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足很重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5年7月7日】在助師世間行的道路上,感受著師父的慈悲點化,一步一個腳印走正自己的路。在這裏,我把自己的證實法的經歷和經驗說一說,意在和大家切磋,不對之處,請同修們批評指正。

在學法的過程中,我深刻的感受到,講清真象是人世間最偉大、最正的一件事情,作為大法弟子的我就應該堂堂正正的去做,想明白了這點,在講清真象的時候,我再也不會提心吊膽,因為一切邪惡的東西都怕正的。

有一次在公共汽車上,一位老大爺上了車之後就站在我的座位旁邊,我馬上站起身來,把座位讓給了他。他連聲說謝謝,並問我:「姑娘,你哪站下啊?」我一看,有講真象的機會了,我馬上和大爺說:「大爺我終點站下呢,您就安心的坐吧。」我當時心裏想,我該怎麼開始說呢,如果他能問我在哪工作就好了,因為我在學校當教師,就是因為我在學校跟學生講真象被學校領導知道他上報到610的,迫使我辭去工作,如果大爺問我工作的話,我正好可以從這點說起。這個念頭一出,那個大爺真的就問了:「姑娘做啥工作的啊?」我馬上說:「大爺我曾經在學校當老師的,後來學校知道我煉功,他就上報到教委,教委又上報到鎮壓法輪功的非法組織610辦公室,警察三天兩頭來學校鬧事,弄的校長也沒辦法工作,為了不給學校領導添麻煩,我主動提出辭職了。」(其實應該主動給警察和學校講清真象,而不是被動接受迫害)

大爺又問:「還煉啊?」我斬釘截鐵的說:「煉!幹嗎不煉?這麼好的大法,他讓我身心受益了,為甚麼不煉?」

大爺問:「國家不讓煉了啊!」我說:「不是國家不讓煉,是共產黨不讓煉,共產黨甚麼都不在行,就是整人在行,他們不管一管那些貪官污吏,卻來鎮壓我們煉功人,還抓了好多人呢。」大爺也非常認同,然後我又接著說:「就是因為這個黨是非不分,黑白顛倒,早就失去民心了,所以才有260多萬人上國際中文網去發聲明退黨退團退隊呢,以每天2萬多人的速度在退,我看啊,這個共產黨的末日真的要到了。」

在我旁若無人的講真象過程中,車裏大部份人的目光都被吸引到我這裏,我一邊講,一邊用眼神和他們進行交流,向他們傳遞著正念與慈悲,並盡可能的讓自己說出來的話祥和而正氣凜然。

然後車裏另一個人也加入了話題:「中國這個一黨專制太黑暗,沒辦法。」我點頭並說:「共產黨犯了多大的錯,它從來沒向老百姓認過錯,它犯了甚麼錯都仍然鼓吹我黨一貫正確,共產黨它政權多危機,它都會說形勢一片大好,現在那麼多人退黨退團退隊,這麼大的一件事情,中共的媒體隻字未提,還用消息封鎖的老手段。」

在講真象的過程中,儘管車裏很多人沒參與我們的話題,但是從他們的表情中可以看出來,他們是認同的,通過這次,我更堅定了自己悟到的,講清真象,救度世人要堂堂正正的去做,要心無雜念,要真正本著一顆為了眾生的心。

後來,和同修一起聊天的時候,同修說:「那些橫幅啊,法輪大法好的標語以前都有貼,自從邪惡猖狂之後,就不太容易貼出來了,有的常人都說,以前煉法輪功的不少啊,現在沒見了,標語都少了。」聽了這話,我在想,怎麼能讓身邊的常人從新感受到大法弟子不但沒少而且就在身邊存在著呢?

每次出門我的包裏都帶有一本袖珍的《轉法輪》,一向是包著書皮的,坐車的時候,路上時間我就用來看書,自從聽了那個同修的話之後,我把書皮拿了下來,我再想:我以甚麼心在做這件事呢?目地是甚麼?

認真的找了找自己,目地是:

第一:當年在全中國一億人修煉,這本書很多老百姓都認識,我要讓我身邊的常人知道,大法弟子一直沒有消失,就在身邊。

第二:在車上,我給年邁的人讓座,幫助殘疾人搬輪椅,做這些事情的是一個大法弟子,讓更多的人了解,煉法輪功的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第三:在我身邊的人中,也許會有修煉的同修,他們也許會看到我拿的這本《轉法輪》,而當他們看到時,會隨之清除掉一部份怕心,同時也在思想上受到鼓舞,也讓那些因為種種原因沒能走出來的同修們,受到觸動,從而走好自己的路。

從我開始這麼做以來,引來了很多有緣人主動和我攀談,詢問關於法輪功的事情,也真正的成為了講清真象的一個引子,就像師父說的:「講真象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在2002年波士頓法會上的講法》)「我過去講過,我說實際上常人社會發生的一切,在今天,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雖然有舊勢力的存在,可是你們沒有那個心,它就沒有招。你正念很足,舊勢力是沒有辦法的。」(《在2002年美國費城法會上講法》)

但是每個弟子修煉的路不同,不要盲目效仿我的做法。

師父也說:「對法認識、理解的程度不同會感覺到當前的形勢的不同,這一切都是針對不同的人心的。做得好的就會改變自己周圍的環境,做得差的也會使自己周圍的環境隨心而變化。大法弟子不同的心態,對環境的感受是不同的,那麼每個人表現出來的狀態就不同。」(《在2002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

還有一件事情對我觸動很大,當時在拘留所裏,我和一個同修拒絕寫悔過書,這種情況肯定是要勞教的,當時我一直在體會師父詩中的話:「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無存》)如果馬上我要面對死亡,我不會怕,我會笑著離開。後來我就和那個同修說,去勞教所我不怕,她也說不怕,可是她心裏擔心她老伴的病。最後第31天,我被釋放了,而她卻判刑2年勞教。從這件事情上我悟到,任何一顆放不下的心都會讓自己變的很被動,從而給證實法帶來阻礙。

無論採取甚麼形式去證實法,一定要理智,正念足,一切邪惡都會被解體。

以上是我的一點感受,寫出來希望同修們批評指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