歲,99年1月份得法。

劉兆健被非法關押在三岔子縣協力看守所時,多次遭非人折磨,身上留下被牙籤紮過留下的傷疤。

劉兆健在白山市勞教所被迫害時,曾被強迫到庫倉溝白灰窯裏做苦役,在炎熱夏日裏,在白灰煙霧下,一雙近視鏡一會就看不見了……;因為煉功,劉兆健被惡警關入狗籠裏,坐不起,躺不下。

2001年底,劉兆健在夜間去高壓塔上掛條幅時被惡警綁架,被非法關押在吉林監獄。劉兆健在獄中被迫害的生命垂危,2005年5月,惡警說讓他保外就醫。可是令人不安的是,之後一直不聞劉兆健的音訊,單位、家裏都不見他,有人說被山東老家的人接了回去,但至今無法核實。

這是明慧網2005年12月26日有關劉兆健的最後報導:

吉林大法弟子劉兆健,2005年春被不法人員從吉林監獄轉到長春鐵北監獄繼續迫害,當時共有20名大法弟子被劫持轉到長春鐵北監獄。在鐵北監獄,大法弟子劉兆健同樣堅決不配合邪惡,不順從邪惡的要求、命令、指使,不穿囚服,不住醫院。當時他出現肺結核和肝病,他所在監區(八監區)教導員指使犯人強行把他抬到醫院,劉兆健在醫院也堅決不配合邪惡。

大法弟子劉兆健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後絕食反迫害,被劫持到吉林監獄,一直堅決不配合邪惡,被「押小號」,嚴管一年有餘,遭到嚴重迫害,皮包骨、駝背、體重不足40公斤,說話都有氣無力、痰多,但他堅定修煉大法,絕對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堅決不所謂的「轉化」。另外一名大法弟子張洪偉堅定修煉大法,在吉林監獄遭迫害3年9個月,被關在「小號」嚴管近三年。

劉兆健那顆堅定的心使邪惡恐慌、害怕。鐵北監獄610辦公室怕劉兆健出現生命危險而承擔責任,主動決定將劉兆健保外,但保外的條件是寫「五書」。劉兆健堅決不寫,監獄將他妻子、孩子以及外地的姐姐找來勸說,沒起任何作用。

在這之後幾天,劉兆健的病情日益惡化,吃不進去東西,甚至呼吸困難,還給他輸過氧,這樣監獄無奈而送他到公安醫院,公安醫院拒收又轉至吉林省結核醫院,在那裏每天需要大量的費用並且監獄警察必須每天護理還得給他買盒飯,只過兩、三天,警察就受不了了,同時監獄也承擔不起大量的醫療費用,監獄找到醫院、檢察院、法院,有關人員對劉兆健承諾,只要寫「保證書」立刻放人,雖然他們是哀求的態度,但劉兆健仍堅決不寫。

又過幾天,警察徹底妥協了,在劉兆健沒寫任何東西的情況下,監獄、醫院、檢察院和法院互相協調無條件保外,按慣例這種情況要送回原籍,但監獄與原籍吉林省白山市溝通說明情況後,當地警察說:「這個人我們可管不了,我們可不接收」。

尋找吉林白山大法弟子王豔

吉林省白山市砟子鎮南溝王石匠的女兒王豔,99年春季在吉林大學讀書得法,邪惡迫害大法後,王豔寒假期間回家,因她父母受邪黨造謠欺騙,不讓女兒學法煉功,強迫王豔到小煤窯幹活。

王豔半夜煉功,父親就打她,打也煉,她父親就告到派出所,把自己的女兒送入拘留所15天。期滿後王豔連衣服都沒有換,就身無分文的找到一個在拘留所認識的同修家,帶上一本《轉法輪》直奔北京上訪。

大約在2000年1月份,王豔被非法關押在白山市三岔子協力看守所(江源縣看守所),當時王豔年僅17歲,遭受牙籤扎指甲、腳丫等毫無人性的酷刑折磨。

有一次惡警用母子扣把王豔的大拇指扣上,吊在走廊的房樑上吊了一夜,惡警打完麻將回來把她放下來,她已經昏死過去,惡警又掐人中,又潑涼水……王豔剛剛喘了一口氣,惡警就踢一腳問還煉不煉?王豔堅定的說「煉」。王豔因此被非法判2年勞教。

王豔被非法關入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不長時間,當地一同修去看過她,後來這位同修被迫害關押在朝陽溝勞教所。這位同修出來後,已無王豔確切消息,有人說她在砟子一個飯店幹了一些日子,有人說到山東了,至今當地同修不知其下落、是否安全。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