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我們的親人李瑞環(石家莊市)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日】河北大法弟子李瑞環於2002年1月14日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至今未歸,生死不明,家人多方尋找杳無音信。

李瑞環,60多歲,體態偏瘦,唐山口音,退休,家住河北石家莊市體育南大街華興小區熱電廠宿舍42-5-301,老伴石兆根為石家莊熱電廠退休職工。

最近,有遇到當年同李瑞環結伴上訪的知情人,提供了當年上訪時的詳細線索,並且這位知情人還記得當時折磨李瑞環的警察,會在適當的時機站出來指證。我們一定要徹查親人李瑞環的下落,生要見人,死要見屍。

好心人口述的準確線索如下:

2002年1月14日我決定進京為法輪功上訪,遇到了一老年大法學員,後知道她叫李瑞環。那時北京的信訪辦早就不掛牌了,我們就結伴同行去了天安門。下午我們到達天安門廣場,在天安門門洞裏打出了「法輪大法好」 的橫幅。

我們返回天安門門洞時,李瑞環突然又喊了一聲「法輪大法好!」我也跟著喊了起來,立刻有幾個值勤的武警撲上來,扭住了我們,拖向警車。我據理力爭:「我們都是好人,我們沒有犯罪,憑甚麼抓人?!」我死撐著警車門不上,臉衝外高喊著「法輪大法好!」這時一個惡警抬起穿著大頭皮靴的腳照著我胸口使勁一踹,一腳將我踢進了警車。警車裏有幾個惡警正在狠毒的踢打李瑞環,我大喝一聲「不准打人」, 惡警這才罵罵咧咧的住了手。這時李瑞環已經被打得抬不起頭來了。

我們被拉進了天安門派出所,被關進滯留室的鐵籠子裏,那裏已經關押了十幾位來自各地的大法弟子。

當天我們十幾個大法弟子被銬著,拉到豐台看守所,在那裏被強迫照相、按手印,我們不從,看守所的警察就指使兩個穿黃馬甲的刑事犯狠毒的打我們,撕扯我們的頭髮,擰我們的胳膊。我們不配合,又被拉到長辛店派出所,關進了一個大會議室裏。

當天晚上我們分別被提審,逼問姓名、地址。開始不法人員們還假惺惺的裝著非常和善的樣子說,只要我們說出姓名和地址就放我們回家;見達不到目地,就立刻原形畢露,兩個惡警輪番上陣,猙獰的開始對我們嚴刑拷打。一個中年警察,高約1.75米左右,長方臉形,指使著一個年輕的長型臉,小眼睛的警察用電棍狠狠的電我,小電棍嫌電的不解氣,就又叫換大個的,還不解氣,就親自動手電,用皮鞋狠踢我的臉,又往我的脖子裏灌冷水,撕扯我的頭髮,一直折磨了我好長時間。也不知道是夜裏幾點了,直到他們累了,才讓我回到會議室。

回到會議室,我看到了李瑞環,她和我一樣,也受到了嚴刑拷打,甚至比我還重。畢竟她已是50多歲的人了,受刑後身體多處是傷,連說話的力氣也沒有了,飢餓(好幾天沒有讓我們吃飯了)又加上寒冷,她不停的打著哆嗦。

第二天,他們又開始迫害我們。這次來的惡警是個中年人,1米68的個,禿頂,長得滿臉橫肉,一臉殺氣。輪到他審問我了,說要好好收拾收拾我,說著飛起一腳將我踹了出去,我撞到牆上,反彈回來,又摔倒在地。他一邊罵一邊踹,他打累了就去找電棍。

沒有找到電棍,回過身來仍舊惡狠狠的說:「你不說,××黨有的是招,總有法子叫你說出來。把你們拉到一個沒人煙的地方,挖個坑埋了,誰知道?知道六•四嗎?那麼多的學生,一開槍「突突突」一下就完了,還怕對付不了你們?」我故意問:「電視上不是說一槍沒發,一人沒死嗎?」他說「那是哄你們不知道的。」我說:「你知道嗎?電視上所說的法輪功的事也是假的。哄你們不知道的。」

下午的時候,前一天晚上電我的小眼睛警察又來了,見我還沒有屈服,就從抽屜裏拿出一本大法書,將師父的法像撕了下來,叫我踩,我一把奪了過來,捂在懷裏;他又搶了回去,並用打火機燒,我嚴肅的說:「小伙子,你這樣做對你沒有一點好處。」後來他們折騰累了才停止。

這樣的嚴刑拷打一直持續了四天。有的警察被我們的善良所感動,不忍心再對我們下手,可又迫於壓力,當官的在時,他們做做樣子,不在就不動手 。

在此期間,各地駐京辦也來認人領人,我們一直是本著善念向他們講著真相,告訴他們我們這樣被折磨也不報姓名、地址的目的就是為了不給他們添麻煩。他們聽了很受感動,雖然他們嘴上說的是另一套,但看得出來,他們誰也不願我們說出姓名和地址。

第四天的夜裏,看守我們的保安睡著了,我捅醒正閉目打坐的李瑞環,悄悄的跑了出去。由於李瑞環受傷太重,跑不動,又加上我們心態不穩,沒跑多遠,又被惡警抓了回來。這一下他們氣急敗壞,更加狠毒的報復我們。保安們以為逃跑的主意是李瑞環出的,所以那些人打得她更重。

我們倆被對角銬在大會議室的暖氣管子上,不讓我們睡覺,稍微一閉眼,那些看我們的保安就往我們身潑冷水,我們本來穿著單薄,又是寒冬臘月,凍的我們直打哆嗦。我看到李瑞環已經非常衰弱了,但我卻無法幫她。後來派出所一下子來了好多刑事犯和少年犯,他們才顧不上審我們了。

22日的下午我靠著暖氣管睡著了,我睜開眼不見了李瑞環,就問保安,說送她回家了。不一會兩個警察氣喘吁吁的架著李瑞環進來了。

從他們的對話中得知,他們送李瑞環上北去的火車,乘務員看她傷太重,怕死在火車上,說甚麼也不收。此時李瑞環弱得連坐也坐不住了,警察給我打開了手銬,我給她衝了些奶粉餵她,她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

23日警察要帶我走(我不知道是要放我回家),我堅持要留下來照顧李瑞環,他們不讓,將我趕走了。從此以後就再也沒有了李瑞環的消息,不知她現在是不是還活著……

我一直很清楚的記得折磨我和李瑞環的惡警、保安的模樣,無論過多少年我都能指認出。而且通過我的描述,周圍的人一定能判斷出是哪幾個人喪失良知在助紂為虐、迫害善良,連去上訪的50多歲善良老人都能下此毒手。這樣沒有人性、心狠手辣的人在單位、在社會上也是惡毒之輩。請正義人士向明慧網或李瑞環的親人舉報,和大法弟子共同抵制邪惡,維護善良和正義!

我們的親人李瑞環自此以後杳無音信。幾年來,我們尋遍了石家莊的各個監獄、勞教所、看守所,都沒有她的下落。最近大街小巷的民眾都在相傳:瀋陽蘇家屯秘密集中營大規模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並焚屍滅跡;大量醫院和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監獄互相勾結,通過盜取活人器官做移植手術謀取血腥暴利。很多法輪功學員被活體摘取器官並被毀屍滅跡。我們聽此消息後心急如焚,所有的親人都為李瑞環擔憂。

李瑞環一生勤勞、善良、街坊鄰居沒有說她不好的,學了法輪功後更是做好人,從沒有做過一點不好的事情,更談不上違法犯罪了。就這樣的良家婦女、因為煉了法輪功,因為身體健康了、因為從法輪功中受益了,因為她有一個正直、善良人應有的良心──為她喜愛的功法,為她所尊敬的、被栽贓陷害、造謠中傷的她心中最最偉大的師父說一句公道話,這樣的好人卻被中共酷刑折磨,良心何在?!

我們強烈要求相關部門徹查李瑞環的下落,生要見人,死要見屍。對於毒打折磨李瑞環的兇手,繩之以法,還法律以公正、還善良者以清白。

李瑞環家人通信地址:
石家莊市體育南大街華興小區熱電廠宿舍42-5-301
郵編:050000
收信人:石兆根

相關單位和個人(北京市電話區號010,郵編:100000)

北京市豐台公安分局長辛店派出所 ,
地址:北京豐台區長辛店大街196號,值班電話:010-63886249
長辛店派出所 010-83876252、 83876249

北京豐台區長辛店鎮政府,地址:北京豐台區
副鎮長楊友強

北京市公安局豐台分局 ,地址:豐台七里莊21號
值班電話:010-63813322 ,郵政編碼:100000
舉報電話 63897537
監督電話 63811993

北京市豐台區人民法院,地址:北京市豐台區
李增森 豐台區人民法院刑庭
北京市豐台區人民檢察院,地址:北京市豐台區

北京市豐台區人民政府辦公室
北京市豐台區政府便民電話 83812345
北京市豐台豐台區區長張大力,
北京市豐台區委副書記閻滿成
北京市豐台區衛生局黨委書記、局長張楊
北京市豐台區司法局
北京市豐台區人事局
北京市豐台區民政局
北京市豐台區委
北京市豐台區政府區人大
北京市豐台區政協
北京市豐台區市政管理委員會

北京市政府便民電話 12345 市政府舉報電話 63841234
北京市司法局法律服務熱線 1600148
北京市市檢察院舉報中心 68682000
北京市市衛生局電話 63011386

吳春妹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公訴二處
張榮革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公訴一處
劉新泉 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民一庭
李經緯 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民二庭
董春江 北京市司法局律師工作管理處

北京市公安局,地址:北京市東城區前門東大街9號
郵政編碼:100740,監督電話:65246271
市公安局書記、局長,馬振川
北京市公安局辦公室信訪處,地址:北京市公安局辦公室信訪處
郵政編碼:100740
信訪處 ,李金棟
政治部宣傳處 ,劉長泓
法制辦行政覆議處,胡寅
刑偵總隊法醫檢驗鑑定處,張大明
紀委案件檢查處
內保局辦公室
人口管理處人口信息管理處,87680101
監所管理處 69731177

北京電視台《法治進行時》:68429226,68429230;
北京廣播電台《法制天地》:65159049;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