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清自己擁有的神通和功能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5日】2006年5月25日中午,有幾名惡警闖入我們當地一個大法弟子家,不由分說就把大法弟子綁架到公安局。部份惡警在沒有任何家屬在場的情況下開始抄家,看著抄出來的東西,惡警自認為獲得了一個邀功請賞的機會,就又把大法弟子帶回家,開始錄像。

大法弟子見此情況就開始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天滅中共……」大法弟子一遍一遍的喊,感覺自己無比的高大。在那裏錄像的小伙子再也錄不下去了,嘴裏叨咕就不再錄像了。惡警把大法弟子直接帶到看守所,一路上同修都在高喊。然後,同修想:「既然來了,我就要講真相」,開始向周圍的幹警講真相,一邊講一邊觀察周圍,看到有一名小幹警眼裏含著淚,默默的點頭,當時就有兩名幹警同意三退。

同修見到在大廳的另一側有幾個常人,悶悶不樂的樣子。同修走到他們附近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共產黨都在害好人,天安門自焚是假的,是共產黨誣陷法輪功,你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會有福報的。」他們中有一名中年婦女,發自內心的向同修點頭,同修對著她說:「你一定要記住啊!」又經過犯人的監室,大法弟子繼續向犯人講真相。

午飯後,看守所答應關押此大法弟子,一個女警官把大法弟子叫到屋裏,對大法弟子很和善的說:「你在這煉功吧,沒人看著。」說著她把大法弟子的腰帶和手機套拿下來並說這是他們必經的程序。大法弟子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來救度他們的,師父告訴我們要救度眾生,我要走師父給安排的路,誰迫害我誰就有罪,這裏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要立刻出去。」

當時在大法弟子周圍有一個女幹警和兩個男幹警,在不遠處有四個人,看守所的四周有武警把守。大法弟子開始發正念:「讓他們的思維混亂,想不起我來,定住他們的思維。」過了一會同修發現他們中有些人眼睛發直,看守所的大門也開了,同修就發著正念離開了看守所,從新走入正法洪流中,發揮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作用。

寫到這裏,我們都被這位同修的正念正行所鼓舞,是甚麼使他能顯現自己的神通呢?是他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他在日常學法中奠定的堅實的基礎,對師、對法堅定的正信。我在這裏並不想讚頌這位同修,而是想通過他的故事使我們能夠認清師父早就賦予我們的神通。

現階段每一名大法弟子都是具備很大的神通,最明顯的就是每天的發正念,發正念是鏟除另外空間迫害大法的黑手、爛鬼、共產邪靈等邪惡因素。通過閱讀明慧週刊,我們知道很多同修在遭受迫害時運用師父賜予的神通,正念正行擺脫邪惡的跟蹤、迫害的例子。但往往是我們還有很多人心、顧慮心和怕心,使我們的神通不能充份的運用。

比如,現在科技非常發達,手機作為高科技的產物,在我們證實法中也得到充份的運用,有不少同修把發送真相短信作為證實法的方法,可是現在手機卻成為邪惡監聽、監控、跟蹤大法弟子的工具,它可以利用定位系統,找到大法弟子的具體位置,這對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非常不利,但是是不是因為這樣我們就不再用手機了呢?我們要清醒、理智、智慧的認清這個問題。師父曾經講過:「那魔永遠也不會高出道的。」不管現在科技怎樣發達,它永遠也不會高過師父賜予我們的神通。「說白了電腦再發達也無法和人腦相比,而人腦在當前依然是研究不透的迷。宇宙飛船飛的再高,也沒飛出我們人類所存在的這個物質空間去。(《論語》)」那麼我們就不要被科學所製造出來的假相所迷惑,這裏並不是無理智的全盤否定,盲目的認為這些對大法弟子不起作用,而是清醒的認識到一切都是伴隨著我們修煉來的。

那麼舊勢力造就的這一切就是來迫害大法弟子的,他就是不想讓我們修上去,所以利用各種形式干擾大法弟子。我們不僅在邪惡迫害我們的時候(比如身體迫害、精神上的迫害)要保持強大的正念,用神通鏟除邪惡因素,正念正行,而且在平時任何一件小事上我們都要用正念對待。邪惡想利用各種形式間隔大法弟子,手機監控就是一種迫害形式,我們要破除這種迫害,就是平時儘量不用手機聯繫,即使是用公用電話也不能經常用一個地方的,現在大街上的話吧、公用電話有的是,不侷限在一個地區,一個方位,這是為同修負責,也是為法負責。

另一個就是利用神通,在發正念鏟除自身的急心、怕心、顧慮心後,請師父加持弟子強大的功能,與打算聯絡的同修溝通,讓他在那等著,請師父給安排證實法的路,即使真的見不到同修也都是有原因的,因為師父給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只要我們本著為法負責、為同修負責,收到的效果一定是好的。

師父在《轉法輪》第七講「醫院治病和氣功治病」中講「我說你不能站在這個環境當中去認識另外的狀態,你的思想觀念得發生革命。沒有電視機,人腦袋前面自己帶,想看甚麼就看甚麼,也有功能存在。沒有火車、汽車,人坐在那兒就飄起來,電梯都不用。它會帶來不同的社會發展狀態,不一定侷限在這個框框當中。」這也是在告訴我們不要被人間的假相、後天的觀念所左右,轉變觀念把師父給我們的功能運用好,讓我們真正的神起來。

寫到這裏我突然想起師父在《洛杉磯市講法》中講:「當時我要表面的身體轉化和修好的部份協調起來,讓身體在修煉中脫離人的狀態,讓修煉弟子用自己的正念保持和人一樣的狀態。」「直到現在我也不能承認它們堅持的,將來我也決不會承認,與干擾破壞一切有關的生命都將為此在償還中解體。我要的即使將歷史倒回去從新來也得成了我的事。這是正法中必須的內容與過程,這不是指法正人間的事。」

師父在等待我們真正的轉變人的固有的觀念,真正的認清自己現在所擁有的一切神通和功能,讓表面的肉身與神的一面協調起來。

個人所見,請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