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展神通 制止邪惡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22日】目前,隨著正法進程的推進,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中施展神通制止邪惡的奇事不斷出現。

師父把大法弟子在救度眾生中用正念施神通的法理早已明示給我們。《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師父在《美西國際法會講法》中又說:「其實這時大法弟子行神事是必須的,因為大法弟子的個人修煉已經不是第一位的,正法中救度眾生、從組大穹才是目地。」

《九評》發表以來,邪惡黑手、爛鬼變換著招數迫害大法弟子,作最後的垂死掙扎,所以大法弟子正念正行使用神通是必須的。

下面是當地大法弟子施展神通的幾個事例,寫出來與同修切磋。

一、 正念無怕心 有怕是人心

1、今年春,同修劉某去大法弟子淑媛家,被當地派出所跟蹤,在淑媛家搜出《轉法輪》和《九評》,遂將二人拘捕到派出所,追問資料來源。淑媛說:「在自家門口揀的。」惡警說:「我們怎麼揀不到呢?」淑媛說:「大法書是給好人看的,你們當然得不到。」惡警無言以對,便借施淫威,轉過話題說:「今天送你們去勞教,不然就拿兩千塊錢來!」劉某滿口應承,給家裏去了電話送來兩千塊錢,即被放回了家。

惡警指向淑媛:「你怎辦?真要去勞教嗎?」淑媛說:「家裏沒錢,九點鐘我必須回家,家裏有事,去甚麼勞教?」惡警說:「這可由不得你了,你想回家就回家,你說了可不算!」淑媛說:「你們說了也不算,我師父說了算!」惡警互相遞了個眼神,一個一個走了出去,要把門反鎖上,淑媛見狀心想:你們要拘留我辦不到,你們關不上門。果真,惡警怎麼也關不上門,只好敞開著。淑媛見桌上有些大法書籍,趁惡警不在,立即收起,若無其事的坐在椅子上。惡警們進來,喝道:「一會兒送你去勞教!」淑媛說:「九點鐘我回家,還有事呢。」相持之下,一個惡警說:「那麼回去準備錢,聽候處理。」時針正好指向8點55分,淑媛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大門口,恰好丈夫騎自行車來接,她身上帶著書不便騎車,對丈夫說:「你先走吧,等你到家,我也到家了。」當丈夫騎自行車進了院,淑媛也到了大門口,丈夫問她:「你坐甚麼車來的?」她說:「我走著來的。」「那你怎麼這麼快?」「我帶了一些大法書,有師父保祐我,當然是快了。」

2、三月間,五位大法弟子集體學法時被抓,送市看守所關押。惡警說:「送你們五個去勞教,看來你們身體都沒有病吧。」其中四人以為「有病」就可以免送勞教,爭先說「我有病。」最後一人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沒病。」

經過體檢,說沒病的一人全身都是「病」,被立即釋放,堂堂正正的回了家;說有病的四人都沒病,被送往瀋陽馬三家勞教所。

真正實修者,無時不在法中溶煉著。在任何磨難中,只有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正念正行,才是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所為。而帶著怕心的人本應證實法時而不證實法,在關鍵時刻卻是「私」字當頭,自我阻礙,所想所說所做都在常人基點上,是最大的漏,就會被邪惡鑽空子。

二、 放下人心,救度世人

大法弟子金霞在講清真象、救度世人中,走遍了附近各村,直到鄉政府所屬的各單位辦公室、派出所、學校、企事業單位,使很多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常人之間有人對大法稍有不敬,就互相直言相告:不要亂說,當心遭報。善惡有報的理念漸入人心。

三月間,金霞扛回一袋子《九評》和真象資料,分裝好後,徑直奔了村小學,發給教師每人一本《九評》,發給100多名學生每人一份真象資料。金霞從學校出來又去了磚廠,20多名工人每人領得一本《九評》,毫無顧慮的當場讀了起來。有人自言自語的說:「真好,這一定是中央高幹寫的,一般人不能知道這麼徹底。」

金霞在勸退中,首先給三名入黨積極分子每人一本《九評》,並講清真象。此三人堅定的表示:撤銷申請,要回志願書。而後她又把本村八名黨員找到自己家中,給了每人一本《九評》,並說:「你們仔細的看看,共產黨快垮台了,天要滅共產黨。」這八人怒氣紛爭,有的要舉報。

金霞說:「你們先別生氣,天滅共產黨是神說的,神的安排,不是我說的。大家回想一下,毛澤東掌權三十年,年年搞運動,都讓你們得罪人打頭陣,運動完了就『糾偏』,都把你們糾了,錯誤是你們的,是不是?現在生活好了,可是道德沒了,腐敗貪官們掌權,你們得到甚麼了?你們不願退黨也不逼你們,我是為了救你命,那你們自己考慮吧。」他們都不作聲了。

本村有幾個人因為撕過真象標語,謾罵、舉報大法弟子都遭了惡報,他們都是親眼所見,因此既不爭辯了,也表示不舉報了。有的還說:「嗯,她說的是這麼回事,入黨這麼多年怎著咧?還不是讓黨員衝鋒打頭陣?運動完了說落實政策、平反,拿黨員、積極分子開刀,咱真得退了。」

三、 心不動制萬動

1、一次,50多位大法弟子被抓,關押在市拘留所。時值初夏,被押同修還是棉衣裹身,也看不到大法書籍。天真湊了些單衣和師父的有關經文,給被押同修送去。可是拘留所的惡警戒備森嚴,不准探視。天真下了汽車就請師父加持,向拘留所惡警發正念,調離看守警察。

當她剛進大門,惡警們就忙亂的回家吃飯,無人過問,只剩下兩個看守值班。天真就請師父加持令看守睡覺。當她進了值班室,二個看守便依牆而睡。天真就和其他同修堂堂正正的到各監號送單衣和經文,與同修們約定時間與外面同修整體配合,同發正念直至全部釋放為止。十天之後,大多數被關押的同修陸續正念走出。

2、一次,應外地同修相邀去交流、切磋,天真當晚即乘車前去,與二十幾位同修切磋、交流時,有人提議閉燈,摸黑照樣說話,二門緊閉,防止邪惡盯梢。天真說:「師父早就告訴我們『大法不離身,心存真善忍;世間大羅漢,神鬼懼十分。』幾個小小的惡警算甚麼,他們更怕大法弟子。只要我們心正,信師信法,排除一切怕心,邪惡就會遠遠地離開我們。」

法會從9點開始,到凌晨1點圓滿結束,會間巡邏警車從門前繞行多次,無一人慌恐。通過交流,大家明確了「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去掉最後的執著》)的法理,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在內,真正做到修煉人的「心不動」,在外,我們採取必要的安全措施,邪惡就會遠遠離開。

3、一同修去北京證實法,途中被惡警截捕,承受不了酷刑迫害,而暴露了本地區多處的煉功點情況,引起北京和本市及當地派出所嚴密注意,組成了四級聯合調查組來此調查,妄圖大搜捕。有的同修慌亂,有的遠出「探親」。天真即單線與同修聯繫切磋,當日全體同修在師父的呵護下集體定時發正念,連續五天,有關地方幹部和群眾一致證實說告密者是精神病,調查組全部撤走,一場風波平息下來。

4、一日,大法弟子淑菊在家看書,突然闖進四個警察,搶下大法書喝道:「政府不讓,你為甚麼還看書?」淑菊說:「這是教人向善的天書,是凡修善的人都應該看。」惡警們無言以對,說:「你跟我們上派出所去一趟。」淑菊說:「有甚麼事就在這說吧,上派出所幹甚麼?」惡警說:「就是因為你煉法輪功。」「煉法輪功是憲法允許的。」「別廢話,走!」「就是不去。」「抬著你也得走!」惡警們便蜂擁而上,淑菊立即坐下,開始發正念,請師父加持。

四個惡警有的抬胳膊有的抬腿,沒有抬動。他們停下喘了口氣,使足了力氣又抬,還是沒有抬動,只是氣喘吁吁,累得滿頭大汗,摘下帽子,上氣不接下氣。第三次還是沒有抬動,只得說:「你先等著,看你有多大勁!」說完,一個個灰溜溜的走了。

由此看來,隨著正法進程快速推進,邪惡越在滅亡中表現越瘋狂。所以,大法弟子在講清真象、救度眾生中干擾也越大,因此,使用神通制止行惡是必須的。而神通是大法弟子在長期修煉的基礎上修出來的,所以運用自如。

不妥之處,敬請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