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師尊慈悲點悟 我找到自己的執著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3日】說來慚愧,修煉將近11年,近10個月卻不能正常雙盤煉功,開始時打坐時間從一個小時遞減,到近兩個月乾脆就盤不上腿,靜功也煉不了,連發正念都要經常伸開腿、入不了靜,腿疼的無法忍受,同修幫發正念,我看到新、老同修雙盤端坐,心態祥和,心裏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我為甚麼會這樣?

前天和同修因一事切磋,一同修言辭激烈的話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我在心裏默念著:在無名的屈辱中你動不動心。嘴裏卻說:出現這個錯誤是我做事不認真造成的,其它的我一律不接受,你不了解情況。表面上沒有大的反映,而心裏卻堵的慌。事後還想,他借題發洩私憤,可抓住我的不是了,我放下這件事,不想它。又一想不對,你為甚麼動心?跳出這件事本身,你為甚麼不讓人說,師父說:「可中國大陸的學員要是一件事沒做好,當別人指出時他馬上就說:你不知道,當時這個情況,是怎麼怎麼樣的。」「就是大法弟子有錯誤不願意讓人說,誰也不能說,一說就炸。對時不高興別人提意見,錯了也不高興別人說,一說就不高興。這個問題已經是相當的厲害了。」學了這麼長時間的《洛杉磯市講法》,怎麼就沒對號入座呢?這讓我想起了我的腿疼。

去年8月下旬,單位組織集體漂流,因我怕孩子玩水出事(孩子在小時候掉過江中),報名時沒報,出發的前一天孩子知道了此事,鬧著要去,為了對兒女的情我又和領導商議,他同意去。第二天我倆剛上車,單位一同事嬉皮笑臉的說:說了三遍、四遍都不去,這又去,客房都安排好了。我一聽火就上來了,回敬一句:這麼大的便宜誰不佔?這一下,車裏頓時靜下來了。因為我的魔性,這個同事胃疼了一天,看到這些我敷衍了兩句,心裏卻想:你是誰?管到我頭上來了。漂流回來第二天過公路時一跑,腰部一下像木了一樣,向大腿下放射性疼痛,一念:腰間盤;又一念:不對,煉功人沒有病。腰不疼了,大腿股骨頭位置卻疼上了,當時想:給你一個教訓,誰讓你心不正呢?這樣一來,股骨頭位置熱、突出,只要盤腿就受不了,就想等消一消再盤,一來二去就隨著走下來了,到後來煉不了靜功,氣色也越來越不好看,發正念也覺得沒有威力。我很茫然,和同修切磋也知道是甚麼地方錯了,可是就是找不著,後來又被認為是安逸心,我甚至認為是我不吃苦,把本該我承受的業力積攢到一起了,消不過去了,也不鏟舊勢力黑手爛鬼利用我有執著鑽空子迫害了。師父說:「修煉人的業力很少,而且有些業力是擺在不同的關卡中讓你去闖關、提高自己用的。」(《2005年舊金山講法》)可是怎麼提高呢?我為我找不到執著而苦惱,更為我這個的老弟子走到今天這步汗顏,我不想和更多的同修在一起,我沒有勇氣面對師父、同修。大陸弟子第二屆書面交流開始了,我不知道如何交流,是說我找不到執著在下滑嗎?

慈悲偉大的師父利用同修的嘴,點醒了我,一下感到了心裏亮、天地寬,隨即發正念雙盤25分鐘,腿疼也能忍受了。謝謝師父!謝謝同修!我迷的太深了,爭強、好勝、虛榮、自以為是、怕心、兒女情重、不讓人說……我找到了執著心,好可怕啊!要是正法今天結束,我不辜負了師父的慈悲救度了嗎?

師父看到了我的可怕走向,抱著一大堆執著,觸及一點就炸,有時不如一個常人忘記了來時的誓約,我為自己的迷失痛苦,我要歸正自己,同化宇宙大法,兌現史前大願。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