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腕斷、骨盆碎,13天痊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6年6月21日】這是發生在東北邊遠村鎮的一個60多歲的女朝鮮族大法弟子身上的事。本文是這位大法弟子的口述,同修幫助整理而成。

2005年正月初七我去幫城裏的同修買蜂蜜回來的路上,當時路很滑,地上有很厚的積雪。當我經過一個十公分高的過水橋時,一下滑倒了。本來坡很小,不會有甚麼事,可是這一摔,我感覺就像從很高很高的地方被扔下來一樣,當時就昏了過去。

清醒過來之後,我看到自己坐在地上,就想:呀,我怎麼坐在這裏,我是一個大法弟子,坐在這成甚麼樣子?我得趕緊站起來。就在我要用手撐地起來的時候,這才發現,我的左手手腕齊刷刷的折斷了,手背貼在小臂上,但皮膚一點沒壞。

我當時一點沒感到害怕,趕緊用右手把左手扶正,又一根一根的把手指抻直。手扶正了,可明顯的還能看到在斷裂的手背處和手腕外側有兩塊骨頭高高凸起,這時我才感到那種鑽心的疼痛。我立即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疼。

就在我這一念發出的時候,奇蹟發生了,不但剛才那種鑽心的痛感消失,而只感到一點絲絲拉拉的痛之外,我看到一個小法輪正飛快的在凸起的骨頭處旋轉,在給我修補傷處。眼見著凸起的骨頭慢慢的平了,然後又自動的轉到另一凸起處,待全部修補完後,小法輪就不見了。

我試著握拳,手指已經可以活動了,只是用不上力,當時我想:我是一個煉功人,讓人看到我坐在這多不好,我得趕緊起來。

我試著起身時,才感到問題的嚴重性。因為我的腿、腳根本不好使,使不上勁,並伴著一陣劇痛襲來。我用手一摸,左側骨盆碎了,軟軟的塌進去一個坑。因為很痛,所以我又立即想:我是大法弟子,我不疼,沒事。當我這樣一想的時候,奇蹟再一次發生了,我看到一個大法輪在我的臀部飛快的旋轉,在給我修補,疼痛立即減輕了很多、很多,並且整個的臀部很熱。當法輪修補完消失後,我想:我得快起來,不能讓過路的人看見我坐在這裏。我用右手撐著地,一下就站了起來,我把受傷的那隻手的衣袖往下拽了一拽,用另一隻手提著蜂蜜,就回家去了。

到家後,老伴發現我胳膊有些異常,就問我怎麼了?我說碰了一下,沒甚麼。晚上我照樣用一隻手做飯,擦炕,甚麼也沒耽誤做。睡覺時,我看見胳膊腫了起來,因為淤血皮膚變了顏色,但不怎麼疼,只是有酸酸的疼,臀部也是,就像幹活累了那種酸痛感,平躺、側躺卻不礙事。

後來在老伴和孩子們的一再追問下,我講了摔傷的過程,他們吃驚的不得了。非要叫車送我到縣城醫院去檢查,我對他們說:「我是修大法的,不會有事的,你們放心吧。」我一邊說一邊做伸胳膊、踢腿的動作,為的是讓他們放心。他們看我真的沒甚麼事,也就不再堅持,最後老伴說:「好吧,我就相信你,如果你沒事,我就跟你一塊煉!」幾天後我的胳膊消腫了,顏色也變為正常,從摔傷到恢復正常總共13天,13天後我就又開始做打糕了。

這一次,讓我再一次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其實兩年前也發生過類似這樣的事。當時我收拾院中的柴禾,被柴禾絆倒,坐在地上,一隻腳的腳後跟朝前。我當時想:我是修煉人,沒事。我忍著痛,一咬牙就把腳後跟扭過來了,又一咬牙就站了起來。直到現在我也不知道我當時那腳脖子是不是已經斷了,只是我根本沒把它放在心上,壓根就沒往它是否斷了這方面想。該幹啥幹啥,瘸了幾天就好了。

兩次相似的經歷,不但讓我、同時讓我的家人和周圍的鄰居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後來,我的老伴和我的一些鄰居也都開始學大法了。

我經歷的兩次魔難,不知慈悲的師父為我承受了多少,是師父替我還了我人生歷史長河中久積的業債,同時讓我從中悟道,讓我更加堅信:只有堅定的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關,師父時刻在我們身邊看護著我們。

在《轉法輪》中師父講:「我告訴大家,不管怎麼難受,千萬要堅持來聽課,只要你走進課堂,你甚麼症狀都沒了,不會出現任何危險。」

師父的這段法,今天我有了更深的領悟:只要我們的心正,時刻別忘了自己是個修煉的人,是個修大法的人,不管遇到甚麼關,甚麼磨難,千萬在法中修,把自己置於法中,一思一念都溶於法中,就不會有任何危險,就沒有過不去的關。真正在另外空間做的是師父,師父要的就是我們的這顆堅定的信師信法的心。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