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老倆口的家庭資料點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7日】我和老伴都是50多歲的人了,97年同時得法。這幾年中,我們在一次次魔難中走了過來;在師尊的呵護,在信師信法的正念中走到今天。

去年7月份老伴和我商量,我們這裏真相資料這麼緊張,我們能不能建個家庭資料點?我同意了他的想法,經過和同修切磋籌集資金,電腦買回了家。

我倆都是勉強初中畢業,對電腦一竅不通,我學了幾天,只會開機關機。怎麼辦?老伴有些急,看著電腦一副無奈的樣子。我說:別急、只要我們做的符合大法要求,師父就會幫我們。

果真,沒過兩天,懂電腦的同修就拿著筆記本電腦來到我家。我們很快掌握了上網,以及週刊、週報的下載打印工作;又逐步學會了簡單排版、多版打印排版。

我跟同修說過:凡是證實法用得著的我都要學會。就在這時,改字表在明慧網上發表,我便順利下載打印並發到同修手中。過了一段時間同修說不夠,還得需要打一部份。可是下載的文件已經被我刪除了,怎麼辦?還得需要從新下載,可又不知從哪兒下載。我費了好大勁把那天的當日瀏覽找出來並下載,誰知排出版面卻是黑白的。排了刪,刪了排,我也不知道到底排了多少遍,就是不行。夜已很深,我有些急了,關上電腦抱著頭拱在枕頭上自言自語說:我怎麼就這麼笨哪。

這時我想起了求師父幫助,求師父幫幫弟子吧,弟子實在不會了。「求師父幫我、求師父幫我」,說了不下十遍,我便去睡覺了。

一覺醒來我又坐到了電腦旁開始排版複製、粘貼。因為複製的時候多出幾行,粘貼完需要刪除這多出的幾行,當我刪到兩行大字時刪不去了,低頭一看「簡體下載、繁體下載」,大腦還是沒反應,繼續刪除,光標往前走直到刪除完。排完一看黑白的,又從來,重複操作,當刪到「繁體下載、簡體下載」時又刪不去了,光標停止不動。

這時我的眼睛一亮,大腦的空間好像大了許多一樣一下明白了:是師父讓我在這裏下載!我竟然這麼半天才反應過來,我激動的流下了眼淚。

順利的下載打印,完成後我高興的像孩子一樣趕快跑到同修家說:我要和你共同分享師父的偉大慈悲,和大法的神奇。同修聽後也非常激動。

在我還陶醉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中時,明慧網2006年4月4日發表了「《轉法輪》改字表(2)」。因我們倆粗心又讓師父操了很多心。師父讓我們把「象」改成「相」,我們卻誤認為把「相」改成「象」。我稀裏糊塗的開始打字,可打出來的「象」字下邊三撇卻是「女」字,怎麼打也是「女」字,我還覺得奇怪像字下邊怎麼會是女字哪?

我對老伴說:你打吧,可能是我甚麼地方不對勁。老伴怎麼打也是「女」字,弄了大半天還以為電腦有問題。等老伴靜下心來好好一看,才發現原來我們沒按師尊的要求去做。是師尊再一次耐心的點悟著我們。到現在提起此事我們兩人還覺得非常慚愧,作為修煉人連師尊的教導都沒認真看好,還讓師父操那麼大的心,真是愧對師尊。

自從1997年得法後,老伴總想去長春一趟,見不到師父看看師父的住處也好啊。我們有緣跟隨師父,有緣修大法,卻見不到師父面,真想見師父一面。我對老伴說:好好修吧,修的不好,見了師父你說甚麼?

自從我看到明慧網那一刻,心中非常激動,就像見到了師父一樣,好像師尊就在對面,並不那麼遙遠,我現在就能跟師父說話了一樣。我在心中默默的跟師父說:師父,我們雖然苦,雖然難,但我們行,我們一定能做好。請師父放心。

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正念正行中,我們把大法真相資料源源不斷的送到同修手中,喚醒著迷中的世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