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就在我身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7月1日】很久以來,每當自己正念強時,都會深切的體會到那種「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美妙。更會真切的感受到師父時刻都真實的站在我的面前,看護著我,保護著我,為我鋪平修煉路。苦於語言的貧乏和自己表達水平的限制,使得我不敢輕易動筆。今天想想,慈悲偉大的師父甚麼都不要,只要我們那顆向善的心、那份正念!我還等甚麼?一定要寫出來與同修分享。

2004年夏,我因發放真相材料而被惡人舉報,非法抓進看守所。回想我們之所以能在18小時之內堂堂正正的走出來全是師父的安排和保護。

從一開始走進派出所再到公安局直至後來關進看守所,凡是我遇到的人,都根據不同情況跟他講了真相,那時也真是沒有了一絲怕心。除此之外,我就是抓緊一切時間不停的發正念,其它的心裏甚麼都沒有。

至今我還清晰的記得,當一惡警給我戴了手銬問話時,我心中一閃,師父曾告訴我們,「大法弟子能用正眼去正視惡人,惡人馬上避開目光。因為正念使操縱惡人的邪惡生命被嚇跑了,因為它們知道逃得慢一點將瞬間被大法弟子的正念清除掉。」(《北美巡迴講法》)

於是,我威嚴的盯著他說:我沒犯甚麼法,也沒做甚麼錯事,只是想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從而做好人。你這樣銬著我,好像我是甚麼犯人似的,我不能跟你對話。請你把手銬給我打開!

他二話沒說,就吩咐旁邊一人去拿鑰匙,乖乖的給我打開了。

到了看守所,一看同室有十幾人,我也不怕,告訴他們我是煉法輪功的,順便告訴他們煉功人如何做好人、如何按「真善忍」做好人。奇怪的是,她們待我都特別好,其中一人見我不吃飯,拿出自己的餅乾硬是讓我吃。

就這樣,我從晚上9點被抓到第二天下午5點多就走出來了。就在惡警打電話去單位核實時,碰巧就叫值班領導知道了,馬上利用常人那套關係聯繫好把我們要了出來。當惡警叫我出去時,我還以為又要去甚麼地方,突然就看到了單位領導。這一切難道只是常人的所為嗎?是偶然的嗎?

一天晚上,同修和我出去發材料時,走在半路上身後突然出現一幫小青年吹著口哨騎著摩托疾駛而過,正停在我們要去的村口路中央。心想:有這些人擋著也不太好辦,難道就這樣回去嗎?不行!今天一定要送真相資料出去救人。我們往前走了沒有幾步,突然那些人又掉頭呼嘯而去了。

來到村裏一看,不遠處有個路燈很亮,一幫人正聊天,「要是燈不亮就好了」,我就這麼一想,也沒怎麼在意;走了幾步,突然一抬頭,燈也滅了、人也散了。

2005年從新安排工作時,領導突然給我多加一份工作量,我很矛盾,實際確有困難,佔用很多時間。想來想去就在領導討論讓我幹的當天晚上,幾乎是同一時間,我這邊突然閃出一念:何不趁此就自己煉功的事進一步跟他講講真相,真正救了他,多好的時機!突然電話響了一下,一看就知道是領導找我談此事,可剛要接又斷了。後來怎麼也打不通,心想:算了,明天再去救他!結果第二天早上一上班,我就聽同事說從別的部門又調來一個人做那份工作。「啊!」我一震,「我還沒做呢,只是一想。」

還有一次我跟領導請假,當時,他表情冷淡,不看我一眼就拒絕,我心裏忍不住生氣,一直到家。就在跟家人說起此事時,心裏突然一動:我是煉功人,就這點事,還忍不住嗎?站在他的角度想想,我也不應該啊!心中一亮:是我錯了。不但沒做到忍,細挖一下,還出現求安逸心、佔便宜心,這哪像煉功人啊!結果第二天,就在我準備好接受任務時,突然領導來了電話說:「你明天不用來了,已安排別人了。你就在家休息吧。」又是一念之差!

由於前段時間「病業」的干擾,身體出現一些虛胖,前兩年的衣服都穿不進去了,我又不願花錢花時間去買。那天學法時,我突然想:老湊合穿也不對,常人會想:怎麼煉了功都這樣啊?雖說好像去了愛美的執著,可也影響大法弟子的形像啊。我就想:求師父幫我恢復好,去掉虛胖。這樣我既可以穿上好一點的衣服,又不用浪費時間去買了。更重要的是,我有更多的時間來做更重要的事。

想完也就完了。第二天別人量體重時我順便稱了一下,一下少了四斤,再看看臉,也真實了,好看了。沒有了那種虛胖!

這些事情,有的雖小,可是很神奇,讓我切身感受到師父的呵護,鼓勵著我在正法修煉這條路上堅定的走下去,而且越走越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